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759 出現

五次強大級別的攻擊與一次極強級別的攻擊匯聚在一起,會是什么模樣?p即使是布局,做出這樣攻擊的秦然,都沒有見過。p所以,他只能是在大致估算后,帶著安.拉特里奇.歐肯和女騎士飛的撤離,可即使是這樣,依舊被波及到了。
  巨大的沖擊破,化作十二級的颶風,肆虐整條街道。
  烈焰形成的強光在颶風的核心噴吐著融化鋼鐵的灼熱。
  整條街道,呼吸間就被掃平了。
  核心位置更是變為了一個深十幾米,直徑百米的大坑。
  拍打在秦然身軀上的余威,讓他翻滾著摔落一旁。
  不過,就在即將落地的一刻,秦然的身軀卻是凌空翻轉。
  非但沒有狼狽的摔倒,而且還連帶著安.拉特里奇.歐肯和女騎士穩穩的放在了身后。
  “伊烏娜,請你帶著安馬上離開!”
  秦然背對著兩人,頭也沒回的說道。
  “好!”
  被從窒息中解救的女騎士沒有猶豫的一把抓住安.拉特里奇.歐肯就向遠處跑去。
  因為,戰斗的本能讓她感知到了危險!
  遠之前數倍!
  嗡!
  無形的氣勢從坑洞中驟然升起。
  空氣中傳來陣陣抖動。
  一種夾雜著血腥、尸臭和金屬的氣味開始彌漫四周。
  那道黑色的身影再次出現了。
  身處爆炸核心的‘長者’朱恩并沒有死去,而是一步一步,十分穩健的從坑洞底部,走了上來。
  黑色的袍子早已變成了襤褸,但在對方的身上卻只有些許傷痕,類似正常人摔倒后擦傷的程度。
  “不錯!”
  對方這樣的說著,抬起手就觸摸著干瘦臉頰上的傷痕。
  似乎是感受到了疼痛,這位長者一皺眉,目光就直直的盯著秦然,根本沒有理會遠去的女騎士和安.拉特里奇.歐肯。
  “剛剛那是分身?”
  ‘長者’朱恩問道。
  語氣很平常,就好像是朋友間的詢問。
  不過,秦然卻沒有回答。
  相反,在對方開口詢問的時候,他就沖向了對方,一腿踢出。
  ‘長者’朱恩強大嗎?
  強大!
  不論是秦然收集到的可靠傳聞,還是剛剛親眼所見,都在證明著對方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秦然不相信對方強大到可以在面對五次強大級別的攻擊與一次極強級別的攻擊下僅僅只是受到了皮外傷。
  而且,以資料中對方表現出的狂傲,如果真的因為某些事情和某些人受到了皮外傷的話,對方恐怕這個時候已經狂暴著將牽連其中的所有人都扒皮抽筋了,哪里會先是以氣勢壓人,接著又故作和善的詢問。
  所以,對方是在虛張聲勢!
  是在拖延時間!
  事實證明,秦然的猜測是對的。
  在秦然沖向‘長者’朱恩的時候,這位長者干瘦的面容上就浮現出了一絲猙獰,緊盯著秦然的雙眼中更是殺意沸騰。
  但是!
  對方卻后退了!
  被眼前副本世界內所有神秘側人士恐懼的‘長者’朱恩面對著秦然試探的一擊,后退了!
  秦然雙眼一瞇,眼中精光閃爍。
  對方受傷了!
  是比他想象中還要嚴重的傷!
  可這樣嚴重的傷,對方也能夠在靜止不動或者不激烈的碰撞前提下,快恢復!
  不能讓對方恢復!
  這樣的念頭浮現心底的時候,秦然的雙腿已經踢出了堪比狂風暴雨般的踢擊。
  一道道腿影,如同是大海的浪潮。
  不僅兇猛無比,還連綿不絕。
  而‘長者’朱恩則如同是暴風雨中的一葉扁舟,隨時有著傾覆的可能。
  但看似左支右絀的‘長者’朱恩卻每每在關鍵時刻躲開,似乎已經完全洞察了秦然的攻擊。
  “你認為你可以攻擊到我嗎?”
  “當我再次恢復的時候,就是你的死期!”
  “不、不,我不會讓你就這么容易死,我要讓你受盡痛苦后,恨不得去死!”
  “比如……你的小.情.人就很不錯,我要在你的面前好好的享.受.她,不單單是我,我會列舉一份特大的名單!”
  “到時候……”
  ‘長者’朱恩冷笑著,聲音中滿是猙獰。
  但這位長者的話語還沒有說完,就戛然而止了。
  連續累積的【貝西卡踢腿術】,特效【蓄力】在第四、第五次時,猛地爆了。
  盡管技能等級-1,但專家級別的【貝西卡踢腿術】依舊讓秦然再次分別獲得了力量、敏捷+3+4的判定。
  尤其是當秦然將【蛇形腿】融入其中時,剛剛險之又險的避開第四擊的‘長者’朱恩面對著更快、更狠、更詭異的第五擊時,同樣做出了又一次的閃避,可令對方沒有想到的是,本該躲過的一擊,竟然‘拐彎’了。
  嘶嘶!
  蛇的嘶鳴中,‘長者’朱恩眼睜睜的看著,本該擦身而過的一腿,卻狠狠的砸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砰!
  一聲悶響,被踢中的‘長者’朱恩連連后退。
  足足退了十幾步后,全身的毛孔就開始向外溢出了血珠,接著,這些血珠就變成了道道激射而出的血箭。
  一時間,這位長者就變成了一個人形噴泉。
  反噬!
  秦然心底恍然,可沖向對方的度卻不慢。
  他很清楚,對方看似凄慘,但即使是這樣的反噬也不是致命傷。
  不能夠給對方喘息的機會!
  帶著這樣的想法,秦然的左腿一甩而出,一道鋒銳的氣勁向著對方的脖頸切割而去。
  【腳刀】!
  鋒銳的氣勁飛的接近著長者‘朱恩’。
  但在距離這位長者還有數公分時,鋒銳的氣勁停下了。
  不單單是【腳刀】帶起的氣勁,那些噴出的血液也停下了。
  一切都變得禁止了。
  包括……秦然!
  他看著眼前的一幕,還沒有所反應的時候,就現身體一沉,一股莫大的引力出現,等他回過神時,眼前的夜晚變得越的深邃了,類似于自然,卻無法真正遮蔽視線的黑暗出現在他的周圍。
  哀嚎、慟哭聲充斥在耳中。
  一把閃亮的匕憑空,出現在了秦然面前,猶如展示自己的鋒銳般,微微晃動后,就直直的插入了秦然的腹部。
  噗!
  金屬刀刃切割血肉之軀的響聲中,無法動彈卻感受到疼痛的秦然一皺眉。
  不過,他并沒有在意這些。
  他的目光看向了黑暗中,若隱若現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