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930 異入

賀拉斯的神情中滿是震驚、悲痛、不可置信,從聽到消息開始,一直到見到普德尸體為止,都與周圍的人一模一樣。
  但這并沒有打消秦然的懷疑。
  普德是一個被愛情沖昏了頭腦的年輕人,但對方的老師不是。
  在普德第一次出事的時候,賀拉斯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祈求他的原諒。
  那么,之后按照常理會怎么做?
  自然是約束自己的弟子,讓對方不要出現在他的面前才是。
  可結果呢?
  在‘伙伴節’上,普德不僅出現了,還又一次挑釁了他。
  這實在是太不合理了。
  更加不用說之后所謂的挑戰了。
  假如說前面的挑釁還勉強說得過去,那么之后的比試就實在是太刻意了,刻意到就是為了讓普德輸掉比試,離開狩獵者神廟,死在這里的地步。
  這里是位于議會區的一處街巷內,與神廟區緊緊相連,但又截然不同:沒有諸神光輝的籠罩。
  地上、周圍的痕跡更是被打掃的干干凈凈。
  除去普德死不瞑目的尸體外,沒有留下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兇手緊緊跟隨著普德,失魂落魄的后者完全的沒有發現,直到喉嚨被割斷!”
  “普德雙眼睜大,臉上的神情還保留著驚訝,卻沒有出現對死亡的恐懼,說明這一刀非常的快,快到了普德來不及反應,身體就死亡了。”
  “但喉嚨被一刀而斷,卻沒有大范圍噴散血跡,現場也沒有留下更多的血液……兇手是在收集普德鮮血?!”
  秦然的目光掃過現場,腦海中浮現了當時大致的情形。
  這讓秦然越發的好奇。
  收集死者的鮮血,除去特殊癖好外,就剩下了必然的用途,而像普德這樣幾乎一滴不剩的拿走,顯然是后者。
  “普德的鮮血能夠做什么?”
  “還有……”
  “這里雖然是僻靜的街巷,但依舊是議會區,貴族的守衛、城衛兵們會不停的巡邏,而想要讓普德的鮮血流干,所需時間可不短,但卻沒有一個人發現,是用了幻術?還是吸收血液的容器特殊,可以一蹴而就?”
  秦然習慣.性.單手撐著下巴思考著。
  然后,就想要檢查一下普德的尸體。
  不過,卻被那位狩獵者神廟的大祭司攔住了。
  “抱歉,萊恩大祭司。”
  “在這么重要的慶典上,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過抱歉了!”
  “等到抓住殺害普德兇手后,我會再次宴請各位,以表達我們的歉意,現在,請您和莉莉絲祭司先離開,剩下的就交給狩獵者神廟了!”
  “我們都是最出色的獵手,那個殺害了普德家伙絕對逃不過我們的追捕!”
  狩獵者神廟的大祭司面容嚴肅的說道。
  語氣雖然還保持著客氣,可任誰也能夠聽得出這位大祭司的憤怒。
  在三年一次的‘伙伴節’上出現這樣的兇殺案,對于狩獵者神廟的所有人來說,都是不可饒恕的。
  這和褻.瀆.神靈是一樣的。
  對于擁有虔誠信仰的信徒來說,都是不可饒恕的。
  而且,秦然有把握那位狩獵者也應該會出手。
  突然,秦然心底一動。
  “難道……”
  “這次是針對狩獵者的?”
  秦然本能的想到了昂思科等人。
  因為,這一切的開始都似乎是由昂思科這些‘追隨者’引起的,但秦然卻又迅速的否定了這個想法。
  對方表現出的實力不錯,但還達不到‘弒神’的程度。
  哪怕對方口口聲聲的說要對付雷霆神廟,可究竟會怎么做,秦然還是能夠猜到的。
  無非就是借用其它神廟的力量,卻對方雷霆神廟罷了。
  根本不可能組一隊人去弒神。
  甚至,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在這個副本世界中,凡人根本不可能弒神!
  至于他?
  如果沒有荊棘女士的幫忙,死的一定是他,而不是那位財富女士。
  心底飛速轉動著的秦然,表面上卻是帶著勸慰。
  “請節哀。”
  秦然說著。
  一旁的莉莉絲則是低聲的抽泣著。
  拒絕普德的追求,但并不代表莉莉絲希望看到對方被殺死。
  相同的年紀,長時間的相處,莉莉絲早就把對方當做是好朋友了。
  現在,好友的死,實在是讓她難以接受。
  雙方再一次的行禮后,就相互告別了。
  這里實在不是一個適合談話的地方。
  秦然將莉莉絲送上了馬車,并沒有登上馬車。
  “萊恩大祭司,您?”
  雙眼通紅的莉莉絲抬頭問道。
  “我需要返回我的隱秘據點一趟,剛剛發生的事情,我實在是有些在意,我希望我的手下能夠探聽到一些風聲。”
  秦然如實的說道。
  自從他成為荊棘神廟的大祭司后,原本的‘綠石’成員,很自然的變換了身份,成為了荊棘神廟的密探。
  而那個原本的隱秘據點,也沒有撤銷,直接保留了下來。
  從原本的隱秘,變為了半公開性質——對荊棘神廟而言。
  “如果有什么消息的話,請您一定要通知我!”
  莉莉絲這樣的說道。
  秦然點了點頭,目送著對方的馬車返回神廟區后,這才向著原本‘綠石’的秘密據點而去。
  ……
  “歡迎回來。”
  “要洗澡嗎?”
  “我準備了食物!”
  隱秘據點內,含羞草看到出現的秦然,下意識的說道。
  沒有秦然的日子里,即使他準備了許多的防御措施,也很難安心,半夜總是被噩夢驚醒。
  哪怕現在見到秦然,這樣的感覺也沒有減弱。
  沒有減弱?
  還是不安!
  有別于往日安心的感覺,令含羞草有些發愣。
  他抬起頭看著眼前的秦然。
  同樣的,秦然在回視著他。
  眼神沒有那種熟悉感。
  有著的只是冰冷和惡意。
  “你就是那個家伙的弱點嗎?”
  ‘秦然’說著抬手就向著含羞草抓去。
  沒有什么技巧,力量算不上多強,就是隨意的一抓。
  在對方看來,眼前的含羞草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
  與強者為伍,自身卻是這樣的弱小。
  真是可笑!
  對方帶著滿是高傲的想法,手掌就落在了含羞草的肩膀上。
  對方當然不是要殺死含羞草。
  活著的含羞草遠比死去的含羞草價值大的多。
  接著……
  對方就經歷了終身難忘的一幕。
  六道強大道令神靈皺眉的防御力場同時發動,將含羞草緊緊包裹其中,不可抵抗的束縛之力,將對方牢牢困在原地后,黑色的負能量,如同滅世之潮汐,淹沒了不懷好意的對方。
  對方的身體第一時間失去了活力。
  靈魂緊跟著被撕碎。
  就連對方靈魂深處的一點靈光都完全沒有抵抗之力的被一張無形的大嘴吞了下去。
  在腰間,那個不起眼的包囊微微蠕動,仿佛是咀嚼般。
  一切發生的突然。
  一切結束的更突然。
  而當一切還未結束時,含羞草腳上的鞋子就光芒閃爍,帶著含羞草消失在了房間中,出現在了秦然的面前。
  看著眼前的秦然,感受著熟悉的心安,含羞草‘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