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754 混淆視聽

“獅鷲騎士勛章?”
  “該死!”
  早就聽了翠西的報告,再看到來自丹東教會的邀請后,安.拉特里奇.歐肯又一次發出了連續的咒罵。
  那件東西她聽說過,但她從沒有想過,那東西竟然還存在著。
  煩躁讓安.拉特里奇.歐肯在書桌前繞著圈子。
  她思考著應對的辦法。
  而一旁的秦然,卻是鎮靜如常的整理著自己的武器裝備,明天就是慶典游行了,以‘長者議會’的風格,在那個時候必然出手。
  一想到會面對一位接近草原王者,甚至達到草原王者那種程度,且不會有反噬的強者,秦然的心自然是緊張著。
  雖然他努力的讓自己恢復到巔峰狀態,但還是有著一定的距離。
  不說精神、感知兩項屬性還是-3和大部分技能-1的狀態,單單是裝備一項,就相差頗遠。
  哪怕有了【煉金手雷】【雷暴術】這樣的道具也是一樣。
  最簡單的,秦然現在身穿的兩件防具,一件是防御力達到較強的半身甲,另外一件是【奧林徳軟甲】。
  可就算兩者相加,也完全無法和達到極強級別防御的【卓越之鎧】相比較。
  更不用說是超越了普通等階的【狼之殘宴】了。
  假如讓他帶著他原有的裝備來面對‘長者議會’的長者,秦然是有著相當的信心干掉對方的。
  可現在?
  五成!
  這還是將對方的輕蔑、狂妄等因素都計算進去的。
  “你一點都不擔心?”
  “還是有著其它的辦法?”
  “你不要以為你一句失憶了就可以蒙混過關,如果那枚勛章真的是傳聞中的那樣,它可是會和獅鷲教會的傳承者發生共鳴的!甚至,就算是普通獅鷲教會的成員,也會讓它有所變化!”
  安.拉特里奇.歐肯突然停下了腳步,看著面帶思索的秦然,語速極快的說道。
  很顯然,自始至終安.拉特里奇.歐肯都不相信秦然是獅鷲教會的騎士、繼承者。
  “相信我,它如果真的是來自獅鷲教會,那么,它就一定會對我發出共鳴!”
  秦然抬手牽住了安.拉特里奇.歐肯的手,一臉柔和,卻又語氣堅定的說道。
  聰明的安.拉特里奇.歐肯瞬間猜到發生了什么。
  有人監視!
  盡管她選擇了她的書房,這個能夠隔絕一般人視線的地方,但總有不一樣的人是和普通人不同的。
  沒有任何的滯澀,安.拉特里奇.歐肯就配合起了秦然。
  她站到了秦然的身后,將整個人都爬在秦然的后背上,頭顱低垂的說道:“我相信你。”
  “晚上想吃什么?”
  “我這幾天一直在磨練廚藝……”
  安.拉特里奇.歐肯表現著一種信任秦然,且陷入幸福的模樣,而秦然也微笑應對,一直到安.拉特里奇.歐肯離開,秦然的臉色瞬間變得冰冷。
  “出來!”
  一聲低喝,充斥著殺意的目光看向了窗外。
  毫無動靜,似乎一切都是秦然在虛張聲勢。
  “我不想再說一次!”
  “出來!”
  秦然再次發出了一聲低喝。
  而在這次低喝聲后,窗外的空氣出現了一絲扭動。
  呼吸間那位聯邦領袖的直屬行動隊隊長顯出了身影,開窗鉆了進來。
  “夏特爾隊長,你是不是誤會了我們上次的交易?”
  “你認為我們的情分達到了可以不告而入的程度嗎?”
  話語間,秦然身上的氣息變得越發冷冽。
  “當然不是!”
  又一次感受到那徹骨寒意的夏特爾,連連擺手。
  這位隊長的心底充滿了苦笑。
  要是可以的話,這位隊長是十分不愿意見到秦然的,自從秦然劊子手的本質后,這位擔憂自己小命的隊長就已經做好了遠離秦然,哪怕有什么事也要派出下屬來交涉的決定。
  可今天發生的事情……除去他之外,根本沒有適合的人。
  一想到那位領袖的話語,這位隊長除了哭笑就是無奈。
  但他必須要表明來意。
  “2567閣下,您似乎遇到了麻煩,做為合作者,我認為我應該在這個時候幫助您一下……激活獅鷲勛章的方法,您需要嗎?”
