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906 世界的主角

光輝如霧似煙。
  卻帶著絲絲不容秦然忽視的力量。
  相較于,神廟區的諸神的靈光和之前諸神的注視,此刻沐浴在荊棘女士光輝中的秦然卻是另外一種感受。
  他,似乎看到了一條河流。
  分支無數,奔流不息,卻又看不到起源與盡頭的河流。
  而他也在這條河流中。
  并不是在最主干的位置。
  只是在分支的分支上。
  也就比旁枝末節的地方好上一點。
  站在這里的秦然,下意識的就要邁開腳步。
  但,他剛一動,一個浪頭就打了過來,就將他拉入到河流內。
  整個過程,他沒有一丁點的反抗之力。
  哪怕他盡力的掙扎了。
  嘩、嘩嘩!
  秦然的耳邊仿佛回蕩著水流聲。
  他自己也仿佛感受到了水的觸感。
  可下一刻,他就再次返回到了荊棘神廟的大廳中,一抹聲音正在耳邊不同的回蕩著。
  “你愿意成為我的騎士嗎?”
  聲音淡然,本身的音量特并不高。
  可聲音中蘊含著的威嚴與神秘,卻讓一旁的大祭司、主祭和年長祭司紛紛跪倒在地。
  秦然迅速收斂了之前宛如錯覺帶來的不適,恭敬的行了個騎士禮。
  “當然。”
  秦然認真的回答道。
  “我將賜予你與實力相匹配的榮譽,也將給予你理應獲得的獎賞。”
  光輝中聲音再次響起。
  然后,光輝散去,聲音也隨之消失。
  不過,秦然的視網膜上卻有著新的提示——
  【獲得溫妮莎的青睞!】
  【溫妮莎的青睞:在面對命運時,荊棘女士的青睞,將會有意想不到的好處,當然,它并不能讓你無往不利,但卻會讓你的運氣比平時好一點。】
  (標注1:溫妮莎的青睞只會在本世界有效,離開本世界后,將會消失。)
  (標注2:當你再次返回本世界時,溫妮莎的青睞將會再次出現)
  ……
  “運氣好一點?”
  秦然詫異的看著【溫妮莎的青睞】。
  他沒有想到溫妮莎的獎賞會是這個。
  更沒有想到的是,溫妮莎竟然可以影響一個人的運氣。
  “‘命運’所帶來的衍生?”
  “那么……”
  “之前我所看到的會是命運之河嗎?”
  “可為什么沒有開始和結束?”
  “還有那些支流,又是怎么會是?”
  秦然下意識的猜測著。
  命運之河,貫穿人之一生的軌跡。
  有起點,也有重點。
  在妮凱蕾的藏書《占星術與命運軌跡中》很詳細的闡明了這一點。
  與他看到的并不相同。
  這讓秦然略帶疑惑。
  不過,秦然并沒有將疑惑表現出來。
  在看向大祭司、主祭和那位年長的祭司時,面帶微笑。
  “萊恩騎士長。”
  年長的祭司首先行禮。
  雖然年紀遠超秦然,但是祭司的職位卻比騎士長低了一級。
  “萊恩騎士長。”
  大祭司、主祭也面帶微笑的稱呼著秦然,神情帶著剛才所沒有的熱情。
  無疑,在接受了荊棘女士賜予的榮譽、獎賞后,他們已經將秦然當做自己人了。
  所以,接下來的一些話題并沒有隱瞞秦然。
  “在那位的調停下,溫妮莎女士和坎麗坎頓的戰爭雖然暫時停歇了,但遠遠不是結束。”
  “我們需要時刻提防著他們。”
  那位大祭司先開口了。
  對此,在場的人沒有誰反對。
  大家都明白,經歷了之前的戰斗,新仇舊恨加在一起,荊棘神廟和財富神廟已經是水火不容了。
  時刻爆發一次新的戰爭,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認為應該主動出擊!”
  “趁著他們的騎士團全軍覆滅的時候,一舉攻破他們的神廟!”
  還是中年人的主祭明顯比同樣年長的大祭司激進的多。
  “巴里,這是你的想法?”
  “還是?”
  大祭司詢問著。
  話語沒有說完,但誰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假如真的是溫妮莎女士的想法,那么就沒有什么好說的了,必然是繼續開戰。
  “溫妮莎女士沒有降下更多的旨意,但我能夠感受到溫妮莎女士對于這次戰爭和那位的憤慨!”
  “那位有些偏心了!”
  “本身就是對方挑起的戰爭,卻在失敗后沒有任何的懲罰,這實在是說不過去了!”
  身為溝通神靈的主祭,要遠比其他人能夠感受得到神靈真正的想法。
  “是啊。”
  大祭司嘆息著點了點頭,目光看向了一言不發的秦然和年長的祭司。
  “萊恩、埃德森,你們有什么想法嗎?”
  “在這里,可以暢所欲言的。”
  “我們荊棘神廟可沒有像罪孽神廟一般的嚴苛。”
  大祭司微笑的說道。
  秦然和年長的祭司對視了一眼后,秦然立刻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從小受到的教育,讓秦然不會和一位長者爭搶。
  更何況,雙方又沒有沖突。
  “大祭司、主祭、騎士長。”
  “我的見識讓我無法在決定性層次上向各位提出建設性的建議,我只能夠站在我的角度上說明我認為需要做的事情:撫恤!”
  “死去的騎士、執事、祭司,他們理應獲得屬于自身的榮譽、歸屬。”
  年長的祭司再次一一行禮后,這才說道。
  就如同對方自己說的那樣,就是站在祭司角度上看到的。
  “嗯。”
  “萊恩,你有什么意見呢?”
  大祭司、主祭點了點頭后,目光又一次看向了秦然。
  不同于之前,這次的話語中明顯帶著考校的意味。
  溫妮莎女士的任命是神圣的,是不容修改的。
  不過,身為溫妮莎女士的大祭司、主祭,有義務讓這項任命變得更加準確無誤。
  簡單的說,秦然需要證明自己的能力。
  如果無法證明,秦然仍然是騎士長,但管理騎士團的人,則是會出現另外的人選。
  “我的意見是補充騎士團。”
  “從可靠的人中挑選出杰出的補充到騎士團內。”
  秦然緩緩的說道。
  這樣的話語一出口,大祭司、主祭和那位年長的祭司臉上頓時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中規中矩,沒有亮點。
  甚至,可以說只要是普通人就能想到這一點。
  秦然目光掃過三人,繼續說道:“然后……”
  特意拉長的音節,立刻吸引了三人的注意力。
  “發揮我的特長!”
  在三人將視線全部集中到自己身上時,秦然一字一句的說道。
  萊恩的特長?
  三人一愣。
  接著,三人的雙眼同時一亮。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