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668 賜予

老者面對著秦然的注視,先是一欠身,然后,這才緩步走來。p【瑞德修女的雕像】的力量隨著對方的引動,而讓醫院大廳內的醫生、護士和病人們下意識的忽略了這里。
  與之前給秦然的感覺非常類似。
  可又有細微的不同之處。
  更加的……柔和!
  就仿佛一個是強硬的推開你,一個則是柔聲細語的讓你離開。
  前者猛烈,值得警惕。
  后者的潤物細無聲,更值得警惕。
  畢竟,秦然知道一個詞:溫水煮青蛙。
  一手【拷問者小刀】一手【暗毒匕】的秦然,絲毫沒有介意顯露自己警戒的意思,在老者距離他還有大約四五米的時候,秦然就徑直開口了。
  “停下!”
  “我沒有惡意,失憶的獵手!”
  眼前老者的聲音與之前秦然碰到的沒有任何差別,話語的意思也相差無幾。
  這種怪異的感覺,讓秦然一挑眉。
  “我是‘瑪瑞林’教會的修士長:甘尼特!”
  老者介紹著自己,然后指了指燒焦的尸體,繼續說道:“這位是二十獵犬之一的戴米恩……他想要你的身體,所以,冒險潛入了圣瑞徳醫院,畢竟,在這位獵犬閣下看來,您這樣一位身體素質優秀,又失去了記憶的獵手,實在是再好不過的目標!”
  老者沒有任何的繞彎子,很直接的就告知了秦然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不過,這并沒有讓秦然放松警惕。
  “他多會盯上我的?”
  秦然問道。
  對于自身的感知,秦然可是有著相當的自信,-3后依舊是s+的級別,雖然無法做到相隔千米看物絲毫畢現的程度,但任何懷有惡意的注視,都會被他察覺。
  而自從進入到這個副本世界以來,秦然并沒有覺類似之前所謂‘二十獵犬之一戴米恩’的注視。
  “在惡靈形成的那一刻……不要懷疑,那位可憐的姑娘在變成惡靈的一刻,就是戴米恩最好的耳目了!”
  甘尼特回答著。
  雖然合情合理,但秦然依舊心存疑惑。
  “你就放任那位戴米恩這樣做?”
  “失去記憶的獵手,如果你的記憶還在的話,你就知道你現在的懷疑是多么的不必要,‘長者議會’那樣的龐然大物,絕對不是‘瑪瑞林’這樣的小教會能夠比擬的,哪怕是在圣瑞徳閣下活著的時候,也只能夠依靠聯合來對抗‘長者議會’!”
  “我知道你很難相信我的話語,在艾特蘭市有不少神秘側的聚會地點,你可以去那些地方打聽消息。”
  甘尼特苦笑的說完,就一招手。
  一個在環境中看到過的修士走到了甘尼特的身邊,遞過了紙筆。
  甘尼特快的寫下了三個地址后,將紙交給了秦然。
  唐娜酒吧。
  梅凱西與布沾的書店。
  西米糖果屋。
  “這三個地方的人都是友善、很好相處的那種,那里聚集著相當多的人,尤其是唐娜酒吧里,我不可能收買所有人對嗎?”
  “當然,失去記憶的獵手,你一定要銘記,一些神秘側的聚會地點是非常危險的,尤其是在你干掉一位‘二十獵犬’后,你的頭顱會變得無比的值錢,他們都會緊緊盯著你的腦袋。”
  甘尼特看著將信將疑的秦然說道。
  “還有什么忠告嗎?”
  秦然檢查了一遍紙條,確認上面沒有被動過什么手腳后,再次問道。
  “沒有了!”
  “祝你晚安!”
  甘尼特一搖頭,轉身向著醫院大廳的一個方向走去。
  看著對方的背影,秦然一瞇眼。
  對方沒有說實話!
  或者,更加準確的說,沒有全部的告知他。
  不僅是一種直覺,還因為系統的提示。
  【現支線任務:血債不愁】
  【血債不愁:長者議會的瘋子們,并不太在乎自己的人死亡,但卻樂于見到更強的人加入他們,所以,你的頭顱被高階懸賞了!你會面對三次獵殺,你的對手可能是任意一個,但三次后,你將有機會加入到長者議會,成為新的二十獵犬!】
  ……
  甘尼特沒有告知他追殺的次數,和躲避了追殺會遭遇什么。
  也許是顧忌。
  但更多的?
  秦然低下頭,看著紙條上的三個地方。
  三次。
  三個地方。
  是不是很巧合?
  秦然從不相信巧合。
  看也沒看幾個收拾殘局的‘瑪瑞林’修士,秦然返回了屬于他的病房。
  與幻境中的不同。
  博斯金靠在椅子里看著電視。
  特瑞沙雖然藏在了門后,卻沒有拿槍指著他。
  “比剛剛的待遇要好很多啊!”
  秦然自語著。
  “什么?”
  女警長一愣。
  “沒什么,我遭遇了一點很不可思議的事情,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講給你聽的,而現在……”
  “我們有麻煩了!”
  秦然轉移了話題。
  在沒有真正意義上的了解眼前副本世界中的神秘側時,秦然不愿意將能夠成為盟友、助力的原住民拉入其中。
  這會造成不可預知的變化。
  即有可能是不信任的猜忌,還有可能是好奇心下的死亡。
  所以,不告知就是最后的選擇。
  幸運的是,當秦然將萊恩.索福斯的事情詳細的講述了一遍時,女警長的注意力完全的被吸引了。
  她根本顧不上秦然的轉移話題。
  嫉惡如仇的女警長狠狠的一拍床頭柜。
  “混蛋!”
  女警長低吼著。
  年輕的博斯金更是義憤填膺。
  而就在這時,電視上卻突然出現了一條新聞插播——
  ‘緊急播報!’
  ‘緊急播報!’
  ‘在大約十分鐘前,我們接到了可靠的消息,市長候選人之一的萊恩.索福斯先生剛剛在自己的住所內被槍擊身亡!’
  ‘這是繼西米徳.歐肯先生后,又一位市長熱門候選人被刺身亡!’
  ‘目前,警方已經鎖定了槍擊犯:曾是艾特蘭市重案組組長的特瑞沙警長!’
  ‘據了解,警長特瑞沙與西米徳.歐肯先生的被害,也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我們……’
  ……
  沒有等新聞播報完,年輕人就一把關了電視。
  轉過頭,焦急的看著秦然和女警長。
  “怎么辦?”
  年輕人問道。
  女警長眉頭緊鎖的看向了面帶笑容的秦然。
  “你和我想的不會是一樣的吧?”
  “如果你是說去找西米徳.歐肯的話,我想我們就是想得一樣的。”
  秦然這樣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