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734 亂起

一秒★小△說§網..O
  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絲麗.丹東沒有拒絕,也沒有當下給出回復。
  但秦然知道,對方已經默認了這個提議。
  因為,對方始終都是丹東的修女。
  這和對方的仁慈、憐憫沒有任何的關系,只關乎……信仰。
  而信仰,大于一切!
  目送著對方帶著那位‘圣遺會’執事的尸體遠去,秦然不動聲色的撿起自己的戰利品后,這才轉身走回了餐桌。
  桌上的牛奶、煎蛋、火腿和烤面包還保持著不錯的溫度。
  拿起醬油,點了一滴在煎蛋上,用叉子插在火腿上的秦然,十分熟練的用火腿碾破蛋黃,讓火腿充分沾滿了蛋液后,這才送入嘴中。
  新嫩的蛋液讓被爐火烤出的火腿有了別樣的柔軟。
  配合上面包的麥香和牛奶的濃郁,足夠秦然將桌上所有的食物一掃而空。
  “看到你的飲食習慣,我才更加發現,你和那些討厭的騎士們是如出一轍了!”
  清冷的聲音從秦然身后響起。
  “和騎士無關,我只是不習慣浪費食物!”
  對于突然的出聲,秦然絲毫沒有驚訝,一邊拿起餐巾擦著嘴,一邊回答著。
  “和騎士無關?”
  “那么……你和丹東教會的聯合又是什么意思?”
  二十獵犬之一的梅蘭妮轉過了桌子,來到了秦然的對面,雙手一撐桌面,以居高臨下的姿態看著秦然。
  “就如同你聽到的那樣!”
  “我希望和丹東教會聯合,獲得自己應得的!”
  秦然抬起頭,毫不退讓的與梅蘭妮對視著。
  “你那是癡心妄想!”
  “‘圣遺會’的其他成員,怎么會將到手的全力再分散出去……特別是,當那些成員體會到權利的好處時。”
  梅蘭妮冷冷的說道。
  “以往不會,但現在不同!”
  “世界樹果實的出現,打破了這個局面——那些人從來就不團結,哪怕是面對你們的時候,都會為了鏟除異己而內訌,更加不要說是現在了……要不是還無法確定世界樹果實的真假,他們恐怕早就自己打起來了!”
  秦然絲毫沒有掩飾自身對‘圣遺會’的不屑。
  而這份不屑,讓梅蘭妮臉上的冰霜稍緩。
  “所以,你是想要和我們合作?”
  她這樣的問道。
  “合作可以……世界樹果實怎么分?”
  “傳說中,吃下世界樹果實可以成為神靈,但可沒有說過,吃下半顆,或者更少會得到什么好處。”
  秦然先是點了點頭,然后,異常認真的看著對方。
  沒有世界樹果實,秦然是知道的。
  但他不能夠在態度上表現出大方到可以放棄世界樹果實。
  成神的機會都會放棄,任誰都會心生懷疑。
  “你相信真的有世界樹果實?”
  梅蘭妮反問道。
  “得了吧,請您不要裝模作樣了。”
  “我不是瞎子,也不是聾子,你昨晚的所作所為可早已經傳遍了整個艾特蘭市,如果不是真的世界樹果實,您會這樣做?”
  “還有,我一開始很不理解為什么二十獵犬之一的戴米恩會對【瑞德修女的雕像】那么的感興趣,但是昨晚世界樹果實的出現,卻讓我明白了!”
  “誰也沒有想到,曾經被你們滅掉瑪瑞林教會竟然獲得了這樣寶貴的東西!”
  “或者說……”
  “就是因為瑪瑞林獲得這樣寶貴的東西,才讓你們動手的?”
  秦然微笑的看向了對方。
  當然,這些話語已經是帶有了很明確的誤導和混淆概念的做法。
  可誰也不能否認,這些話語中的事實。
  至少,二十獵犬之一的戴米恩對【瑞德修女的雕像】有著莫大的興趣是真實的。
  哪怕僅僅是為了瑪瑞林教會的傳承。
  但這并不妨礙,秦然現在的說辭。
  “那是戰爭!”
