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肥龍剛才醫院回來兩章放在晚上

“談?”
  秦然笑了。
  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笑容。
  是吝嗇鬼看到了一座無主金礦的笑容。
  “你拿什么談?”
  秦然緩緩的問道。
  “我會給你意想不到的好處!”
  “我的知識,我的收藏,都可以給你!”
  對方迫切的說道。
  但秦然卻是搖了搖頭。
  “不要用這樣空洞話語來搪塞我,也不要拿看不到的東西來誘.惑我!”
  “我需要的是,真實的,具體的,能夠看到的利益!”
  “聽明白了嗎?”
  “你好好的思考一下,我希望當我再次出現在這里的時候,你已經拿出了足夠打動我的東西。”
  說著,秦然扯過一具死尸的上衣,將兩個盒子包裹后,拿了起來,轉身就走。
  秦然絲毫沒有理會耳邊傳來的喊話聲。
  因為,秦然知道,拖得越久,對他來說就越有利。
  一個被囚禁許久的囚徒,最煎熬的是什么時候?
  并不是暗無天日的囚禁生涯。
  而是在得知了有希望離開后,還必須要在那個暗無天日的地方待下去。
  這樣的滋味,是無比難受的。
  秦然有把握,只需要幾天的時間,昂西蘭科就會拿出真正的誠意來。
  同樣的,他也需要幾天的安排來應對昂西蘭科。
  秦然可沒有天真到,認為他在和一個神靈發生了諸多的沖突后,還有和平收場的可能。
  哪怕是復生的神靈也一樣。
  對方是神靈的本質不會變。
  對方一旦脫困了,必然就是一場戰斗的開始。
  所以,秦然必須要準備一些東西。
  至少,他要創造足夠多的有利條件。
  而除去這兩個原因外,就是……
  那些被瘟疫感染的人,快要撐不住了。
  對于這些城門失火,被殃及池魚的無辜人,秦然心底有著歉意。
  在舉手之勞的范疇中,他不介意給予對方幫助。
  ……
  “醫生!醫生!”
  小女孩清脆的呼喊聲中,充斥著焦急、驚慌和恐懼。
  在她的身邊,她的母親早已陷入昏迷,臉上、手上更是出現了一塊塊青黑色的斑紋,而她的父親也在剛剛昏倒了。
  僅留下小女孩一人在原地。
  穿梭在人群中的歐普迅速的注意到了小女孩這邊糟糕的情形。
  即使是在諸多感染瘟疫的病患中,小女孩這樣的情形也是極為罕見的。
  歐普快速的走了過來。
  “孩子,別擔心,我會照顧好他們的。”
  曾在老修女那里學習到醫術的歐普安慰著女孩,聲音輕柔,面容和藹,與老修女一脈相承。
  “他們會好嗎?”
  女孩詢問道。
  “會的!”
  “我向你保證!”
  歐普用力的點了點頭,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更加的可靠。
  但是在歐普的雙眼中,卻是濃濃的擔憂。
  對未來的擔憂。
  對生命逝去的擔憂。
  他不知道那位的計劃會不會成功,但他知道,再過一會兒,這里將會出現大面積的死亡。
  瘟疫傳播的速度比他想象中的要快。
  而致命性,更是遠超他的想象。
  就算他想盡了辦法,也只能是稍微抑制一點瘟疫傳播的速度。
  治愈?
  那是不可能了。
  “孩子,來,和我到那邊去!”
  “你需要充足的睡眠,當你一覺睡醒后,你的父親和母親就會出現在你的面前。”
  歐普安慰著女孩。
  可就在話音落下的時候——
  噗!
  女孩母親手上、臉上的青黑色斑紋就這么爆裂開來。
  里面腥臭的液體四散飛濺。
  歐普一把將女孩.抱.在了.懷.中,以自己的后背阻擋著滿是瘟疫的液體。
  嗤嗤嗤!
  腐蝕出現了。
  ‘烏鴉服’在那腥臭的液體下毫無作用。
  滿是瘟疫的液體滲入了歐普背部的肌膚。
  歐普一把推開了女孩。
  “孩子,離我遠一點!”
  “來個人,照顧一下這個孩子!”
  歐普大聲的喊著,周圍的同事。
  又一個穿著‘烏鴉服’的醫生跑了過來,一把抱住了哭喊的女孩。
  “歐普,你怎么樣……”
  “別過來!”
  “我被感染了!”
  面對著攙扶自己的醫生,歐普快速的一擺手,他直接脫下了‘烏鴉服’。
  它,沒用了。
  瞬間,清爽的夜風撲面而來。
  歐普深深的吸了口氣。
  “需要用‘那個’了。”
  他這樣的說道,指了指早就準備好的火油桶。
  “歐普!”
  “事情還沒……”
  ‘烏鴉服’下傳來了女性的聲音。
  “事情比我們想象的還要糟糕!”
  “以現在的手段根本無法克制瘟疫的傳播,只剩下這一步了……將病患集中起來,我這個劊子手需要和他們一起先行了——至少,這能夠讓我們堅持更多的時間,這段時間內希望老師能夠清醒過來,只有她能夠解決這次的瘟疫了。”
  歐普打斷了對方的話語,向著火油桶走去。
  病患被集中了。
  扭開了火油桶的歐普,將火油倒在周圍后,將自己從頭到腳的淋了一遍,接著,拿起了還未點燃的火把。
  看著歐普的動作,抱著女孩的女醫生哭出了聲。
  “晨曦女神,您看到了這一切嗎?”
  “請求您憐憫歐普吧!”
  “他不應該承擔這樣的痛苦!”
  女醫生哽咽的道。
  被抱在懷中的女孩在這個時候突然的掙脫了女醫生的懷抱,沖入了火油浸濕的范圍,沖到了她的父親、母親身邊。
  對于孩子來說。
  還有什么是比父母更重要的呢。
  生死。
  對他們來說不重要。
  遠遠比不上父母。
  看著身邊爬在昏迷的父母身上哭泣的女孩,歐普點火的動作一僵。
  “神啊,您是多么的殘忍!”
  周圍的醫生、被感染瘟疫者的家屬們更是連連驚呼。
  “神啊!”
  “求您讓一切回歸正常吧!”
  “我們不希望看到地獄!”
  祈求聲此起彼伏。
  雜亂無章。
  卻又彼此一致。
  它們匯聚在一起,化為了最初的念頭:善。
  善,聚集著悲憫、仁慈。
  聚集著世間的美好。
  也讓眼前的一切看起來越發的殘忍。
  僵直的歐普最終選擇了點燃火把。
  因為,身為醫生的他很清楚,這樣做才是對的。
  “抱歉!”
  “如果有來生的話,我愿意向你賠罪!”
  歐普看著小女孩說道。
  然后,他最后一次注視著自己所在的人間。
  火把落下。
  但,大火并沒有出現。
  一道淡然的聲音傳來了——
  “地獄本就不該在人間。”
  “烈焰歸屬地獄。”
  “光,則來自人間。”
  話音落下,一束耀眼的光輝刺破了黑暗的夜空,照耀著整個圣保羅學校。
  秦然邁步,從光中走出。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