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751 意外的客人

“沒錯,一部分1p秦然在三位騎士的注視下,繼續的說道:“我們假設一下,如果按照‘長者議會’的計劃,‘圣遺會’的騎士被滅后,他們會怎么做?”
  “乘勝追擊!”
  “這是毋庸置疑的!”
  “那么……”
  “他們會把目標定在哪里?”
  秦然抬起頭,看向了三位面帶思索的騎士。
  大約幾秒鐘后,三位騎士互視了一眼,異口同聲道。
  “‘圣遺會’總部!”
  三位騎士對自己的老對手,實在是太了解了。
  不單單是組織構成,還有那種行事風格。
  攻打‘圣遺會’總部,對于其它神秘側組織、勢力來說是完全不可想象的事情,但對‘長者議會’來說卻是家常便飯。
  在最近十年來,就有過兩次這樣的行為。
  而在百年聯邦歷史上,更是不下十次。
  雖然沒有一次是攻破‘圣遺會’總部,但其舉動,足以讓人明白‘長者議會’是多么的瘋狂。
  特別是在成千上萬的尸體做為鋪墊下,更是驚心動魄。
  秦然在通過書籍和安拉特里奇歐肯那里得知這樣的事情后,自然會將其編入自己的計劃中。
  讓整個計劃看起來更加的‘合理’。
  秦然的目光掃過面帶驚訝的三位騎士,他知道他的第一步成功了。
  可第二步才是關鍵。
  所以,秦然沒有給三位騎士更多的考慮時間,就再次開口了。
  “沒錯,就是‘圣遺會’總部!”
  “而且,我猜測,即使是面對二十獵犬全滅的情況,‘長者議會’也不會放棄原本的目標——從準備、到動一次這樣的戰爭,在消耗了足夠人力、武力的前提下,他們是不可能放棄的,最多……”
  “稍稍的改變一下目標,將我這個意外計算進去。”
  “不知道是哪位長者會來到艾特蘭市抹去我這個意外啊?”
  “真是太讓我期待了!”
  秦然說著,臉上就浮現了一個飽含戰意的笑容。
  這個神情是學自平時不茍言笑,但對相等對手切磋、戰斗時會展露笑容的邁耶。
  秦然學習的惟妙惟肖。
  至少三位騎士并沒有懷疑秦然。
  面對著秦然的言辭,三位騎士已經被說服了。
  三人又一次對視后,都看到了彼此臉上的意動。
  那是一種面對功勛與榮譽的渴望。
  如果能夠斬殺一位‘長者議會’的長者……
  三位騎士的目光變得灼熱了。
  秦然看著三位騎士的變化,心底不由一笑。
  成功了。
  眼前的三位騎士被他的話語影響了!
  這樣一來,他至少不需要擔心獨自面對‘長者議會’的問題了。
  有著三位騎士在,‘圣遺會’派出援兵就成為了事實。
  因為,誰也無法否認,秦然說的不是事實。
  當然了,誰也無法肯定,秦然說的就是事實。
  但人心的貪婪產生的僥幸,總是會讓人們向著好的一面思考。
  哪怕眼前的三位騎士也不例外。
  他們或許對財富、權利不屑一顧。
  可是面對名聲與榮譽,卻是甘之若飴。
  “2567閣下,請允許我參加其中!”
  羅德尼第一個開口了。
  “還有我!”
  “我也要參加其中!”
  伊烏娜、丹兩人也隨后說道。
  雖然心底想要馬上答應下來,但秦然卻沒有開口,反而是眉頭微皺。
  “2567閣下,您或許只是聽聞過‘長者議會’長者們的強大,但是您對他們的了解遠不不僅可以為您提供詳細的信息,而且,更加重要的是,有我們加入的話,也可以更好的保護無辜之人!”
  “事實上,艾特蘭市太大了,我們三人也是遠遠不夠的,應該請求更多的人支援……”
  羅德尼面對著面帶猶豫的秦然,立刻展開了勸說。
  “更多的人?”
  “除非達到了騎士級別,不然來再多的人,也沒有用!”
  “你千萬別和我說是某位執掌者?”
  “不行,如果執掌者們離開‘圣遺會’總部的話,只會給‘長者議會’以可乘之機!”
  “不要忘記,來解決我的長者,只是順手而為,他們真正的目標還是‘圣遺會’!”
  秦然搖了搖頭,打斷了羅德尼的話語。
  ‘長者議會’有著六位令人望而生畏的長者。
  同樣的,做為宿敵的‘圣遺會’,也有著六位令人尊敬的執掌者。
  秦然不介意某位‘圣遺會’的執掌者出現在艾特蘭市。
  但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先不說執掌者的身份,單單是‘長者議會’長者們對執掌者們的仇恨,就讓執掌者們不敢輕舉妄動。
  或許,他這樣的小蝦米不值得‘長者議會’放棄一次戰爭的準備。
  可要是換做‘圣遺會’的執掌者們,那就不一樣了。
  秦然有把握‘長者議會’非但會放棄這次戰爭的準備,還會很干脆的出動全部長者,圍殺那個趕來支援的執掌者。
  至于強者的尊嚴?
  其他的強者也許有,但是你和一幫瘋子講尊嚴?
  真的是開玩笑了。
  但羅德尼的話,卻引起了秦然的注意。
  他相信羅德尼不會不知道現在的情況。
  而在知道的前提下,對方還提出了這樣的建議。
  那么……
  秦然心中一動。
  他想到了一些東西。
  這讓秦然心底一緊。
  不過,表面上卻是越的自然。
  “不、不,2567閣下,你誤會了!”
  不是執掌者,而是……另外一支隱秘的部隊,他們有別于我們騎士,但卻聽從執掌者的命令。”
  “他們很強大,不需要擔心!”
  羅德尼略微猶豫了一下后,這樣的說道。
  “隱秘部隊?”
  秦然故作一愣。
  “就是一些曾經的‘罪人’組成的特殊部隊,我們稱呼他們為‘仲裁者’,雖然我不喜歡他們,但不可否認,他們就如羅德尼說的那樣,非常的強大!”
  女騎士補充道。
  仲裁者!
  果然如此!
  秦然心底一震。
  在通過安拉特里奇歐肯在艾特蘭市的勢力都無法找到所謂的‘執法者’蹤跡時,秦然就做出過一個猜測:‘執法者’是否有著另外的身份?
  一個可以吸引所有人目光的身份!
  或者更加準確點說,‘仲裁者’‘執法者’隸屬于一個組織。
  只是他們的存在,卻不被人所知,人們只知道明面上的組織。
  一切就如同他猜測的那樣。
  可……
  就這樣透露出‘仲裁者’信息的三位騎士是真的把他當做自己人,無心的透露呢?
  還是一種試探?
  看無防盜用搜索引擎.來.閣),各種小說任你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