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651 現場

“你們兩個混蛋1p“最好能夠給我解釋發生了什么,不然的話……我會直接把你們丟進聯邦黑牢中1p大步走到兩人跟前的女警長,疾聲厲色的話語,嚇得博斯金一個哆嗦。
  “警長,我……”
  “特瑞沙警長,我們發現了一些關于爆炸案的線索!我希望你能夠馬上派人封鎖這里!”
  “最好人數可以多一些,并且要足夠的武器裝備!”
  沒等年輕人說完,秦然就打斷了對方的話語。
  女警長瞪視著秦然。
  眼神中的兇狠,令秦然毫不懷疑,對方假如不是因為警察的身份,一定會狠狠的給自己臉上幾下。
  不過,當秦然指了指不遠處,被汽車遮擋的中彈斃命的突擊隊員時,女警長的臉色就是一變。
  她看到了對方身上的防彈衣、腰間的手槍、手雷和一系列足以讓人很在意的裝備。
  “封鎖這里!”
  “警長特瑞沙呼叫支援!”
  “警長特瑞沙呼叫支援!”
  女警長命令著下屬,然后,拿起警車內的無線電呼喊起來。
  很快的,更多的警察出現了。
  而且,不是一般的警察,是同樣精銳的特警。
  “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靠近——說吧,你的線索是什么,如果是為了逃避眼前責任而編出的謊言,我發誓我會讓你付出你想象不到的代價!”
  女警長帶著秦然走到一邊,仿佛一頭雌豹般看著秦然。
  話語中更是不吝威脅。
  “當然不會!”
  “之前發生了……你可以詢問博斯金,他可以證明我說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秦然這樣的說道。
  “我會的,所以你要好好祈禱你沒有騙我!”
  “看好他!”
  女警長不由分說的把秦然又一次的銬上了,并且,向著一旁的警察命令道。
  大概十幾分鐘后,面沉似水的女警長走了回來。
  身邊時博斯金,身后則跟著兩個抬著擔架的警察,狙擊手的尸體正放在上面。
  看著年輕人大氣都不敢出的模樣,秦然可以肯定,對方一定被女警長嚇得夠嗆。
  不過,正因為如此,秦然反而放心了。
  只需要年輕人如實的說出一切,眼前的女警長自然該知道如何選擇。
  如同秦然預料的一樣,女警長打開了秦然的手銬。
  然后,用一種審視的目光看著秦然。
  “一個所謂的旅行家、冒險家竟然擁有超出警探的觀察力、槍法……2567先生您能不能向我解釋這一點?”
  “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想要向您解釋這一點,但是現在的我,真的是有心無力!”
  秦然故作苦笑的說著。
  說實話,他現在有些喜歡‘失憶癥患者’這個頭銜了。
  什么不想說,無法說的事情,一旦推到這個上面,真的是完美的解釋。
  呼哧、呼哧。
  特瑞沙的呼吸開始急促了。
  怒氣填滿了這位女警長的胸膛,就在秦然認為對方會放棄操守,給自己來一記狠的時候,女警長高聲吼道:“博斯金給我看好他!相信我,如果不是因為你抓到了一個還算有用的家伙,你現在已經去心理室報道了!”
  “是,警長!”
  博斯金大聲回答著。
  而當女警長走向那片廢墟的時候,年輕人卻向著秦然擠眉弄眼。
  “特瑞沙警長對你真是與眾不同!”
  “要是其他人,恐怕早就被打斷鼻梁骨了!”
  博斯金別有意味的說著。
  “如果你繼續說下去,我保證你的鼻梁骨會被打斷……快點說,從那個監視者那里得到了什么信息?”
  秦然不反對年親人間的一些無傷大雅的玩笑,可前提是沒有重要事情的時候。
  而此刻?
  顯然不是。
  “你怎么知道我有信息?”
  博斯金看著秦然,一臉見了鬼的表情。
  “你有心情向我擠眉弄眼的開玩笑,而不是哭喪著臉,就已經說明一切了。”
  秦然說道。
  一個急于立功、表現、證明自己的年輕人,再被訓斥后,還有心情開玩笑,足以說明事情并沒有到了最糟糕的地步。
  甚至,完全可以猜測:只有收獲大于被嚴厲訓斥的結果時,年輕人才會有這樣的好心情。
  “你確定你之前不是偵探嗎?”
  “在你面前我感覺自己就好像沒有穿衣服一樣!”
  博斯金不可置信的看著秦然。
  盡管他早已知道秦然觀察力敏銳,但卻沒有想到,回達到這種程度。
  “放心,我沒有興趣欣賞你的**!”
  “快點告訴我在那個監視者那里你得到了什么?”
  秦然催促著。
  年輕人笑著開口了。
  “我在調入重案組前,是巡警,而那個家伙是我曾經負責區域的一個小混混,向學生兜售一些違禁的藥品,順帶會‘勒索’一些錢財;不過,那個家伙的老大卻是那片街區的老大,手下有幾十人,說不定‘溫徹斯特之家’的爆炸案就是他們做的!”
  博斯金越說越是興奮,一副恨不得馬上抓人的模樣。
  但秦然卻有相當的把握,那個所謂有著幾十個手下的老大絕對不是能夠干出‘溫徹斯特之家’爆炸案的人。
  看看被炸毀后的‘溫徹斯特之家’吧!
  幾乎沒有影響到兩邊的建筑,自身卻有成為了只剩下基礎構架的廢墟。
  這種專業的定向爆破技術,秦然可不相信是一個混混頭子能夠掌握。
  還有爆炸前的血腥味。
  當時的‘溫徹斯特之家’內的人應該是全部死亡了。
  其中花費的時間,秦然無法得知,但秦然知道,為了避免節外生枝,兇手應該是盡可能快的,且隱蔽的結束了戰斗。
  整個過程,沒有發出任何聲息。
  兇手應該使用匕首或者短刀這樣的武器,且擁有著相當的身手。
  這樣的人,同樣不可能被一個混混頭子所掌握。
  至于兩者是一人的話……
  那就更加的不可能了。
  這樣的人物絕對不會聽一個街頭混混頭子的。
  不過,秦然并不打算拒絕博斯金的提議。
  一個混混頭子會派出人盯著這里,有可能是因為自己,也有可能是被什么人逼迫的,但不論是出于什么目的,對于現在的秦然來說,都將是一條線索。
  博斯金再一次的發動了車子。
  一上車就明顯興奮起來的年親人,絲毫沒有注意到異樣。
  但,秦然不會。
  秦然透過倒車鏡,看著跟在身后的車子,以他的視力自然是輕松的看到了駕駛者的模樣。
  女警長!)
  :訪問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