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842 謀劃

面對著從房間陰影中沖出的秦然,身材瘦小的男子雙眼圓睜。
  對方不明白,秦然是怎么繞過自己的幽靈守衛進入到房間內部的,就如同對方不明白秦然的速度為什么這么的快!
  在5項屬性中,秦然的力量、敏捷此刻已經排在了末尾的位置,但這就是對秦然而言。
  對于其他人,特別是眼前副本世界中的原住民來說,SS-級別的敏捷,真的是幾乎不可思議。
  因此,最終的結果是沒有懸念的。
  啪!
  一記手刀,準確的命中了對方的脖頸。
  對方圓睜的雙眼立刻翻白的暈倒。
  秦然一把拽住對方的脖領子,一邊向著書房內走去,一邊開始搜尋對方的貼身物品。
  如何獲得有價值的戰利品,秦然早已是駕輕就熟,僅僅是走到書房門口時,秦然就從對方的身上拿出了幾樣東西。
  不過,能夠被系統認可,卻只有兩樣。
  一個是泛著黑色光澤的金屬戒指。
  【名稱:靈魂守衛之戒】
  【類型:飾品】
  【品質:魔法】
  【屬性:幽靈守衛】
  【需求:無】
  【備注:它的工藝不復雜,但是技藝卻是傳承依舊】
  ……
  【幽靈守衛:召喚一個類游魂生物做為你的護衛,它能夠完成簡單的命令,且長時間存在,當幽靈守衛死亡時,你需要用適合的靈魂填充(可以是人類,也可以是走獸、鳥類)】
  ……
  另外一個則是一張卷軸。
  【名稱:兇靈卷軸】
  【類型:卷軸】
  【品質:魔法】
  【屬性:召喚兩只兇靈為你服務,11】
  【需求:無】
  【備注:它們并不讓人喜歡,但卻足夠好用】
  ……
  秦然毫不客氣的,將兩件物品裝入了背包,剩余的類材料之類,秦然也沒有放過。
  雖然系統沒有給予相關的屬性,但這并不代表它們沒有價值,至少,在眼前的副本世界還是很值錢的。
  拎著昏迷的對方,秦然透過開啟的房門打量著書房。
  說是書房并不準確。
  應該說是書房與實驗室的合體。
  一邊確實是有著書架、抄寫的書桌。
  另一邊則血腥多了。
  拆解出的人體、動物內臟,混雜在一個鐵盆中,而在周圍更是不缺少被拆解的‘原材料’。
  鐵盆的旁邊則放著一個架子,架子上立著一幅油畫。
  木質的邊框,畫布上畫有一把造型奢華椅子,除此之外就別無他物了。
  立刻,秦然有了幾分猜測。
  他抬腿邁步,跨過了書房門附近的一塊地板。
  這塊地板看似和其它的地板沒有任何的區別,但秦然專家級的【神秘知識】卻可以確認,在這塊地板上有著一個魔法陷阱。
  會發出警報和攻擊的那種。
  盡管房屋的主人已經被他捏在了手中,可不代表秦然想要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略微的翻看了一下書架、書桌上的書,確認只是一些基礎【神秘知識】書籍和普通書籍后,秦然的目光就看向了那幅油畫。
  當秦然細細的查看那幅畫時,秦然這才驚訝的發現,這幅油畫竟然是兩面的。
  同一個畫框,但是正反有著兩副畫。
  剛剛因為角度,秦然看到的是正面有著椅子的那張,而反面卻是一張空白泛黃的畫布。
  秦然看著雙面油畫,又一次的檢查周圍。
  這樣做無疑是十分麻煩的,可相比較丟掉小命而言,卻是好了不知道多少。
  面對神秘側的家伙,再怎么謹慎小心也不為過。
  而之后秦然的發現,則證明了這樣小心的必要性。
  從畫框上,一股淡淡植物香氣的味道鉆入了他的鼻中。
  周圍滿是內臟、尸體的環境,充斥著血腥味,如果不是細心檢查的話,這樣的味道一定會忽略。
  而忽略了這樣的味道,直接以手去觸摸畫框的話……
  秦然扯過鋪在實驗臺上的獸皮,開始擦拭邊框。
  僅僅幾下后,獸皮就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干癟了,接著,變為了好似被燒灼的紙一般,一碰就化為灰燼。
  “故意這樣布置的嗎?”
  秦然掃了一眼那個鐵盆,抬手拿起了油畫。
  【名稱:傳訊之畫】
  【類型:雜物】
  【品質:魔法】
  【屬性:傳訊】
  【需求:神秘知識(入門),傳訊魔法陣】
  【備注:從相同一張畫布上裁剪下來的兩張,本身就有著一種奇妙的聯系】
  ……
  【通訊:使用魔法陣進行對話,并且看到對方】
  ……
  “傳訊魔法陣?”
  秦然一挑眉。
  這樣的需求,頓時讓這幅【傳訊之畫】的價值大減。
  當然,秦然也不會隨手拋棄,一手拎著【傳訊之畫】,一手拎著俘虜,將整棟房間搜索了一遍,再沒有什么發現后,秦然這才離開。
  一直守在隔壁街道的約翰,在看到出現的秦然后,這才長長的出了口氣。
  示意卡爾一起上前幫忙后,這才問道:“搞定了?”
  “不夠明顯嗎?”
  秦然拎起俘虜晃了一下。
  “很明顯。”
  “我們現在返回圣保羅學校?”
  約翰問道。
  “不,我們去下一個地點。”
  秦然搖了搖頭。
  對付三個不入流的敵人,秦然可不想要拖太長的時間。
  馬車再一次的啟動了。
  多了俘虜的緣故,警長約翰和卡爾坐到了外邊,一起駕駛馬車。
  就如秦然對這些敵人不入流的評價一樣。
  剩余兩個地點內的敵人,完全沒有什么在意。
  不僅是敵人本身,還有戰利品也是一樣。
  不過,為了更多的信息,秦然還是流了活口。
  為此,警長約翰不得不再叫來一輛馬車。
  兩輛馬車分為先后的駛回了圣保羅學校,俘虜在護校隊隊員的看管下,分別關押。
  “您需要一起嗎?”
  在準備審問那個巫師前,秦然問道。
  “好的。”
  老修女猶豫了一下后,點了點頭。
  她不想要面對血腥,但有的時候,卻必須要面對。
  人生之處,在于無奈。
  這樣的話語老修女早就知道,且深有體會。
  而且是,隨著年紀越大,體會就越深。
  跟在秦然的身后,老修女走入了審訊室。
  可出乎預料的是,隨著一桶冷水的澆下,對方就自報家門了。
  “晨曦會的殘余們,快點放了我!”
  “不然的話,我們‘復興會’不會放過你們的!”
  對方一清醒就態度囂張的喊道。
  復興會?
  秦然念叨著這個陌生組織的名字。
  當然了,這不妨礙秦然幫助對方認清現實。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