  “當然了,我并不是懷疑您的身份,只是‘圣遺會’送來的這枚獅鷲勛章有些特殊,即使您真的是出身獅鷲教會,也無法與它發生共鳴!”
  夏特爾飛速的道明了自己的來意。
  “有些特殊?”
  “‘圣遺會’中的某些人會在這個時候使用這樣不上臺面的方法?”
  驚訝于聯邦情報網的秦然,一挑眉,可在心底卻不為所動。
  因為,他早就有了應對這次試探的方法:搶!
  秦然準備在運送獅鷲勛章的‘仲裁者’到來時,下手搶奪。
  或許會顯得魯莽。
  但有著‘長者議會’在,秦然還是有把握栽贓嫁禍的。
  而那封邀請函上表明的時間,更是讓秦然把握大增。
  至于地點?
  除去丹東教會的駐地外,根本不可能有其他的地方。
  不過,秦然不介意從對方的嘴里得到更多的消息,尤其是在對方表現出相當龐大的情報網后。
  “當然不是!”
  “恐怕‘圣遺會’的人也不知道這枚勛章有多特殊,不然,也不會拿出來了。”
  夏特爾臉上浮現了惋惜。
  “那么……你能不能告訴我,連‘圣遺會’都不知道的事情,為什么你這位聯邦領袖的麾下會知道?”
  “你千萬不要和我說,當年覆滅的獅鷲教會中還有其他人活了下來,而且還投入了你效忠者的麾下。”
  秦然好像開玩笑般揶揄著。
  可在心底,秦然卻有幾分把握,事情應該就如同他說的那樣。
  當年被二十獵犬覆滅的獅鷲教會中,真的有人活了下來,且投靠了聯邦政府。
  不然的話,無法解釋為什么聯邦的人會知道這樣隱秘的事情。
  “一切如您所說!”
  夏特爾再次苦笑的回答著。
  “這樣的秘密,你的那位大人不會無償告知我吧?”
  “我們沒有那樣的交情!”
  “而且,我不相信你說的!”
  “我需要你給我更多的證據!”
  “雖然我失憶了,可這并不代表我會允許其他人來欺騙我……尤其是像你這種準備趁火打劫的家伙!”
  秦然非常肯定的搖了搖頭,然后,看向對方的目光就越發的冷冽,絲絲夾雜著硫磺味道的混亂氣息開始在房間內出現。
  “證據?”
  “證據就是那枚特殊的獅鷲勛章,您只要按照我們的方法,就能夠讓它產生共鳴!”
  夏特爾顯然聞到了這絲硫磺氣味,眼中閃過一絲慌亂。
  關于秦然獲得了惡魔力量的事情,在下午的時候,他就得到了。
  也正是因為這個信息,讓他越發的堅定認為遠離秦然是正確的。
  小孩子都知道,惡魔是一種怎樣可怕、混亂的怪物。
  當這樣的力量和一個劊子手結合后,那真的是災難。
  “也就是說我在拿到那枚獅鷲勛章前,完全無法驗證你說的是真是假了嗎?”
  “混蛋,你是不是覺得我是白癡?”
  “還是你認為你聰明到可以欺騙我?”
  敏銳注意到對方眼中慌亂的秦然憤怒吼著。
  呼!
  惡魔的火焰猛然從秦然左手上燃起。
  在火焰出現的一瞬間,夏特爾就是一抖。
  而當秦然一把抓住了夏特爾的脖子,將對方拎起來,湊近了惡魔之炎后,夏特爾抖的就更厲害了。
  夏特爾不是不想躲。
  是……完全躲不開!
  夏特爾根本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惡魔的火焰就充斥眼前了。
  “等等!”
  “2567閣下,我認為我們可以換一個交易方式!”
  這位隊長大聲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