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885 名額

隨著太陽的又一次升起,納威亞城二十五座神廟依次敲響了晨鐘。
  鐺、鐺鐺!
  響亮而有節奏的鐘聲中,納威亞城的人們開始了一天的生活。
  官員走進了議事廳。
  商人走向了市集、商鋪。
  平民們則向著各自工作的地方而去。
  不過,更多的人則是聚集在納威亞城外。
  這些人有農夫、有獵人,更多的則是商人。
  做為南方最重要的城市,納威亞城從三百年前,被‘英雄’艾格從邪神手中解放以來,就變成了整個南方大的政治、商業中心。
  每一天都會有數以百計、滿載貨物的商人來到這里,然后,帶著同樣多的貨物,向著各個村鎮出發。
  當納威亞城門打開的時候,持有身份憑證的商人們自覺的排成一隊,在他們旁邊則是納威亞城附近的農夫、獵人們組成的隊伍。
  不同于其它的城市,納威亞城附近的農夫、獵人們眼神、面容中帶著一分高傲,雖然他們并不是住在城里,但也是納威亞城人,與外來者并不一樣。
  常來納威亞城的商人們顯然習慣了農夫、獵人們的態度。
  即使頭一次來的商人,無疑也聽說過這里的規矩,紛紛保持著一份謙卑。
  這些商人可不想因為一些不必要的小事,耽誤自己進城的時間。
  要知道,納威亞城的城衛兵是出了名的‘公正無私’。
  “每個人兩枚銅子兒,馬匹騾子五個,帶著車的再加五個!”
  站在城門處的稅務官高聲喊道。
  對方的腳邊放著一個半人高的木箱,木箱一側有著鐵鎖,箱子上則是一個細細的,只能放入銅子兒的縫隙。
  每個經過的商人都會按照自己隊伍的構成而投入相應的稅錢。
  同時,讓城衛兵檢查自己帶來的貨物。
  隊伍有序的前進著。
  沒有發生任何的意外。
  可就算如此,當邁爾澤發現三個同伙時,已經是接近中午了。
  頭頂的太陽,散發著毒辣的光芒。
  在邁爾澤向著三個同伙打出手勢后,三人牽著兩匹拉著車的馬立刻就跟了上來。
  接著,四人在‘蓄力馬廄’旅店中碰面。
  “邁爾澤,怎么樣?”
  三人中的一個,進入房間后,就直接詢問道。
  邁爾澤卻沒有回答,反而是向著一側挪了一步,戴著帽兜的含羞草從離間,快走的走了出來。
  “邁爾澤,你!”
  看著走出來的含羞草,問話的那人立刻反應過來不對,可還沒有等對方多說什么,連帶著對方的兩個同伙就紛紛昏倒在地。
  “大人。”
  被【梅斯麗之戒】控制的邁爾澤向著從陰影中走出來的秦然恭敬的行禮。
  “他是領頭的皮爾克?”
  秦然指著之前開口說話的那個問道。
  “是,大人。”
  邁爾澤如實的說道。
  沒有猶豫,秦然很干脆的叫醒了對方,再次使用【梅斯麗之戒】控制對方。
  以秦然的精神屬性,對方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抗,就被控制了。
  “大人。”
  一翻身,皮爾克就從地上爬起來,恭敬的向著秦然一行禮。
  “將關于這次行動,你所知道的一切都說出來。”
  秦然說道。
  “是,大人。”
  “我是外圍放哨的人員之一,并沒有參與到圣杯的盜取中,事實上,我在之前連盜取圣杯的人有幾個都不知道,那兩位只是讓我們用閣下、大人尊稱他們,然后,我目睹了他們的洗禮過程。”
  “那兩位閣下承諾給我一個洗禮的名額,所以,我愿意冒險一試,我按照他們的吩咐干掉了這個行商,偽裝成對方的模樣,混入了商人們的隊伍,返回納威亞城。”
  對方如實說著。
  “他們給了你們特別的標記了嗎?”
  “你見過他們的容貌嗎?”
  秦然問道。
  “有標記,但我沒有見過他們的容貌。”
  “他們說,當我們返回納威亞城后,在我們居住的旅店窗戶外掛出一根紅布條就行。”
  對方點頭道。
  “紅布條?”
  秦然不屑的一笑。
  他有超過九成的把握,當掛出紅布條后,出現的肯定是城衛兵和神廟騎士。
  這兩個真正盜取‘荊棘圣杯’的人,無疑是十分謹慎、狡猾的。
  他們在挑選邁爾澤、皮爾克四人之前就做好了讓四人成為替罪羊的打算,所以,邁爾澤并不認識。
  甚至,除去邁爾澤外,皮爾克三人還都是外地人。
  而且,從頭到尾,對方兩人都沒有露面,只是依靠著字條來指揮四人的行動,即使是洗禮的時候,也是遮擋著真正的面容。
  “還有什么是值得你在意的事情嗎?”
  秦然繼續問道。
  “沒有。”
  對方搖了搖頭。
  接著,秦然又詢問了幾個問題,結合著邁爾澤兩天前的回答,更清晰的事情脈絡出現在了秦然的腦海。
  “需要圣杯進行洗禮,說明兩人實力并不強,或者是急需實力。”
  “而在這樣的前提下,對方又能夠盜取‘荊棘圣杯’,且又尋找了替罪羊……也就是說,兩人中至少一人應該和‘荊棘神廟’有關才對。”
  “一個既能夠接觸到‘荊棘圣杯’,實力又不高的人嗎?”
  秦然猜測著。
  而隨著這樣的猜測,支線任務的提示在耳邊響起。
  不是一條,而是兩條。
  【發現支線任務:行商】
  【行商:一個不錯的偽裝,但你要表現的像是一個行商才行!】
  ……
  【發現支線任務:膽大妄為】
  【膽大妄為:盜竊神廟內的圣杯,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夠做到,找到這兩個盜賊!】
  ……
  秦然目光掃過兩個支線任務,目光略帶驚訝。
  對于支線任務的出現,他早有預料。
  但秦然預料到的是和盜竊‘荊棘圣杯’有關的支線任務,而不是行商。
  “因為和主線任務相關,才出現了支線任務嗎?”
  秦然看著兩個支線任務沉吟了片刻,目光就看向了含羞草。
  “我這里有支線任務提示,你有嗎?”
  秦然問道。
  “沒有。”
  含羞草立刻搖了搖頭。
  “果然,支線任務也需要一定的觸發條件,并不是組隊且時刻在一起就行。”
  缺少組隊完成副本經驗的秦然總結著。
  這是一種下意識的行為。
  就和他的謹慎一樣。
  秦然向著邁爾澤和皮爾克擺了擺手,快速的吩咐了兩人幾句后,就站了起來。
  “起來,我們需要出門轉轉了!”
  “今天下午的市集,一定會熱鬧無比!”
  “運氣好的話,我們說不定還會有意外的收獲!”
  秦然這樣的說道。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