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883 橡木手

含羞草的聲音不高,但也不低。
  周圍一圈人,恰好都能夠聽到。
  頓時,這些人就笑出聲來。
  “這位小少爺,來吧,我這里有荊棘圣杯!”
  “別聽他的,真正的荊棘圣杯在我這里!”
  類似的取笑幾乎是同時從周圍三五個人嘴里發出。
  “住嘴!”
  秦然恰到好處的發出了一聲低喝,整個人更是上前一步擋在了含羞草的面前,曾經威懾了駝背看門人的氣息,再次籠罩四周。
  相較于駝背看門人,眼前的這些人更加的不堪。
  一個個驚恐的站在原地,仿佛是被老虎盯上的兔子,一動都不敢動。
  直到秦然帶著含羞草離開這里后,這些人才一個個滿頭大汗的跌坐在地上。
  “好可怕的氣息!”
  “這家伙究竟殺了多少人?”
  “徹頭徹尾的屠夫!”
  議論紛紛的評價聲并沒有隨著秦然帶著含羞草走向遠處而平息。
  相反,變得越演越烈起來。
  很自然的,也讓更多的人注意到了秦然和含羞草。
  不過,這些人只是目光略微一掃,就收了回去。
  畢竟,某些大家族的少爺、小.姐之類的出現在‘橡木手’這里,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沒有什么好奇怪的。
  當然了,在秦然表現出了不凡之后,這些混跡.黑.色地帶的家伙不想要給自己惹麻煩。
  某些時候,這些人表現的無比兇狠。
  但更多的時候,這些人知道該在什么人面前表現自己的兇狠。
  感受著從自己身上挪開的目光,秦然看著身邊的含羞草,暗自點了點頭。
  含羞草要比他想象中,表現的好。
  不僅是來這里參加‘黑.市集會’的人被騙過了,而且連這次‘黑.市集會’的舉辦者也被騙過了。
  ‘橡木手’的審查人員,可不單單是那個看門的駝背,還有數個類似守衛的人混跡在人群中。
  在剛剛進入這個大廳的時候,秦然瞬間就感知到了那幾個人警惕、專注的目光。
  一直到剛剛含羞草按照計劃表現出了‘單純’后,這樣的目光才逐漸消失。
  “少爺,如您所見,這里并沒有什么。”
  “可以的話,我們應該盡早的離去。”
  “如果被老爺發現的話,您這次可就不是被簡單的禁足了。”
  秦然十分盡職的扮演著仆人、護衛、管家的角色。
  不過,這也是兩人約定的暗語。
  代表著,計劃初步成功,可以進行下一步計劃了。
  “再等等,我再看看。”
  “放心吧,我計算著時間,不會耽擱的。”
  含羞草盡量的表現出一副目不暇接,不想離去的樣子。
  然后,不等自己忠誠的仆人說什么,就跑到了一個攤位前,拿起一件東西就和攤主攀談起來。
  那位攤主并沒有拒絕這樣的攀談。
  哪怕含羞草問的東西很幼稚,甚至大部分都是一些他們這樣的人,都熟知的事情。
  不過,這不正好說明了含羞草什么都不懂的小少爺身份嗎?
  而且,糊弄一位什么都不懂的小少爺,可比和一些老手討價還價來的容易。
  最終,那位攤主看著手中一粒小指尖大小的金珠時,嘴都笑得合不攏了。
  周圍的人在看到出現在那位攤主手中的金珠時,人們對于含羞草小少爺的身份,越發的深信不疑了。
  同樣的,看向含羞草的目光也變得越發熱切了。
  有著秦然這樣強大的仆人在,他們沒法用什么特殊的手段,但是他們可以公平交易啊!
  因此,每當含羞草在某個攤位前駐足時,總是受到了攤主最熱情的招待。
  基本上對于含羞草的問話是有問必答。
  很快的,秦然就從含羞草和多個攤主的對話中搞清楚了他極為關心的‘荊棘圣杯’被盜事件。
  這個事件和他有著莫大的關系。
  甚至,沒有他的話,對方還不一定能夠順利盜走‘荊棘圣杯’。
  “上次我出現在納威亞城時,很顯然那些人布局已久,是在等待著那個‘盜賊’,結果,卻撞上了我!”
  “并且,在我吸引了那些人的注意力時,真正的盜賊順利的盜取了‘荊棘圣杯’,我被認為是對方的同伙,只是……”
  “我出現在那里是巧合?”
  “還是蒂奇掐算好了時間?”
  秦然腦海中飛速的轉動著。
  不相信巧合的秦然,猜測自然是傾向于后者。
  很自然的,如果是后者的話,那個盜賊必然是和蒂奇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會是誰呢?”
  “還有這里和蒂奇又是什么關系?”
  “或者是和妮凱蕾有關系?”
  無數的猜測鉆入了秦然的大腦,可沒有證據的紛亂猜測,自然是毫無所獲的。
  微微吸了口氣,秦然開始將這些紛亂的猜測暫時壓下,他的目光又一次掃視周圍,開始思考眼前的事情。
  他想要了解的事情,大致的弄清楚了。
  剩下的則是要找一個暫時的落腳之處,進行下一步的謀劃。
  至于安安穩穩的度過28天?
  這可不是秦然想要的。
  就算是帶著含羞草也是一樣。
  早已了解到特殊副本重要性的秦然,可不會隨意放棄任何一個副本,更加不用說是【通靈者搭檔】這樣已經連續多次開啟,獎勵明顯越來越豐厚的特殊副本了。
  而在進入眼前的副本前,秦然也大致向著含羞草說明了。
  對此,含羞草沒有任何的異議。
  當然了,就算是有什么異議,以含羞草的膽量,也是不敢說出來的。
  就和他此刻正在努力的按照秦然的吩咐,進行著表演一樣——
  “這位少爺,您需要一個‘英雄’艾格的雕像嗎?”
  “只需要一粒金珠就好!”
  話語中,一個穿著打扮類似秦然、含羞草的攤主,抱著一個雕像走了過來。
  雕像是一個頭像。
  類似美術教室內的石膏像。
  沒有身軀、手臂的那種。
  不過,僅僅是一個頭顱雕像,就已經能夠讓人看到這位‘英雄’艾格神情中的堅毅,配合著面部線條的剛硬感,更是多出了一分威武。
  無疑,這是一個雕刻大師,雕刻的雕像。
  不然,根本達不到這樣的效果。
  含羞草沒有多想,就將雕像抱在了懷中,示意秦然付錢。
  可秦然并沒有如同之前一般聽命行事。
  “少爺,我們家中有關‘英雄’艾格的雕像實在是太多了,不差這一個,將雕像還給這位先生吧?”
  雖然是詢問,但語氣卻是堅定不移。
  含羞草下意識的就將雕像向著對方面前一送。
  可對方不但沒有接過雕像,甚至連金珠也不要了,轉身就跑。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