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850 瘟疫

光亮下,黑暗與混沌逐漸的散去。
  不過,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消失。
  只是停留在了光芒無法照耀到的地方。
  秦然利用強大的精神清晰的看到了這一幕。
  同樣看到的還有從心臟中流出的微光血液。
  咚、咚咚!
  每一次的心跳,他的那顆心臟上的秘法烙印都會隨之一亮。
  而被秘法烙印加持過的微光血液,立刻涌向全身。
  在這個過程中,那些停留在身軀內、細微之處的黑暗和混沌就變淡了一些,可也就是一些。
  與其龐大的基數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無疑,想要依靠一次次的心跳,來真正驅散黑暗和混沌,必然是一個曠日持久的工程。
  甚至,是根本無法做到的。
  因為,秦然已經注意到,在他的身體深處有著微光血液根本無法撼動的黑暗和混沌。
  “果然,還差得太遠了!”
  ‘內視’著身軀的秦然搖頭嘆息著。
  盡管他還不知道那些黑暗和混沌是什么,但秦然有預感,一旦這些黑暗和混沌徹底消失,對他會有天大的好處。
  這樣的預感并不是空穴來風。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晨曦騎士鍛體術】的超凡選項:【洗禮】。
  “超凡選項是【洗禮】和傳聞中的‘洗禮儀式’是不謀而合?還是本身就有著關聯?”
  秦然忍不住的想到了他所知道的‘騎士洗禮’。
  根據書籍上的描述,經歷了‘騎士洗禮’的人,都會發生脫胎換骨的變化。
  有的力量變大,有的速度變快,有的百病不侵。
  還有一些會變得擁有奇特的能力。
  而他心臟上的秘法烙印正是在【晨曦騎士鍛體術】達到超凡,出現【洗禮】選項后出現的。
  這讓秦然很難不去聯想兩者直接有什么變化。
  當然了,最終驅散那些黑暗和混沌后,他的身上會發生什么,秦然是無法得知的。
  因為,未知的事情可不會像系統一般將【洗禮】對自身的變化一一顯示出來。
  “【洗禮】加強本身的特效!”
  “騎士的專注直接+2,從4變為了6,連帶著【晨曦騎士鍛體術】原本升級的+1,才讓精神屬性獲得了強Ⅰ的評價!”
  “騎士的執念雖然消耗增加,但也能夠帶來瞬間精神等級+3的效果,對我來說相當的實用。”
  “晨曦之劍的變化是最直觀的,長度變為了20米的極強級別之上的攻擊,可惜蓄力的時間沒有變。”
  秦然的目光沿著系統給出的信息而下。
  然后,目光停留在了人物屬性欄上。
  在人物屬性欄內,原本是標注為新晉Ⅰ級的精神在達到了ZZZ+時,評價變為了強Ⅰ級。
  入階之后,也會有評價變化,這一點秦然并不意外。
  但秦然沒有想到竟然會在同一個大等級內細分。
  “也就是說,隨著屬性越強大,差別就越大嗎?”
  秦然眉頭微皺的自語著。
  這對他來說可不算是好消息。
  曾經領教過Ⅰ級敏捷傾向者的秦然,完全可以想象當出現強Ⅰ級和Ⅱ級時,會形成什么情形。
  毫無疑問,那絕對不是什么值得期待的情形。
  可更重要的是,他必然會面對這樣的敵人。
  甚至,不止一個!
  畢竟,他要面對的是‘掮客’這樣將所有牌面都隱藏起來的家伙。
  誰也無法猜到,當‘掮客’翻牌的時候,會露出什么樣的牌面了。
  所以……
  “必須要更快的強大嗎?”
  以己推人,秦然的面色變得越發凝重。
  下意識的,他看向了自己的最強屬性精神和剩余的四項屬性。
  這或許是他唯一值得慶幸的地方了。
  他的五項屬性都是主要屬性,沒有沒有次要、邊緣之分,不需要花費更多的黃金屬性點。
  但是想要提高全部五項屬性的花費,依舊是不菲的。
  短時間內,秦然是無法辦到的。
  “必須要有選擇的進行嗎?”
  秦然快速的甄別著。
  目光最終停留在了敏捷上。
  雖然體質屬性距離入階更近,但之前與‘鬼爪’克斯維爾的交戰,實在是讓秦然記憶猶新。
  對方表現出的鬼魅速度,換做除去他之外的任何一人,恐怕早已飲恨當場了。
  更何況,秦然很清楚自己在入階者面前的優勢在哪里。
  【查爾斯燃燒術】!
  而想要將【查爾斯燃燒術】發揮到最大威力,必須要有一個蓄力過程,盡管不長,但在這個時間內,依舊會遭遇到相當威脅的攻擊。
  假如是被幾個同級別的入階者圍住的話,更是糟糕透頂。
  想要突破這樣的局面,就必須要移動!
  以對方難以想象的速度移動著,同時蓄力火焰,接著給予對方致命一擊!
  考慮著種種情況,秦然腦海中的想法越發的清晰。
  但他知道,這是之后的計劃了。
  現在?
  他需要關注的并不是這些。
  清除那些窺視著晨曦教會寶藏、遺產的家伙,才是首要的任務。
  ……
  傍晚時分,更多的感染了瘟疫的民眾出現在了圣保羅學校。
  顯然,瘟疫并不像艾克說的那樣,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但更加糟糕的是,做為治療瘟疫中不可或缺的莫妮修女,竟然病倒了。
  而且,還是病入膏肓的那種。
  得到這一消息的人們,越發的惶恐了。
  雖然醫生、護校隊員極力安慰,但效果并不好。
  一些沾染了瘟疫的家屬,已經開始了低聲的抽泣。
  不過,混雜在人群中的某些別有用心的人卻是喜上眉梢。
  他們開始將一條條的信息傳遞了出去。
  包括,之前圣保羅學校內發生了一次不同尋常的震動。
  ……
  “我們的‘神子’大人迫不及待了!”
  “不僅對那位出手了,就連小教堂也沒放過!”
  接到信息的凱特利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我需要更確切的消息。”
  “至少要有人去老修女的房間和小教堂附近查看一番才行……”
  “你想要打草驚蛇嗎?”
  “現在的局面,對我們很有利,你要放棄?”
  ‘復興會’領頭者的話語還沒有說完,就被凱特利打斷了。
  對于自己的計劃有著絕對信心的凱特利語帶強調的說道:“我們現在需要的是按部就班,讓我們的人手將整個圣保羅學校包圍,然后,等待最激動人心一刻的到來——就算一切都沒有發生,我們馬上退走,又有什么損失呢?你認為誰能夠攔得住我們嗎?”
  最后一句話,說服了‘復興會’領頭者。
  對方沉吟了一下后,就點了點頭。
  很顯然,他們太自信了。
  根本不了解他們要面對的是什么。
  也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來得去不得。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