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812 詐

烈焰中,秦然的視網膜上,一條條有關殘酷殺戮的信息出現。Ω』Δ.』M
  擊殺數目,從177變為了185。
  僅僅多了8個,但所收獲的積分技能點卻是與之前的總和相差無幾。
  【積分:;技能點:215;黃金技能點:1;黃金屬性點:2】
  ……
  入階者即將入階的資深玩家的身價可不是普通玩家資深玩家能夠比擬的。
  不知不覺間,修復【艾默德的交易】所需積分就夠了。
  而且,還多出了不少。
  秦然分技能欄,并沒有更多的贊嘆。
  因為,這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不論是‘掮客’所謂的懸賞,還是那些被懸賞吸引而來的玩家。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這兩句話,秦然很早就知道。
  此刻,則有了另外的體會。
  “入階的玩家也會被吸引來,可以想象‘掮客’給我的開價足夠的高,那么……他手下的人為什么不出手?”
  “是為了隱藏什么?”
  “還是被什么事情牽制了?”
  秦然心底出現了猜測。
  在地下游戲中,積分技能點或許不能夠完全代表實力,但每一個強大的玩家都會消耗無數的積分技能點,卻是被公認的。
  所以,擁有龐大數額積分技能點的‘掮客’手下一定不缺少強大的玩家,甚至,本身的實力就極為強大。
  不然的話,對方恐怕只能躲在游戲房間內了。
  秦然可不相信所有入階的玩家都對‘掮客’的收益不動心。
  對方還能好好的出現在巨大城市內,沒有被干掉,已經說明一切了。
  “會是什么?”
  “是魔女的遺產?”
  “或是稱號副本【黎明之劍】?”
  秦然根據所掌握的信息來推測著。
  但很顯然的,他所掌握的信息太少了,根本不可能猜到‘掮客’究竟是為了什么。
  “也許應該找艾倫談談!”
  隨著對‘掮客’了解的深入,對于這位血盟的老大,秦然也越的好奇起來。
  畢竟,以對方所表現出的實力,可達不到讓‘掮客’焦頭爛額的地步。
  “還有……”
  “那個帶有惡意的入階者!”
  秦然瞇起了雙眼。
  目光在烈焰中都變得森冷起來。
  他的感知,能夠讓他清晰的分辨出剛剛離去的兩個入階者中的一個,對他的殺意。
  那是比周圍所有玩家都強烈的程度。
  周圍的人對他有著惡意,但那位入階者的惡意卻是數倍之多。
  單單說因為懸賞,可說不過去。
  必然有著什么其它的事情夾雜其中。
  至于對方是殺意濃重之類的巧合?
  抱歉,秦然從不相信巧合。
  站在烈焰中的秦然,整理著自己的思緒,直到被一陣陣呼聲所打斷——
  “2567?!”
  “2567?!”
  ……
  不光是呼聲,還有私信聲。
  當秦然回過神時,已經響成了一片。
  邁步從烈焰中走出,秦然朝著遠處沖來的無法無天一行揮了揮手。
  “這里!”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秦然是面帶笑意的。
  秦然相信這一行人是知道自己會面對什么,但在這樣的前提下,他們依舊愿意出現……
  這份人情,他記下了。
  包括之前的那次。
  兩次!
  秦然這樣的告訴自己,目光掃過眾人。
  走在最前邊,和他關系最好的無法無天。
  肩并肩走在一切的漢斯柯爾。
  與自己的貓寸步不離的‘孤僻者’萊文。
  雙持冰火長劍的拉蒙特,以及扛著【卡爾嘉之粉碎】的犀牛。
  還有身材矮小如同小學生的‘煉金術’勒梅,以及憑空懸浮的工匠。
  本就沖在最前邊的無法無天,然后,一個箭步就躥了過來。
  “你沒事吧?”
  “沒事就好!”
  仿佛是自言自語的一問一答中,沖著無法無天對秦然的擔心。
  “還不錯!”
  “就是動靜有點大了?”
  秦然半認真半開玩笑的說著。
  動靜有點大?
  所有人烈焰籠罩的街區,齊齊的翻了個白眼。
  這才算是有點大?
  那真正的鬧大,是不是要拆了整個巨大城市啊?
  其余人腹誹著。
  無法無天卻是不在意的大笑著。
  在他秦然沒事就好。
  其它?
  管他的,關他什么事。
  “提醒各位一句,那些機械執法者已經出現了!”
  戴著一個單邊眼鏡,明顯進行監視的柯爾提醒著。
  “那還等什么?”
  勒梅沖著眾人一攤手。
  “跑啊!”
  無法無天第一個喊道。
  頓時,眾人轉身就跑。
  巨大城市的規則之一,犯了錯,沒被抓住,就不算犯錯。
  這可以說是讓人又恨又愛,但這條規則讓眾人的逃跑,變成了最快樂的逃跑。
  有著柯爾出聲指揮,眾人輕而易舉的避開了機械執法者的一次次圍追堵截。
  沒有緊張,只有嬉笑。
  時不時還會傳出一陣無法無天的爆笑聲。
  哪怕再冰冷的人,也會被這樣的氣氛渲染,露出笑意。
  特別是那些本身不太冰冷,只是故作冰冷的。
  例如:工匠!
  沒有在保持漂浮狀態的工匠,邁開步子表現出了相當的度,而那細微的輕笑聲,可沒有瞞過秦然的感知。
  下意識的,秦然略帶好奇的匠一眼。
  而迎接他的則是工匠兇狠的瞪視。
  叮!
  私信隨之響起。
  工匠:鑲嵌費用漲價5o%。
  2567:我做了什么嗎?
  工匠:你在不滿嗎?
  工匠:我確定你在不滿了!
  工匠:我決定,再漲價5o%!
  2567:……
  ……
  一條條私信,秦然完全哭笑不得。
  這是他見到的最無禮的漲價。
  而且,完全是自說自話式的私信方式,如果不是秦然確定無法無天跑在前邊的話,他還以為是無法無天修改了不可能修改的昵稱在和他開玩笑。
  對于價格,秦然相當的敏感。
  他斟酌著語句,準備和工匠辯駁一番。
  要知道,他手里還有一塊特殊寶石需要對方鑒定鑲嵌的。
  哪怕現在他積分技能點充裕也不能這樣的鋪張浪費。
  可還沒等他找到適合的言語,工匠的私信就再次響起。
  工匠:騙你的。
  工匠:^.^
  ……
  信的內容和下面完全不符合工匠平日冰冷氣質的顏文字,秦然直接愣住了。
  又是一陣輕笑,工匠腳步不停的向前跑去。
  “2567快點!”
  “別掉隊!”
  “我們回酒館,今天我請客!”
  前方的無法無天大聲的喊道。
  “哦哦,好的!”
  被工匠的反差變化,沖擊到的秦然無意識的連連點頭,快步追了上去。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復制)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