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704 渾水摸魚

黯淡的封皮,也不能阻擋秦然看向這本書籍時眼中亮起的光彩。p因為,秦然很清楚,這本書擺放的位置,決定了它本身的價值要高于周圍三件綻放著金橙兩色光芒的道具。
  而在瑪瑞林教會遺產中只有一件東西,有著這樣的價值!
  傳承!
  記載著瑪瑞林教會諸多隱秘知識的傳承!
  雖然對秦然這樣的玩家來說,能夠立刻使用的道具、技能書更有價值,但這并不妨礙秦然小心的將這本書收好。
  一個教會的傳承,即使是再小的教會,也必然有著過人之處。
  將書籍收好后,秦然的目光看向了三件道具。
  散著金色光芒的卷軸和兩枚帶有橙色光芒的戒指。
  【名稱:瑪瑞林祈愿術】
  【類型:卷軸】
  【品質:傳說】
  【屬性:祈愿:11(在極小范圍內,你所想的就是會生的)】
  【特效:無】
  【需求:無】
  【是否可帶出該副本:是】
  【備注:它不可能讓你做到心想事成,你需要更加準確的明白你需要什么,才能夠讓它揮出自己應有的力量】
  ……
  “瑪瑞林祈愿術?”
  在看到卷軸后,秦然的面容就變得奇怪起來。
  祈愿術,他知道。
  甚至是如雷貫耳。
  在那位‘地上之神’妮凱蕾的書房中,有著一本名為《奇跡之術——祈愿術》的書籍。
  秦然當時出于好奇翻開了這本書籍后,就十分認真的閱讀了這本書籍。
  不單單是因為‘祈愿術’這個奇跡之術的范疇是神靈,還因為這個奇跡之術本身的效果:將不可能變為可能!
  簡單的說,就是可以讓白天變為夜晚,讓沙漠變為湖泊,讓大海變為6地。
  種種的不可能,在‘祈愿術’下都能夠化為可能。
  所以,它才被稱之為奇跡之術。
  可惜的是,《奇跡之術——祈愿術》的書籍中,只是介紹了‘祈愿術’的效果,而沒有任何施展的過程。
  連一絲一毫都沒有提過!
  如果不是妮凱蕾親口承認,‘祈愿術’這種奇跡之術的存在,秦然甚至會以為,那就是寫書人的囈語。
  至于更多的?
  那位‘地上之神’閉口不言。
  秦然也無法得知更多。
  但是,眼前的【瑪瑞林祈愿術】,卻讓秦然有了更多的猜測。
  “在極小范圍內,我所想的就是會生的?”
  “這個范圍是什么?”
  “或者說,能夠達到什么力量程度?”
  “是否可以影響到入階的程度?”
  “雖然入階高了傳說一級,但傳說級別一次性消耗物品,明顯要高于普通的傳說物品……按照這樣的推測,想要影響到入階,也不是沒有可能!”
  秦然心底想著,整個人就顫栗起來。
  不需要太高級別!
  只要能夠影響到類似‘草原王者’一般的戰斗,他就會獲得一次難得的豐收。
  呼呼呼!
  想到豐收而情緒激動起來的秦然,再次做了幾個深呼吸后,才平復了情緒,極為鄭重的將【瑪瑞林祈愿術】放入了身后的背包,秦然這才查看著另外兩件物品。
  【名稱:庇護之戒】
  【類型:飾品】
  【品質:稀有】
  【攻擊力:無】
  【防御力:無】
  【屬性:庇護力場:22;庇護結界:11】
  【特效:無】
  【需求:無】
  【備注:這是一件不可逆的消耗物品,請慎重使用】
  ……
  【庇護力場:以你為圓心,產生一道半徑5米,判定為強大級別的防御力場,可隨著你移動而移動,持續6o秒】
  【庇護結界:以你的心意為準,產生一個半徑25米,判定為極強級別的防御結界,不可移動,對負能量生物有著極強的排斥,持續3o秒】
  ……
  【名稱:祝福之戒】
  【類型:飾品】
  【品質:稀有】
  【攻擊力:無】
  【防御力:無】
  【屬性:治愈之光:22;復生之光:11】
  【特效:無】
  【需求:無】
  【備注:這是一件不可逆的消耗物品,請慎重使用】
  ……
  【治愈之光:從你的手中射出一道可連續跳躍3次的治愈光芒,按照跳躍順序,分別治愈己方高等傷害、中等傷害、輕微傷害】
  【復生之光:以你為圓心,半徑3米內的己方全部受到一次致命傷害的恢復】
  ……
  “該說不愧是瑪瑞林教會嗎?”
  看著【庇護之戒】和【祝福之戒】,秦然不由感嘆著。
  在他所知的信息中,瑪瑞林教會本身就是一個宣揚和平的教會,并以救助疾病苦難的窮人為己任。
  那位瑞德修女更是培養出了不少真正的醫生、護士。
  也因此才會有了所謂的圣瑞徳醫院。
  或者說,圣瑞徳醫院存在的本身就是為了紀念那位修女。
  哪怕瑪瑞林教會已經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中,但圣瑞徳醫院和瑞德修女卻依舊被人們記在了心底。
  “死亡并不會帶走你的功績,因為,它本身的光輝,足以穿透死亡的帳幕……”
  秦然看著瑞德修女的雕像,嘴中輕吟起來。
  這是秦然在翻閱記錄有關瑪瑞林教會時看到的一句描述,當時無意識的記在了心底,在此刻卻是有感而,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想法。
  可就在秦然輕吟聲落下后——
  “你愿意繼承我的意志嗎?”
  仁慈、平和的響聲中,那道給予了秦然地圖的瑞德修女幻影就從雕像上顯現出來。
  不同于之前的玄幻!
  這一次的幻影幾近真實!
  要不是腿部以下逐漸黯淡的話,完全就是瑞德修女復活了一般。
  秦然身形急后退。
  幻影顯而易見的不同,讓秦然心中變得無比警惕。
  他雙目緊盯著眼前的幻影,左手已經摸出了【拷問者小刀】。
  修女的幻影低下頭看著秦然手中的武器。
  接著,它如同真人一般嘆息著。
  “充斥怨恨與哀嚎的武器……”
  “你不是瑪瑞林的修士?”
  “還是……瑪瑞林也變得腐朽了?”
  幻影詢問道。
  秦然則是眉頭一皺。
  他該怎么回答?
  是誠實?
  還是欺騙?
  又或者是……
  等等!
  思考中的秦然猛地想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