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3)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3)      第三章第三個(11-13)     

惡魔囚籠886 身份

經歷了一個上午,整個中午后的市集,終于變得有些安靜。
  當然了,這樣的安靜,也就是相較于上午、中午而言,實際上市集內還是川流不息,人群涌動。
  那些當日進城,趕不上當天最佳販賣時間的商人們,這個時候紛紛出現在市集中,一邊打聽著行情,一邊尋找著合適的擺攤位置。
  換了一身裝扮的秦然、含羞草就混跡在這些人中。
  秦然面帶微笑,時不時的駐足在某個攤位前詢問一兩句,而含羞草則一步不落的跟在秦然身后,仿佛是一個合格的小跟班。
  兩人走走停停,半個多小時后,來到了一處販賣首飾的攤位前。
  一塊灰白色1米見方的布皮上,零零散散的擺放著寥寥幾件戒指、手鐲、耳環和項鏈,大都是銅鐵制成。
  你不要指望在這樣的攤位上看到金銀首飾。
  想要找這些,你需要去的是店鋪內,而不是路邊攤。
  當然了,秦然主要的目的也不是這些。
  而是攤位后邊旅店。
  在旅店二樓靠邊角的窗戶上,一根紅布條正迎風飄蕩,分外顯眼。
  瞄了一眼那紅布條后,秦然隨手拿起了一枚戒指。
  “這個多少錢?”
  秦然詢問道。
  “八個銅子兒。”
  攤主掃了一眼給了個報價。
  不貴,但也不便宜。
  剛剛在集市上走走停停,雖然大部分是做樣子,但也足以讓秦然了解到相應的無價。
  在其它類似的攤位上,像他手中這樣的銅戒指,最多就是六、七個銅子兒。
  “太貴了!”
  “五個銅子兒!”
  “不可能!”
  “最少也要九個銅子兒!”
  “九個銅子兒我能買到兩個這樣的銅戒指!”
  秦然搖了搖頭,如同是一個地道的商人般,開始和攤主討價還價。
  含羞草站在后面,看著這副模樣的秦然,眼神中帶著不可思議。
  眼前的一幕,完全超出了含羞草的想象。
  做為秦然的隊員,含羞草自然知道他們出現在這里是為了什么。
  事實上,在有簽訂了一份保守秘密的契約后,含羞草已經大致知道了秦然的猜測。
  而對于這個猜測,含羞草并沒有反駁。
  因為,他也看的出來,邁爾澤、皮爾克四個人就是那兩個真正盜取了‘荊棘圣杯’人的‘煙霧彈’。
  失敗時,四人就是斷后的最佳人選。
  成功時,四人則是洗清嫌疑的有理證據。
  按照他的猜測,那兩個真正盜取了‘荊棘圣杯’人一定會將‘荊棘圣杯’放入到掛有標記的旅店內,接著通知城衛兵、荊棘神廟,完成預計中的栽贓陷害。
  很自然的,秦然絕對不會放棄那個能夠完成‘洗禮’的‘荊棘圣杯’,必然會出手。
  這樣一來,和城衛兵、荊棘神廟戰斗就不可避免了。
  所以,在來到市集的時候,含羞草是相當緊張的。
  只是,看著秦然這副和一個普通攤主斤斤計較模樣,含羞草不由懷疑自己的猜測是否正確,還是之前和秦然的交談出現了幻聽?
  不過,很快的,一道黑影就吸引了含羞草的目光。
  那道黑影在陰影中若隱若現,以極快的速度靠近著掛有紅布條的旅店。
  下意識的,含羞草就要提醒秦然。
  可還沒有等含羞草開口,秦然再扔給了攤主十個銅子兒后,拿著兩枚銅戒指就站了起來。
  “我們看看那家!”
  秦然說著,就走向了另一個攤位。
  含羞草想要說些什么,但卻不敢說出來,只能是弱弱的跟在秦然身后來到了一個販賣皮毛的攤位前。
  這是一個納威亞城附近獵人擺著的攤位。
  上面擺滿了硝制、曬干的兔皮,大都是灰白亮色。
  “一塊皮子十個銅子兒,不搞價!”
  獵人顯然在之前就注意到了秦然,沒有等秦然開口就搶先說道。
  秦然悻悻的摸了下鼻尖,直接走向了下一家,含羞草快步的跟上。
  不過,含羞草還是忍不住的回頭向著旅店的方向看了一眼。
  當看清楚那個隱蔽巷子口內的情形時,含羞草頓時呆住了。
  因為,他之前看到的那道黑影被不知何時出現的三個人,堵在了旅店前的那個巷子口內。
  由于角度的原因,含羞草沒有看到三個人的模樣,但是他能夠清晰的看到三個人是手持武器的。
  而且,最先出現的那道黑影已經受了傷!
  “還有其他人?!”
  發生了沒有預料到的事情,讓含羞草腳步一頓,可手臂上傳來的力道,則讓含羞草繼續前行。
  “別回頭,跟我走。”
  耳邊傳來的屬于秦然的話語聲,立刻讓含羞草反應了過來。
  而就在兩人離開大約百米后——
  轟!
  巨大的爆炸聲出現了。
  火光沖天而起。
  方圓七八米內,被夷為平地。
  連帶著旅店,都坍塌了一半。
  上一刻還喧鬧的市集,下一刻就變得哭爹喊娘。
  紛亂的人群左奔右跑。
  即使早就得到了消息的城衛兵快速趕來,也沒有任何的用處。
  人數相差太遠了。
  整個集市加起來有上千人,而兩隊城衛兵不過是五十人左右,即使加上駐守集市的城衛兵,也不過百人。
  面對著多出十倍人數的沖擊,城衛兵的隊列一下子就被沖散了。
  “集合!集合!”
  城衛兵領頭的隊長大聲的喊著。
  可這樣的聲音立刻就被紛亂的人群淹沒了。
  然后,這位惱羞成怒的隊長拔出了腰間的長劍,開始恐嚇慌亂的人群,可這樣做非但沒有起到一丁點作用,反而讓人群更混亂了。
  拉著含羞草,站到一處墻角,躲避著紛亂人群的秦然不由搖了搖頭。
  如果一開始就這樣做,還能夠依靠刀劍的鋒銳恐嚇住人群,但現在?
  完全就是添亂!
  混亂又持續了數分鐘,然后,一位披著長袍,袖口繡有荊棘花紋的中年人高聲唱著圣歌出現了。
  “布滿荊棘的道路,是您的考驗。”
  “疼痛的肉.體,帶來崇高的靈魂。”
  “當您出現時,所有一切……”
  圣歌聲似乎帶有平息人心的力量,混亂的人群迅速的安靜了下來,假如繼續下去的話,這場混亂一定會迅速平息。
  可是……
  嗖!
  一支弩箭,猛地從人群中射出,連根沒入到了高唱圣歌的神職人員胸口。
  立刻的,剛剛有所平靜的人群,再次慌亂起來。
  人們比之前要更加的恐懼、不知所措。
  同樣不知所措的還有含羞草。
  “這、這究竟發生了什么?”
  含羞草看著倒在血泊中的神職人員,整個人都傻了。
  而當他回過神時,才發現不知什么時候,身邊的秦然竟然不見了。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