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695 真正的目的

“特瑞沙你在說什么?”p秦然一臉迷惑,神情不解的看著女警長。p整個過程沒有絲毫的停頓,更加沒有露出一丁點的驚訝。p早在發現唐娜有貓膩的時候,秦然就猜到了對方一定會給他制造一些麻煩,不論是出于報復,還是為了事后拖住他的腳步,對方都會這樣做。
  而還有誰是比特瑞沙更適合呢?
  首先,特瑞沙不是神秘側人士,不會對對方造成真正意義上的麻煩。
  其次,特瑞沙有著警長的身份,足以調動普通人的力量,令他焦頭爛額。
  最后,也是最為重要的一點:特瑞沙和他有著較為親密的關系。
  不管這種親密關系是真是假,在對方的眼中,他這樣做必然有著自己的打算,而對方就是要破壞他的打算。
  所以,對于眼前的一幕,秦然是早有預料的。
  特別是,當他對特瑞沙有著一定了解的時候。
  女警長不僅脾氣暴躁,而且還深深懂得‘突襲’的重要性,是一個既富有正義之心,又經驗豐富,懂得如何讓自己‘收獲’的人。
  秦然了解女警長。
  女警長也了解秦然。
  至少,女警長是這樣認為的。
  她看著秦然不似作假的迷惑,眉頭微皺。
  “有人給我留言,說你才是溫徹斯特之家的新老板!”
  女警長這樣的說道。
  “有人給你留言?”
  “是誰?”
  秦然表現出了一絲驚訝和凝重。
  “怎么?”
  看著秦然表情的女警長下意識的問道。
  “在追查溫徹斯特之家爆炸案的這幾天,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我為什么要去溫徹斯特之家?”
  “以我這幾天表現出的習慣和你調查到的身價,是不可能去那種廉價的家庭式酒店。”
  “而且,我的觀察力、身手、槍術,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
  秦然回答著,早就準備好的答案。
  “你是說……”
  女警長的眉頭已經完全的皺在了一起。
  她的心底出現了某種猜測。
  “我應該是發現了某種不對勁的地方,才會去那里!而更可能的則是……我被人引到了那里!”
  秦然說道。
  “有人想要謀殺你?!”
  女警長說出了她的猜測。
  “不可能是簡單的謀殺,溫徹斯特之家中死了五個人,我們已經知道了其中四個人的身份市長候選人西米。歐肯,這位大人物的司機、保鏢托尼塔,大學教授哈羅德特,還有‘豺狼’帕尼的手下魯德爾,那么……最后一具尸體會是誰?”
  “或者,我換一種說法,其余的四個死者,都是有著各自的目的前往那里的,那位‘無名氏’也不例外,我們暫且這樣的稱唿他!”
  “再回到我之前的假設上,我是被人引到溫徹斯特之家的,而按照我的生活軌跡,我和其它四人不太可能有著交集,所以,‘無名氏’的存在,就是為了吸引我過去的!甚至‘無名氏’的存在,會對我產生某種不好的影響,因為,只有這樣,那個神秘的家伙才認為有把握能夠干掉我!”
  “從這個方面推斷,‘無名氏’應該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人才對……雖然,我現在忘了他。”
  說到這,秦然苦笑了一聲。
  “抱歉。”
  女警長脾氣暴躁,但卻不是不近人情,聽到秦然的分析后,女警長的臉上浮現了一絲歉意。
  不過,很快的就嚴肅起來。
  “為了干掉你一人,不僅提前布局,而且殺掉了在場所有的人,包括那個對你極為重要的人……對方看起來非常自信能夠干掉你,只是這樣會不會太大費周章了?挑選一個無人的郊外、廢棄的工廠應該更加的合適,要知道,這里面可有著西米。歐肯這樣的大人物!”
  女警長輕聲呢喃起來。
  “所以,我才說這不是一件簡單的謀殺案!”
  “拋開炫耀的成分,任何的犯罪者都希望案件沒有影響,快點結束,而這個神秘的家伙卻反其道而行之,但又沒有表現出任何炫耀的意思,這一點絕對不符合常理,因此,只剩下了一個可能:那家伙是想讓某些人知道這起謀殺案!”
  “連帶干掉我在內,都是那家伙想要達到這個目的的手段!”
  “可我現在沒有死,那家伙的某一環出現了破綻,他需要補救能夠告訴我那個家伙是誰了嗎?”
  秦然并沒有盲目的說出‘假死脫身’這樣的假設。
  事實上,身為一個‘被設計的人’,能夠得出以上的結論,已經足夠的多了。
  再多,只會引起不必要的懷疑。
  人,總是多疑的。
  卻也是自負的。
  他們相信其他人所說的流言蜚語,卻不會相信真正的事實,只會選擇性的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部分。
  而秦然需要的就是,引出更多的流言蜚語,攪亂原本的‘事實’!
  按照他所了解到的信息,秦然有相當的把握那個‘無名氏’應該和身為‘仲裁者’的‘他’有著某些極為相像的地方才對。
  甚至是……決定性的證據!
  例如:那顆被替換的心臟!
  只有這樣,才能夠擺脫組織‘執法者’的追殺。
  ‘他’死了,一了百了。
  如果真正的他沒有出現的話,這樣的計劃自然有相當的把握獲得成功,身為‘仲裁者’的他,不可能對那顆鉗制‘他’的心臟再有任何的興趣。
  可他出現了。
  他不一樣!
  他對那顆被替換的心臟無比的在意。
  只是,他卻不能輕舉妄動,除非他想將自己徹底的暴露在那些‘執法者’的視線下。
  秦然從沒有懷疑過,那些‘執法者’的能力。
  雖然身為‘仲裁者’的他,為了順利脫身,必然會留下種種迷惑的線索,讓追查‘他’的‘執法者’查到‘無名氏’身上,并將‘無名氏’當做是‘他’,但這不是一個簡單的過程。
  那些‘執法者’必然會小心的求證。
  其中,那些無故靠近‘無名氏’的人,自然是調查的重中之重。
  因此,秦然需要一個借口。
  而為了讓這個借口變得冠冕堂皇,不怕人求證的借口。
  秦然不得不向女警長撒謊,并故意誤導對方的調查方向。
  看著思考中的女警長,秦然心底默默說了聲抱歉。
  “唐娜!”
  “我調查到那個留言來自唐娜酒吧,當我想要去唐娜酒吧時,唐娜酒吧卻發生了爆炸……我的腦海中浮現的只有殺人滅口一詞,然后,我被沖昏了頭腦!所以,抱歉,我不該這樣懷疑一個幫助過我的人。”
  女警長再次道歉著。
  “沒關系的,實在是那個家伙太狡猾了!”
  女警長再次的道歉,讓秦然勐然間多了一股負罪感。
  不過,想到自己主線任務失敗的下場,秦然強壓下了這股負罪感,而是面帶猶豫的說道。
  “特瑞沙,我能夠看看那位‘無名氏’嗎?”
  “雖然我不記得他了,但我想我應該向他道別。”
  看著面帶猶豫的秦然,女警長思考了一會兒。
  最終,點了點頭。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