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777 糟糕的開始

?“打下來!”
  被烏鴉叫聲所打斷的中年人一皺眉,然后,直接對著身邊的士兵們一揮手。
  砰砰砰!
  七八個士兵同時抬起了手中的遂發槍,對著飛來的烏鴉就是一通射擊。
  但出乎意料的是,夜空下的烏鴉卻靈活異常,不但輕松的躲過了射來的彈丸,而且還拉近了雙方的距離,宛如轟炸機俯沖一般,掠過了這些士兵的頭頂,特別是那位中年人,被烏鴉重點關照了。
  “啊!”
  “我的眼睛!”
  “眼睛!”
  慘呼聲響起,中年人捂著雙眼倒地翻滾著。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周圍的士兵們一愣。
  一些士兵下意識的去攙扶中年人。
  一些士兵則再次抬起了手中的槍,對準了空中的火鴉。
  誰也沒有注意到街頭盡頭走來的身影。
  包括,皮爾、哈羅德和科芬。
  夜風中,邁步而來的身影穩健有力,身上的披風徐徐隨風而動,兩柄巨大、造型夸張大劍,緩緩抽出了劍匣。
  下一刻——
  嗚!
  嗚嗚嗚!
  令人頭皮發麻的呼嘯聲,驟然而起。
  夜風,變得爆裂。
  披風,獵獵作響。
  但更多的卻是慘呼聲。
  秦然如虎入羊群般的沖進了完全沒有防備的士兵中,【狂妄之語】【艾莫硫斯之劍】兩柄大劍,左右橫掃,所向披靡。
  每一劍,都會將數個士兵攔腰而斷。
  每一劍,都會讓這些士兵臉色大變。
  不論是用槍桿防御抵擋,還是閃身躲避。
  在兩把巨大劍鋒之下,都是沒有任何的用處。
  呼吸間,秦然就將周圍一片的士兵清掃一空。
  鮮血橫流,殘尸遍地。
  一些還未斷氣的士兵則發出了若有若無的呻吟聲。
  眼前的一幕,耳中的呻吟,令所有士兵看向站在尸體中,散發著冰冷氣息的秦然時,目光都不自覺的帶上了恐懼,宛如看到了人間煉獄。
  可這些士兵不愧是精銳,并沒有因為這樣的恐懼而發生潰敗。
  相反,士兵中的一些隊長級人物迅速的反應過來。
  “開槍!開槍!”
  這些隊長紛紛大喊著。
  砰砰砰!
  槍聲連綿,火光閃現中,火藥形成的煙霧將周圍籠罩。
  士兵們緊張的瞪大了雙眼,他們想要盡快看到結果。
  攙扶著科芬的哈羅德、皮爾也是一樣。
  只不過,他們的緊張是完全出于對秦然的擔憂。
  秦然出現的實在是太突然了。
  哪怕是熟識秦然的哈羅德也是在這些士兵開槍前一刻才認出是秦然,連想要提醒都做不到,這些士兵就開槍了。
  “千萬不要有事!”
  哈羅德低聲祈禱著。
  雖然知道秦然面對遂發槍可以做到刀槍不入,但……那只是一支遂發槍,哪像現在這樣,至少是幾十支。
  仿佛是聽到了哈羅德的祈禱聲。
  火藥煙霧猛地翻滾起來。
  好像煙霧中誕生的兇獸,秦然從中沖出,兩柄大劍又帶起了令人心底發顫的呼嘯聲,開始了一次對敵人的收割。
  沒事?
  沒事!
  哈羅德、皮爾臉上滿是驚喜。
  周圍的士兵們則是驚駭不已。
  一些不死心的士兵掏出腰間的短柄遂發槍,再次扣動了扳機。
  砰砰砰!
  又是一陣槍聲。
  這一次,開槍的人不是很多。
  大部分的士兵都能夠清晰的看到彈丸擊打在秦然身上火星四濺、變形、彈飛的模樣。
  但這些士兵寧肯沒有看到。
  因為,他們看到的情形,在告訴著他們,他們最強大的依仗完全是不頂用的。
  仿佛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可戰勝的恐懼感,仿佛潮水一般將這些精銳淹沒了。
  身為指揮者的中年人還在捂著自己的雙眼翻滾,根本沒有發出任何有效的命令,因此,很快的,一些士兵開始逃跑了!
  而一些變得茫然不知所措,跟著跑了。
  還有一些,卻是不同!
  他們要拼死抗爭。
  當然,他們可沒有沖向秦然,而是沖向了哈羅德、皮爾和科芬三人。
  這些人只有寥寥兩三人。
  可這幾人卻沒有其它士兵的慌亂,每一個臉上雖然有著驚恐,但更多的卻是冷靜。
  正是這份冷靜讓他們知道,哈羅德、皮爾和科芬三人的重要性。
  只要抓住其中的一個……
  也許可以扭轉局面!
  這樣的念頭出現在了這幾人心中。
  不過,也就只是這樣了。
  因為,他們忘記了夜空下飛舞的火鴉。
  呼!
  呼呼!
  三枚火球幾乎是不分先后的落下,準準的砸在了沖向哈羅德三人的士兵身上,立刻,這些士兵就被火焰淹沒了。
  火焰迅速燃燒了他們的毛發、衣服,讓這幾人變成了人形火炬。
  三人翻滾在地,來回打滾,希望撲滅身上的火焰。
  可再次俯沖而下的火鴉,卻是根本不給他們這樣的機會,帶著金屬寒芒的利爪,飛快的掠過了這些人的要害。
  一陣抽搐后,這三個看似聰明的家伙,就這樣的沒有了聲息。
  而看到這一幕的士兵們跑的更快了。
  他們知道自己除了跑之外,已經沒有了其它的選擇。
  秦然并沒有追擊。
  他不是一個嗜殺的人。
  尤其是在沒有收益的前提下!
  這些對于普通人來說的精銳,對秦然來說真的不算什么,哪怕屠殺再多,也不會出現什么值得在意的道具。
  拎著【狂妄之語】【艾莫硫斯之劍】,秦然走向了哈羅德三人。
  “2567閣下!”
  年輕人興奮又欣喜異常的喊道。
  本來認為死定了,卻又出現了生機,怎么能不讓人欣喜。
  而看到秦然與那些士兵的戰斗,更是讓熱血的年輕人從心底升起了興奮之感,恨不得自己也如秦然一樣沖鋒陷陣。
  皮爾對于死里逃生也帶著一分慶幸。
  可他更多的卻是震驚。
  “一人擊潰百人……果然,不愧是傳說中的‘血脈擁有者’嗎?”
  皮爾心底連連感嘆。
  但嘴上卻不慢。
  “2567閣下,我們需要馬上離開了!”
  “請跟我來!”
  皮爾這樣的說道。
  秦然沒有反駁的跟了上去。
  他心底的疑惑,可是需要一個解釋。
  當然了,秦然沒有忘記帶上那個瞎眼、慘呼的中年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