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727 來者不善

艾特蘭市郊洲際公路上,一支車隊快正馬力全開的急速而行。p居中的車子內,一個身材壯碩,面頰鼓起,顴骨高聳,頗具威嚴的中年男子抬手接過了幕僚遞來的雪茄。
  精心烤制,略沾酒液的雪茄,在中年男子的吞吐下,煙霧迅充斥在整個車廂內。
  夾雜著酒味的煙霧,令中年男子愜意的靠在了車座中。
  他微瞇著雙眼,似乎是漫不經心的開口道。
  “那個女人還不愿意屈服?”
  “她最近正春風得意,變得有些忘乎所以了。”
  幕僚一邊說著,一邊拿起了煙灰缸,以幾乎半跪的方式蹲在了中年人的面前,看著中年人將煙灰彈落后,這才繼續的說道:“她主要的依靠就是邁耶,還有那個突然冒出來的2567。”
  “邁耶,我們已經調查過了,這個格斗家只是因為約定而在一定范圍內保護著安.拉特里奇.歐肯罷了,我們只要不傷害對方,就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至于那個2567?”
  “他可有趣多了!”
  “在西米徳.歐肯被炸死的地方,2567很不幸的被波及了,人沒有受到什么傷,但卻失憶了,基本上可以肯定他的失憶是真的,不過,我們在調查2567的身份時,現了一些有趣的東西。”
  幕僚一手捧著煙灰缸,一手從座位上拿起了公文包,掏出了早就準備好的文件,遞到了中年人的面前。
  中年人順手接過,卻沒有打開,而是放在了一邊。
  早就熟知中年人習慣的幕僚,不以為意。
  他繼續說道:“這位2567先生在沒有失憶前,表現平平,和一般薄有資產的年輕人沒有什么兩樣,以旅行者、冒險家自居,實際上就是無所事事!但失憶后,卻表現出了強大的槍術、格斗能力,還有一些騎士才能夠使用的力量,槍術、格斗能力是可以學習的,但是騎士的力量卻是傳承。”
  “所以,按照2567的年齡,我們搜索了最近2o年中,消失的教會騎士,大約有五個人選,而在將2567擅長踢腿術,槍術為特點的話,人選只剩下了一個:‘鷲騎士’德爾科博!更加巧合的是,那位‘鷲騎士’德爾科博最后出現的地方就是瑪塔姆洲的西麗迪,2567的家鄉就在那里。”
  “我認為在獅鷲教會的修女、神父、主祭全部戰死后,這位身患重傷、命不久矣的‘鷲騎士’徹底的放棄了復興獅鷲教會的想法,轉而隱居在瑪塔姆洲的西麗迪,等待死亡的降臨!恰好的現了當時表現出相當天賦的2567,也許是心底的不甘,讓這位‘鷲騎士’臨死前,訓練、教導了2567。”
  “當然,獅鷲教會的核心傳承,2567并沒有掌握——也許是時間來不及,又或許是2567沒有通過‘鷲騎士’的考驗。”
  說到這,幕僚略顯嫉妒卻又鄙夷的一撇嘴。
  嫉妒是因為秦然這種平民竟然接觸到了令人羨慕不已的教會傳承。
  鄙夷則是因為秦然得到這樣機會卻不珍惜,真的是暴殄天物。
  如果換做是他?
  以他的聰明才智,不僅要獲得獅鷲教會的傳承秘術,連傳承之物也可以搞到手。
  這些念頭在幕僚心中轉動著。
  不過,嘴上卻沒有停下。
  “我們在西麗迪的墓園里找到了2567家族的墓地,除去2567的父母、祖父母等之外,還有一座沒有標記姓名的墳墓,我們的人打開驗尸后,確認就是‘鷲騎士’的尸體,身上的傷痕與當年戰斗記錄中留下的一致,隨身的陪葬品中也找到了獅鷲教會的徽章,可惜的是‘鷲騎士’的盔甲、佩劍,不知所蹤。”
  幕僚的臉上浮現了濃濃的遺憾。
  當年獅鷲教會中,鼎鼎大名的‘鷲騎士’所使用的盔甲、武器,可不是簡單的東西,至少都是傳承級別的。
  中年男子掃了一眼自己的幕僚,就再次自顧自的吸起了雪茄,沒有更多的話語。
  既沒有對自己幕僚的話語給予評價,更沒有對話語中的秦然有什么追問。
  似乎在他看來,秦然就是不值一提的。
  哪怕牽扯到了曾經輝煌一時的獅鷲教會和威名赫赫的‘鷲騎士’。
  同樣的,那位講述一切的幕僚在遺憾消退后,就專心致志的為眼前中年男子端著煙灰缸。
  仿佛,這才是他的本職工作。
  至于剛剛的講述?
