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731 毫不留情

在秦然的視網膜上,文字不斷顯現——p【觸發特殊事件‘自立為王’?p【是否加入其中?】p【根據實際觸發情況,您將自動加入到安.拉特里奇.歐肯陣營!】
  ……
  當秦然給予了肯定的回答后,信息立刻豐富起來。?八一中文網?W?W?W㈧.?8㈧1?Z?W㈧.㈠C㈠O?M
  【自立為王:誰也不甘心成為傀儡,即使她被有意的訓練成為傀儡,但對自由的渴望,足以打破以往的枷鎖——安.拉特里奇.歐肯就是這樣!但她現在孤立無援,不僅需要面對聯邦的制裁,還要面對‘長者議會’和‘圣遺會’的吞噬,她此刻危機重重……】
  【選擇幫助安.拉特里奇.歐肯的你,需要確保對方存活到艾特蘭市慶典大游行后。】
  (標注:根據事件中的表現,你將減少不等的時間)
  ……
  “艾特蘭市慶典大游行!”
  “還有一周嗎?”
  秦然一瞇雙眼。
  他雖然不是眼前副本世界的原住民,但對于這個慶典大游行卻是知道的。
  市區內商鋪的喜慶布置,足以讓敏銳的秦然覺慶典大游行的到來。
  秦然的目光看到‘一周’的時間標注,心底略微沉吟,徑直開口問道:“你的布置是什么?”
  一周的時間補償,但卻足夠讓想要安.拉特里奇.歐肯死的人,出手無數次了。
  而安.拉特里奇.歐肯可不是什么坐以待斃的人,以他對這位女士的了解,對方哪怕是面對絕境,也絕對會有一番布置。
  就算無法在死中求活,也會讓那些下死手的人不好過。
  “感謝你提供的幫助!”
  “不單單是剛剛,還有……之前的!”
  安.拉特里奇.歐肯很誠懇的說著。
  含糊其辭的語句,并沒有讓秦然費解。
  相反,秦然馬上想到了什么。
  “聰明、強大的男人,總是讓人身不由己吶!”
  安.拉特里奇.歐肯看著秦然臉上的神情,不由輕笑起來,再一次的,這位女士故態萌的向著秦然靠了過來。
  這一次……
  秦然依舊選擇了躲閃。
  然后,以嚴肅認真的目光看著對方。
  “將你的計劃說出來!最詳細的那種!”
  秦然的話語中帶著不容反駁。
  他很清楚安.拉特里奇.歐肯想要干什么。
  眼前的艾特蘭市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普通人眼中自然是溫徹斯特之家的爆炸案和新任的市長選舉。
  但在艾特蘭市神秘側的眼中,只有一件:哈羅德特展現的力量,以及由這些力量而引出的神話傳說物品。
  雖然大部分人將信將疑,但心底的貪婪卻吸引了不知道多少人前來艾特蘭市。
  而這些事情,全部和他有關!
  安.拉特里奇.歐肯為什么會在這些毫不相關的事情上感謝他?
  因為,這位女士想要徹底將水攪渾,她想要將聯邦也拉下水,最好是讓‘長者議會’‘圣遺會’和聯邦大戰一場。
  這對計劃著在‘長者議會’和‘圣遺會’間左右逢源的秦然來說,必然是有著影響的。
  但,何嘗不是一次機會!
  安.拉特里奇.歐肯想要把水攪渾。
  對他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水越渾,摸魚也就更容易!
  至于質問、埋怨安.拉特里奇.歐肯為什么不事前通知他?
  秦然沒有那么的幼稚。
  之前的他們雖然是合作關系,但更多的是各取所需后的提防,遠不像現在一般的站在了同一個陣營中。
  當然了,為了更多的可信,一些手段還是必須的。
  “在你告知我,你的詳細計劃前,你可以和我簽訂一份契約——這對我們兩人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秦然補充道。
  “很務實的做法。”
  “就是這樣的你,讓我難以自拔的陷入其中啊!”
  安.拉特里奇.歐肯不知是真,還是假的說道。
  “嗯。”
  “我想契約的第一條就是:你需要用‘正常’的態度來面對我。”
  秦然點了點頭,強調著‘正常’一詞。
  “難道我不正常嗎?”
  安.拉特里奇.歐肯微笑的靠近著秦然。
  很小心、謹慎的那種。
  在距離秦然不足兩步時,安.拉特里奇.歐肯作勢要撲向秦然,但卻是一把扯下了自己的晚禮服。
  根本不會被安.拉特里奇.歐肯假動作所欺騙的秦然一怔。
  顯然,秦然沒有預料到這一幕。
  帶著計謀得逞的笑聲,安.拉特里奇.歐肯沖向了秦然。
  不過,這位女士還是低估了秦然的反應。
  就在安.拉特里奇.歐肯即將碰到秦然時,秦然腳步一錯,不僅又一次的躲開了對方的投懷送抱,還讓措不及防的對方要摔倒在地。
  “啊!”
  看著越來越近的地毯,安.拉特里奇.歐肯下意識的護住了自己的臉,并且,出了急促的叫聲。
  然后,疼痛并沒有降臨。
  一陣天旋地轉后,她現自己已經坐在了椅子中。
  安.拉特里奇.歐肯睜開眼,放下雙臂,看著站在椅子前的秦然,臉上的驚慌早已不知所蹤。
  她微微調整姿勢,擺出了一個誘人的姿勢后,笑問道:“你喜歡我這樣……在椅子上?”
  “我有些陌生,不由你來主導?”
  說著,安.拉特里奇.歐肯雙手一撐椅背,就半跪在了椅子上,身體前傾的向著秦然吻去。
  可惜的是,秦然轉身就走。
  “我建議你還是學習一下廚藝吧!”
  腳步不停,這樣的話語傳入了安.拉特里奇.歐肯的耳中。
  令這位女士略帶惱怒的一皺眉。
  但很快的,這位女士就出了一聲輕笑。
  笑聲意味不明,卻足夠悅耳動聽。
  看著秦然漸行漸遠的背影,安.拉特里奇.歐肯大聲的問道:“廚藝也應要加入契約中嗎?”
  “隨你。”
  秦然這樣的回答著。
  ……
  之后的數天里,秦然如影隨形的跟著安.拉特里奇.歐肯出席艾特蘭市的各種活動,或明或暗的解決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機。
  讓人們迅的認識了這位市長的貼身保鏢。
  同時,也讓人們越的同情、認可了安.拉特里奇.歐肯這位新市長。
  不要懷疑一個女人的演技。
  特別是漂亮的女人!
  那真的是天生的演員。
  秦然默默注視著安.拉特里奇.歐肯一點點的完成著輿論的導向,快刀斬亂麻的將整個艾特蘭市控制在了自己的手中后,期待著馬上開場的大戲。
  夜晚的艾特蘭市又一次的進入了特殊的喧囂中。
  靠近艾特蘭市圖書館附近的街區,則是早已經安靜下來。
  突然——
  一道異彩紛呈的光芒沖天而起。
  夜幕下,一棵頂天立地的大樹驟然而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