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670 隱瞞

如刀鋒般的異樣感出現的時候,秦然就知道被現了。??八?一中文?W㈧W?W?.㈠8?1?Z?W.COM
  畢竟,只是無雙級別的【潛行】,與秦然原本凡等級,和加持后的凡之上差了不止一點半點。
  在近距離的情況下,瞞過普通人、攝像頭是沒有問題。
  可像這種被秦然視為勁敵的格斗家,卻是不夠用了。
  砰砰砰!
  沒有任何的猶豫,搶在對方有所行動前,秦然抬手就是三槍。
  對于所謂格斗家的身體,秦然可是早有了解的。
  除非是沖鋒槍、步槍之類的,像這種帶有消音器的小口徑手槍,根本不要想擊穿對方的肌肉。
  除非是眼睛等脆弱地方。
  所以,秦然的每一槍都是對準了對方的眼睛。
  在無雙級別的【火藥武器.輕型槍械】下,每一槍秦然都做出了準確的預判,讓沖來的格斗家不得不停下閃避。
  同時,秦然每開一槍,就后躥一大步。
  三槍連后,秦然已經從走廊的中段位置,退到了另外側。
  距離盡頭的窗戶也不過十米的距離。
  砰砰砰!
  又是三槍。
  秦然絲毫沒有想要和對方糾纏的想法。
  要知道,這里可是對方的地盤!
  一旦被對方糾纏住了,更多的敵人就會出現!
  幾十上百支槍械齊射的威力,秦然想一想就頭皮麻。
  沒有原本的裝備,封印了【融合之心】的他,根本就沒有應對這樣局面的能力。
  “哼!”
  看著再次開槍的秦然,格斗家卻是冷哼了一聲。
  這位格斗家沒有在做出什么閃避的動作,而是將左右雙臂橫疊在自己的面前,抱頭就向著秦然沖去。
  呼!
  剎那間,狂風大作。
  子彈擊打在了對方的雙臂上,但只是嵌入到了肌肉中。
  甚至,連鮮血都沒有流出。
  而這位格斗家則幾乎是瞬間一般就出現在了秦然的面前,擋在面前的雙臂如同鞭子一般的抽向了秦然。
  啪、啪!
  憑空兩聲脆響中,秦然如同被卡車撞飛了一般,整個人雙腳離地的向著身后的窗戶飛去。
  “哼!”
  又是一聲冷哼。
  這位格斗家似乎早就猜到秦然會這么做。
  啪、啪!
  又是兩聲脆響,那剛剛甩出的手臂,就以違反了力學與身體構造的姿態,又一次的抽了回來。
  手掌成爪,狠狠的抓向秦然的腳踝。
  可是,這一抓卻落空了。
  嘶!
  蛇嘶聲中,秦然的雙腿詭異的扭曲著。
  不僅躲開了對方的一抓,還在對方的手臂上輕點,整個人以快的度沖向了窗戶。
  格斗家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訝。
  對方完全沒有想到秦然會有著這樣詭異的踢腿術。
  出乎預料之下,想要再追秦然已經是不可能了。
  啪!
  玻璃門窗的破碎聲中,秦然跳窗而出。
  嘀鈴鈴!
  警報聲瞬間響起。
  近十支巡邏隊向著窗口處聚集著。
  但這些比普通人稍強的保鏢們,根本找不到秦然的蹤跡。
  而那位格斗家卻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秦然落地一個翻滾后,迅的消失在了夜色中,根本沒有追趕的意思。
  “生了什么?”
  安.拉特里奇.歐肯的聲音在書房內響起。
  接著,整個人就走了出來。
  一頭金色的大波浪披肩而下,蕩漾在白皙的肩膀上,映照著白色的連衣裙,沒有任何修飾的面容,年輕、精致、美麗,且……誘惑。
  尤其是當白色的連衣裙上多出了一片鮮紅時,眼前歐肯夫人的誘惑變得越致命。
  “邁耶,怎么了?”
  年輕的歐肯夫人問道。
  “有人偷聽。”
  名為邁耶的格斗家淡淡的說道。
  “偷聽?”
  “你為什么不抓住他?”
  歐肯夫人一皺眉。
  “你在命令我?”
  格斗家同樣一皺眉。
  兩個相互感到不滿的人對視了一眼后,歐肯夫人讓步了,不同于之前那個虛張聲勢的秘書,眼前的人是認真的。
  想到自己的計劃,歐肯夫人馬上道歉了。
  “抱歉,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我變得激動起來……”
  “請收起你的那一套!”
  “它對我沒有用!”
  “我是因為和拉特里奇家族約定才來幫助你三次,這是第二次——下次再幫助你之后,我們將沒有任何關系!”
  格斗家說完,就推門進入了書房。
  幾秒鐘后,扛著尸體走出的格斗家,徑直的向著樓下走去。
  自始至終的,都沒有在和安.拉特里奇.歐肯說一句話。
  看著格斗家的背影,歐肯夫人的臉色陰沉起來。
  她收斂了自己的偽裝。
  在對方的面前,她本就不用偽裝。
  對方早已經見過她的真面目了。
  繼續偽裝下去,也只是自取其辱。
  只是……
  “天真的家伙!”
  安.拉特里奇.歐肯根本不介意對方是否能夠聽到,輕聲說出了這樣的話語后,就馬上轉身返回了書房。
  那個偷聽的家伙一定要找出來。
  不然會壞事的!
  想到這,安.拉特里奇.歐肯馬上拿起了電話。
  ……
  當秦然穿過被攝像頭監視的馬路區域后,博斯金駕駛的車子早已動著了,副駕駛的車門更是早早的打開。
  歐肯莊園的警鈴一響的時候,年輕人的心就咚咚之跳,深怕出現什么意外。
  特瑞沙則要鎮靜的多,只是拿出了武器,做了最壞的打算。
  不過,當看到出現的秦然時,女警長立刻松了口氣。
  在秦然一躍進入車內后,女警長立刻大聲喊道:“開車!”
  嗡!
  動機出了巨大轟鳴,以至于帶動著車身都劇烈抖動起來。
  接著,整輛車就如同離弦之箭躥了出去,直奔市區。
  只有市區龐大的車流量才能讓身后的追兵無可奈何。
  事實上,擺脫身后的追兵比秦然想象中的還要容易。
  身旁博斯金的駕駛技術,遠他的預料。
  在某處偏僻的沒有攝像頭的小巷內,車穩穩的停下了,身后的追兵早已在三個街區外就不見了蹤影。
  “好車技!”
  秦然毫不吝嗇自己的夸贊。
  然后,抬手將手機交給了女警長。
  當女警長聽完秦然的錄音后,整個人的臉色就是一變。
  “安.拉特里奇.歐肯!”
  女警長近乎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種突如其來的憤恨,讓秦然感到了意外。
  雖然女警長脾氣暴躁,但絕對不是那種遷怒他人的角色。
  能夠讓女警長這么憤恨,只有一點可能——
  那位安.拉特里奇.歐肯絕對不是第一次這樣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