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920 怒砸

財富女士被秦然攔腰勒斷。
  兩截尸體還未跌落地面就被秦然惡魔化熔巖之軀上的火焰所焚燒,化成了飛灰。
  然后……
  叮!
  一枚孩童手掌大小的金幣從灰燼中跌出,落在地上后,徑直向著遠處滾去,可沒有滾出多遠,就被秦然一把抓在了手中。
  掙扎的力道從金幣上傳來,但當秦然手中燃起惡魔之炎時,立刻就老實了下來。
  【名稱:未知】
  【類型:未知】
  【品質:?】
  【屬性:?】
  【需求:?】
  【是否可帶出該副本:是】
  【備注:它的珍貴遠超你的想象】
  ……
  沒有光澤,介紹更是未知和問號,但這并不妨礙秦然看到備注。
  更何況,神靈死后出現的道具,會茶到哪里去?
  秦然迅速的收好這枚金幣。
  將手中的火焰扔在了大廳內后,整個人向著外面沖去。
  那位已經履行了對方的諾言。
  現在該輪到他了。
  轟!
  惡魔之炎翻滾的向著四周漫延,失去了財富女士靈光的籠罩,整個財富神廟瞬間陷入了火海。
  所有神廟區的人,都在注視著熊熊燃燒的大火。
  然后,他們看到了從火海中沖出的秦然。
  在秦然出現的剎那,那些注視著秦然的人,就是一愣。
  因為,在秦然的身上,有著極為虔誠信仰的他們,都聽到了財富女士臨死前的哀嚎聲。
  “這、這怎么可能?”
  “是啊!”
  “這怎么可能?!”
  “神靈、神靈被凡人屠戮了!”
  “弒、弒神者!”
  “弒神者!”
  不可置信的驚呼聲,此起彼伏。
  但卻沒有一個人敢阻攔秦然的腳步。
  他們面帶懼色,目送著秦然遠去。
  然后,當發現秦然前進的方向時,剛剛沉積下去的驚呼聲,再次出現了。
  “那里是罪孽神廟!”
  “他要去罪孽神廟!”
  人們面面相覷。
  都從彼此的臉上看到了驚駭。
  因為,他們都知道秦然這是要去干什么。
  難道屠戮了財富女士還不夠嗎?
  還要向著拷問者出手?
  心中驚懼的他們,根本不敢阻止秦然的行為。
  特別是,那里并不是他們信仰的神所在時,勇氣并不存在。
  他們眼睜睜的看著秦然飛速的靠近著罪孽神廟。
  他們眼睜睜的看著一顆碩大的火球從秦然手中飛出。
  他們眼睜睜的看著罪孽神廟的前廳在爆炸中飛上了天。
  接著,就是走廊、回廊、前廣場和……大廳!
  轟!
  轟轟!
  轟轟轟!
  秦然如同一座移動的炮塔,以【查爾斯燃燒術】為基礎的惡魔之炎,四處飛射,燃燒著他能夠看到的一切東西。
  入階級別的火焰在這個時候肆虐整座罪孽神廟。
  包括,那座拷問者的雕像。
  不過,惡魔之炎才剛剛燃燒過半,雕像上就是光輝閃爍。
  惡魔之炎被驅離了雕像。
  周圍的惡魔之炎,也開始迅速的熄滅。
  秦然瞇著眼,一抬手。
  一顆旋轉的火球隨著秦然的呼吸而現,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大著。
  4秒后,一顆直徑三米的火球就這樣凌空懸浮在了秦然手中。
  不同于之前的惡魔之炎。
  眼前的惡魔之炎更加的灼熱、暴虐。
  經過4秒蓄力后,在【烈焰硫磺】的加持下,眼前的惡魔之炎直接跨過了Ⅰ級,進入到了Ⅱ階。
  Ⅱ階的惡魔之炎燒灼著。
  周圍的空氣迅速的扭曲。
  拷問者雕像上的光輝更濃,直至宛如真人。
  “凡人,不要太過分!”
  “我和溫妮莎已經停站了!”
  “我付出了足夠多的代價!”
  陰冷的聲音從雕像嘴中響起。
  泥胎石塑的雕像的嘴巴開合間,雙眼居高臨下的俯視著秦然。
  話語聲疾聲厲色,但在秦然的耳中卻是色厲內荏。
  假如對方不是懼怕的話,絕對不會和他這樣一個凡人開口。
  直接出手才是正常。
  就如同之前的財富女士。
  “停站?”
  “我建議溫妮莎女士再次開戰!”
  “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秦然毫不掩飾的說著。
  神像上的神情越發陰沉了。
  不過,卻沒有再開口。
  在秦然的身前,一道滿是光輝的身影已經顯現。
  荊棘女士。
  感受著那熟悉的氣息,秦然散去了惡魔之炎,名義上是對方的騎士,那就需要保持名義上的尊敬。
  “女士。”
  秦然行了一個騎士禮。
  “跟我來。”
  淡淡的女聲中,荊棘女士抬起了手臂,伸到了秦然面前。
  秦然一愣,有些意外的看著對方,但卻沒有普通人的拘謹不安或者誠惶誠恐,他抬手握住了對方。
  接著,荊棘女士和秦然消失不見。
  自始至終,荊棘女士就沒有看拷問者一眼。
  當兩者全部消失后,附身在神像上的拷問者,這才發出了陣陣低吼。
  宛如敗犬的哀嚎。
  ……
  那條河流又一次出現了。
  不同的是,秦然沒有在河流之中,而是懸浮在河流的上方,以抓著荊棘女士手臂的方式。
  在這里,神的光輝退去。
  留下的,只是身著麻布長裙,布鞋,面容普通,栗色頭發隨意的用一根布條在腦后的女士。
  初看時,對方極為普通,就如身邊的路人。
  再看時,對方則變得虛幻,就如雨后的彩虹,有著一種非同一般的魅力。
  秦然的目光掃過對方的面容,然后停留在對方纖細、潔白的手掌上。
  他正握著這支手掌。
  溫熱,柔軟。
  不過,真正吸引秦然注意力的卻是對方手腕。
  在那里一支青黑色的荊棘,纏繞一圈,猶如造型別致的手鐲。
  “很好奇?”
  荊棘女士問道。
  “嗯。”
  秦然點了點頭。
  并沒有隱瞞。
  對于這根能夠將財富女士的實力壓制、削弱九成的荊棘,如果不好奇,那才是不可能的。
  “這是命運的力量。”
  荊棘女士緩緩的說著。
  “命運?”
  “這里就是命運之河?”
  秦然一怔,下意識的問道。
  “命運之河?”
  “也可以這么說!”
  “不過……”
  荊棘女士微微點頭,但話語卻沒有說完,而且,也不等秦然繼續問話,就揮手一甩。
  頓時,秦然毫無反抗之力的就被扔到了眼前河流的最粗、最長、最不可觀測的主干道內。
  噗通!
  水花四濺。
  秦然的身影在其中沉沉浮浮。
  最終,在河流的流淌中,開始飛速的前進。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