  則猶如是飯前笑話一般。
  車隊繼續的行駛,一直到歐肯莊園時,才放緩了度,由莊園的保鏢們指引著來到了莊園的門前。
  “裝模作樣!”
  幕僚掃視著周圍的保鏢、電子探頭,這樣的評價著。
  而在中年男子沒有阻攔后,評價很快就變成了恥笑。
  在這位幕僚看來,歐肯莊園的這種布局,簡直就是對莊園本身的一種侮辱。
  用這么多無用的東西遮擋著莊園本該有的雄偉,完全就是鄉下人的做法。
  當然了,在看到安.拉特里奇.歐肯時,這位幕僚雙眼一亮。
  那種亮光就好似是餓狼看到了肉。
  不過,很快的就隱沒了。
  因為,他知道,就算一切順利,眼前的女人也不會有他的份。
  他只是一個幕僚。
  可不是他所服務的那位大人,猶他州的州長:德布羅。
  幕僚一側身,恭敬的迎接著,中年男子下車。
  而站在遠處的安.拉特里奇.歐肯更是帶著艾特蘭市大部分的高層,以最為隆重的方式迎接上來。
  安.拉特里奇.歐肯本人更是精心打扮。
  黑色的晚禮服,既不失她寡婦的身份,卻又露出了她精致白皙的鎖骨,襯托著令人神魂顛倒的容顏,讓周圍的燈火都變得黯然失色了。
  “晚上好,德布羅州長。”
  “歡迎您參加我的就職晚宴。”
  安.拉特里奇.歐肯一手捏著裙角,一手放在胸.腹間,略微彎腰。
  行了一個戰后才開始出現的女士新禮。
  拋棄了以往的繁復,多了一絲簡練,由剛剛成為市長的安.拉特里奇.歐肯來做,更是恰到好處。
  但所有人都能夠看出,那位州長根本是無視安.拉特里奇.歐肯,目光只是打量著歐肯莊園。
  “西米徳.歐肯的莊園嗎?”
  “不錯。”
  說著,德布羅就繞過了安.拉特里奇.歐肯,向著莊園內走去。
  安.拉特里奇.歐肯身體一僵,精心打扮過的妝容也難掩這位女士的憤怒。
  周圍一同隨行的艾特蘭市高層們更是不知所措,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終的目光又放在了安.拉特里奇.歐肯的身上。
  只不過,這些目光中,卻夾雜著幸災樂禍。
  跟在德布羅身后的幕僚,掃過周圍艾特蘭市高層們的目光,又看了看自己所服務大人的神情,立刻出了一聲輕笑。
  “歐肯女士,我……”
  轟隆!
  更加刻薄、惡毒的話語剛準備出口,一聲似炸雷似爆破的巨響傳來。
  不僅讓那位幕僚完全閉嘴,而且還讓對方面帶驚慌。
  尤其是,當不遠處的莊園內某處建筑冒出了沖天火光時,這位幕僚更是瞪大了雙眼。
  因為,一道閃爍著白色光芒的人影正在火光中若隱若現。
  眼前的畫面與某些記錄中的畫面瞬間重合,在幕僚腦海中閃現。
  “‘鷲騎士’!”
  做多了虧心事的幕僚一聲驚呼,整個人就被嚇得坐倒在地。
  本該龍行虎步的德布羅也是全身一顫,他的雙眼死死的盯著火光中充斥著圣潔光輝的人影,臉色接連數變,腳步卻是不自覺的停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