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3)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3)      第三章第三個(11-13)     

惡魔囚籠653 跟蹤

上午的陽光傾斜著照在小巷的墻壁上,筆直的切割著陰影,印照在秦然與特瑞沙身上。
  女警長目光凝視著秦然。
  秦然微笑的回應著。
  對比強烈的光線、陰影中,兩人仿佛是一面畫卷。
  但這只是在遠處的人看來。
  站在兩人身邊的博斯金看到的卻是兩人的互不相讓,聞到的則是濃郁的火藥氣味。
  下意識的,年輕人出于本能的向著旁邊讓了數步,處于一個既能夠聽清楚兩人話語,而一旦發生什么又不會被波及的程度。
  就在博斯金后退時,秦然、特瑞沙同時開口了。
  “我需要知道爆炸案的一切細節!”
  “我需要知道你發現的一切線索!”
  兩人對視了一眼。
  絕對沒有年輕男女心有靈犀后的尷尬,更加不會出現所謂的‘你先說’這樣的話語。
  兩人的眉頭同時一皺。
  都各自感覺到了對方的難纏。
  “我認為可以公平一些——相互交換,怎么樣?”
  秦然提議道。
  “誰先來回答?”
  特瑞沙很明確的問道。
  “我提出的,自然是我先來,我想身為警長的你不會說話不算數吧?尤其是在你的屬下面前。”
  秦然故作大方的笑了起來,接著一指博斯金。
  頓時,博斯金就感受到了自己頂頭上司殺人一般的目光。
  很顯然,被秦然說中了,特瑞沙一開始就打算耍無賴的。
  而現在?
  “當然不會!”
  特瑞沙咬著牙,將聲音從牙縫里擠出來道。
  “那么,我就開始了?”
  秦然看著特瑞沙,在對方一點頭后,秦然開始說道。
  “我發現的東西不多,大致有三點。”
  “第一,制造了‘溫徹斯特之家’爆炸案的人,應該是毀尸滅跡,這個家伙擅長爆破和短刃廝殺,或者是兩個人分別擅長爆破和短刃廝殺。”
  “第二,我們之前遇到的專業人士,是在尋找‘溫徹斯特之家’內的某件東西,那件東西不會很大,大約半塊轉頭大小,或者有著類似的模樣。”
  “第三,在這裝了炸彈的人……很有可能和我們遇到的專業人士是一伙的。”
  秦然停頓了一下后,繼續說道。
  博斯金一愣,下意識的就就想到了之前所遇到襲擊者那一身的專業裝備和那顆本身就十分專業,安裝也十分專業的炸彈。
  但僅憑這一點,博斯金并不認為應該將兩者當做一個。
  不過,年輕人可不敢開口詢問,目光看向了自己的頂頭上司。
  特瑞沙早已迫不及待的開口了。
  “你怎么知道‘溫徹斯特之家’爆炸案的兇手擅長短刃廝殺?”
  “你之前就在‘溫徹斯特之家’?”
  “還是你看到了什么?”
  特瑞沙的問話,更帶著一種面對嫌疑人時的逼問。
  無疑,秦然在對方的眼中還是無比可疑的。
  而秦然早有準備。
  “我在走到‘溫徹斯特之家’的時候,腦海中突然閃現過了我遭遇爆炸的情形,當時我應該是準備入住這件旅店,但是一推開門就聞到了汽油、血腥味,我應該是本能的發現了不對勁,開始逃跑,接著,爆炸發生了。”
  秦然再次感謝著‘失憶癥患者’的頭銜。
  他用兩個‘應該’做為敘述,隱去了他應該住在其中的細節。
  秦然很清楚,一旦說出去自己也是‘溫徹斯特之家’的住客,那才是麻煩的開始。
  眼前的女警長一定會瘋狗一樣咬著自己不放。
  “還有特瑞沙警長,我們現在是交換信息,算得上是合作者,請你不要像審問犯人一般的逼問我,這會讓我有種還戴著手銬的錯覺……現在可以告訴我這件爆炸案的一切細節了嗎?”
  秦然在詢問起,重申了一下自己的身份。
  既是提醒女警長,又是在試探對方。
  就好似女警長對秦然的試探一樣。
  秦然也從未停止對對方的試探。
  誰能夠保證對方不會是爆炸案的兇手呢?
  哪怕對方表現的很盡忠職守。
  一個陌生的副本世界中,秦然不會相信任何人。
  在秦然的注視下,女警長臉上閃過一絲憤怒,不過,下一刻,還算是守約的說了起來。
  “在‘溫徹斯特之家’內找到了五具面無全非的尸體——焚燒、爆炸,讓這五具尸體變得連法醫都無法辨認,除了那位西米徳.歐肯外,這位大人物的車子決定了他是第一個被找到、確認的人,但殺他的人還逍遙法外。”
  “只有這些?”
  秦然眨了眨眼睛。
  “只有這些!”
  “那個制造了爆炸案的家伙,比我們想象中的都要謹慎、小心,現場沒有留下有用的線索,甚至,到了現在我都不能夠確認剩下的四具尸體是誰的!只能夠通過發布新聞、調查失蹤人口!”
  被詢問的女警長似乎是對自身的無能為力感到了羞愧,不過,當看到秦然的時候,立刻就再次變得憤怒起來。
  “那家旅店的老板呢?還有侍者!”
  “他們的身份應該能夠確認吧?”
  做為新人的博斯金,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參與到案件中,這個時候一臉不解的問道。
  “在一周前,有人出了高價買下了‘溫徹斯特之家’,那位原老板立刻帶著錢和自己充當侍者的妻子、女兒去享受自己的生活了,結果,半路遇到了車禍,一家三口沒有一個活下來,而周圍的人根本沒有見過那個新老板……我XXX!”
  說到最后,脾氣暴躁的女警長忍不住的一踢旁邊的垃圾桶。
  博斯金卻是仿佛被嚇到一般,駭然的張大了雙眼。
  沒有遇到類似案件的年親人這個時候有些被驚著了,他不清楚是什么樣的案件會讓八個無辜的人就這樣的死去。
  而秦然則是習慣性的瞇起了雙眼。
  秦然不會去想誰是無辜的問題。
  他在總結著女警長話語中的線索。
  最大的嫌疑人自然是那位買下了‘溫徹斯特之家’的神秘買家。
  嫌疑最小的則是那位被確認了身份的候選市長西米徳.歐肯。
  還剩下四個不知身份的尸體,保留在同一嫌疑程度上。
  不過,秦然更多的注意力卻放在了那位西米徳.歐肯身上。
  不僅是因為對方是唯一確認了身份的人。
  還因為誰也無法保證對方真的死了!
  畢竟,能夠確認的只是那輛大人物的車子。
  如果是假死呢?
  秦然默默的想道。
  “那些家伙怎么還不來?”
  一旁的女警長則是越發的耐不住性子了。
  而就在女警長話音剛落下的時候,一隊人就出現在了巷子口。
  只是在看到這一隊人的時候,秦然、特瑞沙和博斯金同時臉色一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