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肥龍很無奈

一如既往的文字、語音開始出現——
  【單人副本進入!】
  【本次單人副本為額外進入副本!】
  【難度確認:第二次副本】
  【不合格大偵探:在世人的眼中,身為大偵探的你已經‘死’了,為了掩護友人撤退,與怪物同歸于盡,你的墓地被安放在了圣保羅學校守夜人小屋后,而化名2567的你則在進行了一段時間的旅行后,再次返回了這里……】
  【主線任務:無】
  【獲得臨時語言,離開副本時,自動消失】
  【衣物、背包、武器、物品屬性不變,外貌臨時改變,離開副本時,自動恢復】
  【檢測槍械、手雷年代不符,威力下降50%,手槍上彈速度+1秒,狙擊槍上彈速度+30秒】
  【因是額外進入,您只能挑選3件裝備、道具……】
  【判定十倍減慢冷卻卡殘余影響,你無法挑選裝備、道具!】
  (標注1:因為是額外進入副本,你只能停留12周)
  (標注2:副本不會失敗,但玩家仍然會死亡)
  (標注3:因為是額外進入副本,你不會獲得任何開啟后續副本的道具、事件)
  ……
  “第二次副本難度?”
  “按照特殊副本的方式計算嗎?”
  秦然的目光中帶著一絲惋惜。
  假如不是額外副本無法爆出裝備的話,以他現在的實力絕對可以搜刮一大筆。
  哪怕眼前的副本世界中神秘側的力量已經衰落了。
  可傳承這種東西,是不會被時間改變的。
  要知道,在【不合格大偵探】副本世界中可不單單只有晨曦教會一個神秘側勢力,就他所知道的,還有一個曾比晨曦教會強大了十倍的光明教會,那里的底蘊,可想而知!
  不過,秦然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晨曦騎士鍛體術】的進階秘術!
  至于其它?
  秦然暫時顧不上了。
  畢竟,機會只有一次!
  看著‘標注3’,秦然很清楚這也是使用【額外副本進入卷】的后遺癥之一。
  而當秦然的目光看到‘判定十倍減慢冷卻卡殘余影響,你無法挑選裝備、道具!’時,目光迅速的冷冽起來。
  殺意毫不掩飾。
  但秦然知道,此刻過多的殺意,只會影響到之后的副本世界。
  “我們的賬,慢慢算!”
  輕聲自語后,秦然習慣性的做了個深呼吸,他開始又一次調整狀態。
  很快,三分鐘一閃而過。
  熟悉的強光、失重感開始出現。
  一切恢復正常的時候,秦然已經站在了一條街道上。
  陰沉的天空下著小雨。
  街道上的人們匆匆而行。
  馬車、古董汽車更是呼嘯而過。
  濺起的積水,讓躲閃不及的行人們破口大罵,但是換來的卻是對方更快的離去。
  誰也不想要惹麻煩。
  特別是在這樣的天氣中。
  那些行人們也不例外。
  再次嘟囔了兩句,深知自己不會從那些坐車、乘車的人換來實質性的補償后,就又一次的快步前行了。
  秦然的目光越過馬路看向了對面的崗亭和崗亭后的圣保羅學校。
  崗亭內,值班的警察身軀筆直的站立,盡忠職守的阻攔著想要靠近學校的馬車、汽車。
  崗亭后,圣保羅學校在陰雨中顯得越發靜怡,而當絲絲朗讀聲傳入秦然耳中時,這樣的靜怡非但沒有被破壞,相反有了更深一層的安靜之感。
  “維恩伯爵的死被掩蓋了?”
  “還是用了某種手段?”
  運行如常的圣保羅學校,讓秦然猜測著。
  對于那個執著于黃金,最終被黃金奪去生命的貴族,秦然沒有一絲一毫的同情。
  可對方所在的家族,對這座城市的控制,秦然也沒有任何的看輕。
  身為掌控這座城市過半政要家族的族長,一旦死亡的話,帶來的影響,絕對不會小,甚至說是一場風暴也不為過。
  但眼前一切,卻告知著秦然這座城市一切正常。
  沒有什么風聲鶴唳。
  更沒有什么血雨腥風。
  仿佛那位維恩伯爵的死,就是不存在一般。
  而想要做到這一點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聯想那位老騎士的性格和作風,秦然心底出現了一些猜測。
  這些猜測讓他腳步極快的走向了圣保羅學校。
  當然,是在【潛行】的狀態下。
  不同于最初還需要注意人們的視線、光影的配合,此刻超凡級別的【潛行】,讓秦然借著一絲陰影,就好似隱身一樣,從崗亭內警察的眼皮子下溜了進去。
  圣保羅學校沒有任何的變化。
  秦然駕輕就熟的避開了那位圣保羅護校隊隊長所帶領的巡邏隊,徑直的來到了校園深處。
  小木屋沒有任何的變化,可貢蘭森并不在。
  雖然小木屋內一塵不染,顯然是有人常常打掃,可存放食物的櫥柜里卻沒有一丁點食物。
  顯然,這里已經很久沒有人居住了。
  “貢蘭森離開了?”
  這樣的想法剛一出現,就被秦然否定了。
  先不說貢蘭森是那位莫妮修女的守護騎士,單單是貢蘭森對那位修女的感情,就足以令對方不會離開。
  當然了,這一切都被貢蘭森解釋為誓言!
  但誰會信?
  只要不是瞎子就知道怎么回事。
  同樣的,也表明一定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看來維恩伯爵的死,遠沒有看起來那樣的平靜啊!”
  這是秦然唯一能夠想到的貢蘭森不在這里的理由。
  也符合他對那位老騎士性格和作風惡猜測。
  不過,他還需要知道更多的確切情況。
  而就在秦然準備去尋找莫妮修女詢問時,腳步聲響起。
  下意識的,秦然站到了陰影中。
  片刻后,一位手捧白色鮮花,上了年紀的修女出現在了秦然的視野中。
  對方腳步略顯緩慢,可沒有停留。
  徑直的走向了小屋后。
  那里有著一個墓地。
  說是墓地,其實只豎立了一個墓碑。
  ‘英勇無畏如同傻瓜一般的家伙’!
  墓碑上這樣寫著。
  很不規范,既沒有準確的名字,也沒有準確的時間,更沒有立碑人的名字。
  孤零零的墓碑放在那,看起來就和個玩笑差不多。
  可莫妮修女鄭重態度,卻讓人完全的笑不出來。
  在把鮮花放在墓前后,她就拿著抹布一點點擦拭著墓碑,然后,清掃周圍。
  一絲不茍。
  且滿是悲憫。
  “貝爾納黛的光輝會為你指明前進的路途,不要彷徨、不要無助……”
  聽著修女的祈禱聲,秦然表情復雜。
  雖然那墓碑上沒有準確的名字,但看了系統給予背景的秦然怎么會不知道那個墓碑是他的。
  而立碑人,從口氣上看,就知道是貢蘭森了。
  “實在是……”
  無法找到一個確切形容詞的秦然準備從陰影中走出來了。
  墓地、墓碑的存在已經是一個事實了,秦然無法做出什么改變,但他至少可以勸阻莫妮修女的無用功。
  不過,就在這時,一陣雜亂的腳步聲響起,讓秦然停下了動作。
  他的目光向著腳步聲傳來的方向看去。
  警長約翰正快步跑來。
  臉上帶著凝重。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