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661 塞肯

“你又發現了什么?”p特瑞沙緊盯著秦然的雙眼問道。p在博斯金檢查這棟房屋的時候,女警長也沒有閑著,里里外外的,包括一個地下儲藏室在內,她都細致的檢查了一遍。
  完全的沒有現。
  但對于秦然會有所現,女警長卻是不感到意外。
  甚至,從心底產生了‘理應如此’的想法。
  可這樣的想法,讓不服輸的女警長感到很不舒服。
  她認為她應該在秦然面前表現的更加強硬點。
  并不是針對秦然,只是針對男性。
  就好似男性天然面對同等職位中的女性會或多或少的帶著一絲偏見一般,當一名女性獲得了一些成就后,也會男性。
  并不是什么性格惡劣。
  只是天生男女對抗的本能罷了。
  秦然自然不知道女警長的想法。
  或者說,就算是知道了,秦然也不在意。
  在秦然的眼中,能夠完成他的任務才是重要的。
  至于其它?
  不是擋在他完成任務道路上的原住民,他是不會出手的。
  沒有理會女警長的盯視,進入【追蹤】視野的秦然徑直的走進了房間的一樓臥室,抬手就將那張略顯破舊的簡易床翻起,露出了木質地板。
  咚咚咚!
  略微敲擊了幾次后,秦然就鎖定了其中的一塊。
  用【拷問者小刀】一側的鋸齒將上面的釘子拔起,隨后將木板掀起。
  頓時,一個背包的一角就出現在了特瑞沙博斯金的眼中。
  準確目標的出現,讓秦然加快了度。
  嘎吱!
  砰!
  沒有再使用【拷問者小刀】,徒手就將周圍幾塊釘死的木板掰了下來,甚至當出現一塊木板和鐵釘銹死時,秦然很干脆的就是一拳砸爛。
  粗魯直接的動作,讓博斯金一陣咋舌。
  聽說永遠只是聽說,當年輕人然的動作時,才明白秦然是憑什么戰勝塞肯的。
  當然了,永遠不明白塞肯在馬肯州意味著什么的年輕人,也只能夠想到這么多了。
  “們的收獲!”
  秦然說著拎出背包,拉開了拉鏈。
  嘶!
  年輕人出了抽氣聲。
  并不是年輕人眼界狹窄的緣故,邊的女警長,同樣是一臉的驚訝。
  實在是背包內的東西太讓人震驚了。
  金條與珠寶!
  在窗外,西斜的陽光的照耀下,出迷人光芒的黃金珠寶。
  而當秦然將這些金條珠寶全部從背包內倒出來時,地板迅的被璀璨光芒鋪滿了,給人一種驚心動魄的感覺。
  “這這……”
  博斯金已經完全的說不出話來。
  女警長的目光中也帶著一絲迷醉。
  女人對于閃亮物品的執著和巨龍是沒有什么兩樣的。
  所以,兩人完全沒有現,秦然的小動作。
  兩枚普通,但實則特殊的紅寶石被秦然不著痕跡的裝入了衣兜。
  碎裂級別的【紅寶石】。
  對于現在的秦然來說,可是如同雪中送炭一般。
  只要再找到一些火山灰,他的【燃燒之手】就能夠再次使用了,哪怕下降到了入門級別,但對于惡靈之類的怪物,還是有著很好的效果。
  當背包內的所有的金條寶石都掏空后,一個盒子出現在了背包底部。
  這個盒子是純粹木質的,上面有著一層仿佛裹糨般的色澤,似乎在訴說著歲月的流逝。
  沒有鎖,秦然很輕松的就打開了。
  一塊灰蒙蒙沒有絲毫色澤的巴掌大小的石頭出現在盒子內。
  【名稱:未知奇物】
  【類型:雜物】
  【品質:???】
  【屬性:???】
  【特效:???】
  【需求:???】
  【是否可以帶出副本:是】
  【備注:你需要找到專業的鑒定師來鑒定它】
  ……
  “這是?”
  石頭的外貌大小,令秦然下意識的想到了他曾經在溫徹斯特之家廢墟中隨意拿起的半磚。
  頓時,一個想法猛地出現在了秦然腦海中。
  而當他又一次以進入【追蹤】視野后,眼前的痕跡,則讓他越的肯定了這個猜測。
  “整棟房間里僅有一個人的腳印和在地板上多處拖放物品的痕跡!”
  “這個人應該就是魯德爾了!”
  “按照地板上的痕跡,那些東西大小不一,很是繁雜,這些東西是……艾特蘭博物館的珍寶!”
  “那么……”
  “魯德爾帶著這些東西去哪了呢?”
  答案不言而喻。
  呼!
  脈絡逐漸的清晰,令秦然深吸了口氣。
  早已恢復正常狀態的女警長,則是神情變幻,顯然也想到了什么。
  兩人的目光一對,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道——
  “溫徹斯特之家!”
  默契的回答。
  相同的答案。
  一旁的年輕人愕然的然與特瑞沙一人一句的說著。
  “兩個月前,布契勒盜搶了艾特蘭博物館的珍寶,借用著‘豺狼’帕尼的銷.贓.渠道開始出手那些珍寶,而魯德爾就是其中的負責人,他們的銷贓地點應該就是……被買下來的溫徹斯特之家!”
  “不過,其中生了意外!”
  秦然一頓,女警長馬上就接口道。
  “即有可能是因為有人黑吃黑,也有可能是這件東西比想象中的價值還要大得多,當然更大的可能是‘豺狼’帕尼想要臨時提價,結果交易對方派出的代表變得遲疑起來,幕后的那位不得不親自出馬!接著,從最開始就察覺了一切的那位大人物現這是一個‘不勞而獲’且除去自己對手的好機會,恰巧的是,還有一只非常合適的替罪羔羊出現在了那位大人物的面前!”
  秦然點了點頭,繼續說著。
  “當這只迷途羔羊匯報了自己抓住了‘線索的尾巴’,大人物派出了獵犬,卻又被綿羊干掉后,大人物有點惱羞成怒了,很干脆的暴露了本來的面目,對迷途的羔羊趕盡殺絕!”
  “但最讓大人物沒有想到的是:雖然‘豺狼’帕尼派人監視著被炸成廢墟的溫徹斯特之家,但并沒有將他最想要的東西和之前的交易所得放在自己的場子內,甚至,沒有真正參與到交易中的大人物是在現那個監視的人是‘豺狼’帕尼的人時,才猛然驚覺那個和他的對手一直交易的人是隱藏了真實面容的魯德爾!可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豺狼’帕尼會如此的相信魯德爾,將一切所得和最珍貴的東西都放在了魯德爾這里!”
  “所以,這是我們的機會!”
  秦然面帶微笑的女警長。
  女警長雙眼放光。
  她,猜到了秦然的想法!
  雖然冒險,但卻值得一試!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復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