  “如果真的知道了世界樹果實的存在,戰爭怎么可能會那么簡單的結束?”
  “而且,瑪瑞林教會如果得到了世界樹果實,為什么會保留下來,而不是選擇某人吞下?”
  梅蘭妮仿佛是質問一般的說著。
  “因為,世界樹果實只有一顆!”
  “瑪瑞林教會的風評不錯,但面對成神的誘惑,誰又能夠坦然的放棄?”
  “換個方式,假如是你們,你們會怎么做?”
  “在知情者保密下,先將世界樹果實放入某個隱秘的地方,然后再商議……可惜的是,商議結果還沒有出現,所有知情者就引來了死亡!”
  “不過,也許有某人留下了只言片語,在百年后的今天被某些人發現了,這些人開始了新的謀劃。”
  秦然緩緩的說道。
  “某些人?”
  梅蘭妮著重的問道。
  “嗯,某些人!”
  “你不覺得現在去看溫徹斯特之家的爆炸案,會覺得很有意思嗎?”
  “一群身份不同,理念不同的人,竟然能夠聚集到一個破舊的家庭旅館內,尤其是那位西米徳.歐肯,根本不可能會對艾特蘭市博物館內的那些東西感興趣,但他依舊去了,接著,遇到了死亡。”
  “除了那位哈羅德特教授外,參與的人全都死了!”
  “你猜是為什么?”
  秦然故意問道。
  “因為,世界樹果實只有一顆!”
  梅蘭妮深吸了口氣道。
  “是啊,世界樹果實只有一顆,人多就不好分了!”
  秦然再次點了點頭。
  “那么……你呢!”
  “失憶的你,又是扮演了什么樣的角色?”
  “你都說了,溫徹斯特之家爆炸案不是那么簡單,出現在那里的你,又是為了什么?”
  梅蘭妮雙眼炯炯的看著秦然,一字一句的問道。
  “我當然是為了世界樹果實!”
  秦然非常肯定的回答著。
  然后,他又一次的抬起頭,看著餐桌對面擁有白金色長發與相同色澤雙瞳的獵犬,繼續的說道:“可以預見,我也是某些人之一,甚至,是那位得利者計劃中重要的一部分,沒有失憶的我來吸引注意力,混淆一切的話,他怎么會那么順利的拿到世界樹果實?當然,也可以證實,我的失憶是對方搞的鬼,而不是什么撞擊!”
  “從之前來看,對方的算計很不錯,我很好的完成著對方的計劃,將整個艾特蘭市搞的一團糟”
  “一切都如同對方的預料,除了……”
  “我這個對方布置下的棋子,遇到了對方布置下的另外一枚棋子:哈羅德特教授!”
  “我們兩個人的戰斗和我的一些發現,讓對方不得不加快步調了,甚至,不惜暴露出某部分信息來。”
  “因為,對方知道,丹東教會一定會將那晚的事情告知‘圣遺會’,而‘圣遺會’可不是對方能夠抗衡的,所以,對方需要更多的幫手,例如你們,還有諸多神秘側人士。”
  秦然的語氣中帶著些許的懊惱。
  很優秀的表現出一個被利用者的模樣。
  “那家伙是誰?”
  梅蘭妮下意識的追問著。
  不過,話才出口,梅蘭妮就發現了自己的錯誤。
  如果秦然知道對方是誰的話,又怎么可能會坐在這里,和她說這么多?
  “如果你得知了更多,你可以去這里找我。”
  報出一個地址,梅蘭妮匆匆離去。
  確認對方是真正的離開后,秦然從餐桌旁站了起來。
  對于成功的欺騙‘圣遺會’和‘長者議會’他并沒有什么欣喜。
  更加不會出現得意。
  秦然很清楚,他只是利用了信息的不對稱,暫時瞞住了‘圣遺會’和‘長者議會’。
  想要真正的讓雙方深信不疑。
  還需要再加一把火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