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825 草包

血手會,隱蔽在城市陰影中的殺手組織。w?ww?.
  這座城市中三分之一以上的無頭兇殺案,都和這個組織有關。
  而剩下的三分之二?
  也或多或少會牽扯到這個組織。
  可即使這樣,也沒有誰能夠抓到這個組織的蛛絲馬跡。
  不論是曾經的派翠克局長,還是現任的約翰警長,都沒有做到。
  這個組織內的成員就好似會隱形一般,每一次都是那樣的來無影去無蹤。
  更加不用說是這個組織的首領了。
  最詳盡的資料記載上,連對方是男是女都沒有。
  簡單的說,根本沒有對方的資料。
  對于這一點,赫勒斯非常的得意。
  因為,誰也不會想到血手會這樣的殺手組織老大會是一位巡夜人。
  每天傍晚,他都會推著裝有燈油、梯子的板車,出現在大街小巷上,為路燈內注入煤油,點燃燈芯。
  而到了第二天清晨,他又會去熄滅燈芯。
  每一個在夜晚看到他的人,都不會起疑。
  這座城市超過一半的人都知道他這個巡夜人。
  畢竟,他已經干了二十年。
  而今天晚上,則是他最后一次進行‘巡夜’。
  今晚過后,他就會擁有足夠的、養老的金子。
  他會找一個風景秀麗的地方,無比富足的過完下半輩子。
  一想到馬上就要到來的美好生活,眼前的瓢潑大雨也變得越發可愛起來。
  赫勒斯是一個非常喜歡下雨天的人,
  不僅是因為雨天影響著人們的視線、聽力,還因為雨天可以掩蓋血腥味,讓他這樣的殺手有著足夠的時間去將現場布置的更加完美無缺。
  就好似今晚!
  誰也不會想到整個圣保羅學校會遭到襲擊。
  就如同誰也不會想到圣保羅學校內竟然藏了一部分晨曦教會的寶藏。
  甚至,就連赫勒斯這個自認為掌管著這座城市夜晚的殺手頭子,也是無意中從一個組織成員嘴中得到這個信息的。
  略微查探后,這個信息就被確認了。
  不過,查探中發現的一些事情,卻讓這位殺手頭子沒有輕舉妄動。
  而是一更加圓滑的手段來對付圣保羅學校。
  效果非常的不錯!
  雖然會損失相當一部分黃金,但剩下的對這位殺手頭子來說,也是足夠了。
  至少,他不需要和那個恐怖的完全不像是正常老人……不,是不像正常人的家伙戰斗。
  一想到那個不正常家伙的實力,自視甚高的赫勒斯都不由自主的一抖。
  但一想到,對方為了運送一部分黃金,已經遠離了這里,赫勒斯就長出了口氣。
  沒錯!
  對方是會回來!
  可等到對方回來,他早就帶著黃金消失不見了,那個時候,對方再怎么強大也是無用的。
  想到自己計劃的高明之處,殺手頭子忍不住的露出了個笑容。
  而就在這時,遠處的爆炸聲和被火光照亮的天空,讓殺手頭子心底一突,莫名的不安讓他提前發出了行動信號。
  殺手頭子身邊的路燈被點燃了。
  拔高的燈芯,充足的煤油,讓這盞路燈在雨夜中分外的明亮。
  站在梯子上的殺手頭子看著圣保羅學校方向。
  他期待著一次完美的偷襲。
  只是……
  什么都沒有發生。
  雨夜中的圣保羅學校沒有任何的變化。
  殺手頭子緊盯著學校操場邊上那座燈火通明的小教堂,希望看到他手下的身影,可人影都沒有一個。
  心底的不安越發的濃重了。
  同時,一股淡淡的,常人會下意識忽略的血腥味鉆入了他的鼻子。
  沒有猶豫的,赫勒斯快速的跳下了梯子,轉身就向事先安排好的逃跑路線沖去。
  這么多年沒有被人抓住任何蛛絲馬跡的赫勒斯,不單單是身份的掩飾、實力過人,還因為他有著常人所沒有的謹慎。
  哪怕再大的勝算,赫勒斯都會思考失敗了怎么辦。
  一輛馬車早就停在了街道的盡頭。
  里面裝著足夠的食物、水和不可缺少的貨幣。
  可還沒有等赫勒斯靠近馬車,這位殺手頭子就面色難看的停下腳步了。
  越靠近馬車,那股血腥味就越濃。
  這代表著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誰?”
  “出來!”
  赫勒斯低喝著,一副要拼命的模樣。
  但話語才剛出口,這位殺手頭子就急速的后撤,并不是轉身就跑,而是全身保持著向前的模樣,以腳尖點地的姿勢后退。
  盡管姿勢別扭,但速度卻不慢。
  特別是赫勒斯手中出現的雙槍,更是威懾力十足。
  然后……
  一股巨大的力道出現在了赫勒斯的身后。
  不斷后退的殺手頭子,猶如撞上了飛馳而來的卡車,徑直飛出了十幾米,摔落在那輛馬車跟前,再也爬不起來。
  當然了,有所控制的秦然,并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踢死對方。
  從那位維恩族人的嘴中,秦然可是清楚的了解到,眼前的赫勒斯知道更多的內幕,哪怕是那位維恩族人將晨曦寶藏的事情透露給赫勒斯的,但后續的調查,那位維恩族人可沒有參與其中。
  就連今晚的計劃,那位維恩族人也是天黑前才知道。
  按照那位維恩族人的講述,對方一開始在血手會中,也只是外圍成員之一,是在巧合下,從某位維恩伯爵直系繼承人的嘴中得知這個消息后,才被破格提拔為了組織的核心成員。
  對此,秦然不置可否。
  他相信對方是被破格提拔的,也相信對方是從某位維恩伯爵直系繼承人嘴中得到這個消息的。
  這些都不重要。
  就算是有所掩飾,對秦然來說也無所謂。
  不過,秦然不相信那位直系繼承人在維恩伯爵失蹤沒多久后就意外身亡,結果,讓一個草包繼承了伯爵之位的事實。
  所以,他打算從眼前赫勒斯的嘴中詢問更多的信息。
  秦然邁步走到了赫勒斯的跟前,抬手將對方拎起。
  嵴椎被踢斷的赫勒斯,宛如脫線的木偶一般,無力的被秦然拎在了手中。
  “放過我!”
  “我……”
  砰!
  細微的槍聲打斷了赫勒斯的話語,在秦然有意的控制下,子彈幾乎是擦著赫勒斯而過,打在了一旁的車廂上。
  看著車廂上的彈痕,毫無反抗之力的赫勒斯慌亂的大叫起來。
  “快走!”
  “快帶我走!”
  “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會告訴你!你想要什么,我都給你!”
  祈求聲中,赫勒斯完全不像是一個冷酷的殺手頭子,根本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巡夜人。
  不是演繹,而是真實。
  一開始或許只是偽裝。
  可時間長了之后,就變為了真實。
  人的習慣和人的欲.望一樣。
  都是那么的可怕。
  面對著赫勒斯的祈求,秦然充耳不聞,目光看向了槍聲傳來的方向。(。)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