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633 內斂的光芒

蛇派的好手們,小心的潛行進了草原人大營。..
  雖然不是夜晚,但明亮的陽光與帳篷交織處的陰影,卻足夠這些優秀刺客們順利的向著各自的目標前進。
  做為蛇派的領,佩里克娜更是第一個進入到草原大營中的。
  事實上,草原人大營與雷霆要塞間有著大片的空地,如果沒有她的‘掩護’,即使蛇派的好手們再強大,也不可能躲開草原人神射手的眼睛。
  站在一處陰影內,佩里克娜身上散著與陰影一般無二的‘光彩’。
  這樣的‘光彩’隨著她的移動而不停的轉變著。
  猶如變色龍。
  不!
  是比變色龍更加的善于偽裝。
  不僅是顏色,還有氣息,全都隱蔽了。
  蛇派的傳承,足有四百年。
  除去蛇派自身的技巧外,自然有著收集到的其它技巧,或是戰利品,或是某位蛇派人士的自我創造,又或是交易得來。
  但不論是哪一樣,能夠被蛇派,就都是難得的精品。
  就好似佩里克娜現在使用的【幻化潛行】,就是一種融合了基礎潛行與某個消失在歷史長河流派核心技巧后的特殊技巧。
  達不到奧義程度。
  卻非常接近了。
  熟練掌握這項技巧的佩里克娜,輕松的在草原人大營內穿梭。
  她在等待最佳時機的到來。
  當然,不僅僅是殺人。
  還有……
  找東西!
  那個蘊含著草原王者強大的秘密。
  每個組織都有著各自的情報網。
  尤其是對于每個地區王族大貴族的態度,注定了那些人物的身邊,或多或少會出現耳目。
  蛇派自然不例外。
  甚至,還有著不錯的運氣。
  蛇派的某個暗子,勾搭上了草原王者的一個侍衛,還是一個即將因為某些秘密而被滅口的侍衛。
  在最后,這個秘密自然落入了暗子的手中。
  盡管隨即暗子就被干掉了。
  可秘密已經交到了佩里克娜的手中。
  也正是因為這個秘密,佩里克娜遵守了與秦然間的契約。
  不然的話……
  以佩里克娜的選擇,一定是承受巨大的反噬,都不會進行這種九死一生的任務。
  草原王者的可怕,佩里克娜深有感觸。
  但也可以說是,正因為這種感觸,她才非來不可。
  “本源之力!”
  一想到這個詞匯,佩里克娜無比平靜的內心,罕見的激動起來。
  不過,很快的,經驗豐富的蛇派領就再次恢復了冷靜。
  她爾啤走出了那個帳篷。
  借著帳篷簾落下的空蕩,一鉆神就潛入了其中。
  佩里克娜很清楚勒爾啤是要干什么。
  但關她什么事。
  她已經開始履行與秦然的契約了。
  只不過,順帶的完成了一些自己的事情。
  至于那些烏鴉?
  她恨不得全部死絕。
  ……
  粗魯的勒爾啤一把撩起帳篷簾,大踏步的向前而去,絲毫沒有感受到身后有人隨著帳篷簾的落下,而悄然潛入。
  此刻的勒爾啤滿心都是如何攻破雷霆要塞,獲得草原王者獎賞。
  “嘿,敢和王上做對,真是找死!”
  深知草原王者實力的勒爾啤對秦然希林伯爵滿是不屑。
  曾經桀驁不馴的勒爾啤可是被草原王者教訓過的。
  那次教訓實在是刻骨銘心。
  那種完全脫離了凡人層次的力量,足以讓勒爾啤明白自己該怎么做。
  服從!
  無條件的服從!
  因為,勒爾啤不想死。
  所以,這個時候的勒爾啤,完全執行著草原王者的命令。
  沒有召集任何一個幫手,大踏步的向著雷霆要塞而去。
  大營中沒有任何一個人敢阻止這位脾氣暴躁的武將,他們就這么爾啤一步步的靠近著雷霆要塞。
  當閃電的光芒在勒爾啤雙臂上閃爍起來的時候,這些草原人才忍不住的出了驚呼。
  他們這個時候反應過來,勒爾啤想要干什么。
  闖關!
  先是一怔,接著,就是歡呼聲。
  以勇武好斗著稱的草原人,這幾天在秦然的威懾下,心底早已經充斥著壓抑。
  現在爾啤的行為,自然是歡欣鼓舞。
  他們滿心期待著勒爾啤這位草原上令人顫栗的武將,單槍匹馬的沖進雷霆要塞,大開殺戒。
  轟隆!
  電光帶著雷聲,從勒爾啤的手中射出,向著雷霆要塞劈去。
  兩片灼熱的烈焰,從雷霆要塞上噴出。
  猶如兩朵火燒云擋在了電光前,在一陣更大的爆炸聲中,兩者消弭于無形。
  “馬克西姆賽爾提你們兩個家伙就想要阻攔我?”
  勒爾啤滿是不屑的低吼著。
  電光在勒爾啤雙手上凝聚著。
  他獰笑的在他面前的兩個人。
  馬克西姆一臉苦笑。
  如果可以的話,他當然不想要這樣做。
  可他完全的沒有了退路。
  除非他愿意放棄現在的一切,找個沒有人認識的地方,默默無聞的等死。
  但如果真的是這樣,馬克西姆寧肯現在就死。
  每個人都有為止執著不顧一切的東西。
  有的是愛情。
  有的是親情。
  有的是友情。
  對于馬克西姆來說就是名望與權利。
  而賽爾提就簡單多了。
  他有著一份報復的心。
  畢竟,他后背上的傷勢現在還隱隱作痛的。
  “你就這樣的離開了大營,難道你不拍大營里的那些人出事嗎?”
  賽爾提冷聲低語著。
  “那些家伙?”
  “死了就死了,再換一批人就是了,草原人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想要出人頭地的人!”
  “你以為依靠著那些家伙就能威脅我,你……混蛋!”
  勒爾啤譏諷著賽爾提。
  可話還沒有說完,這位草原武將就一聲厲吼。
  那滿是暴虐的吼聲,令人不寒而栗。
  馬克西姆賽爾提紛紛變色,手掌中火焰大作。
  可令兩人沒有想到的是,勒爾啤轉身就走。
  或者說是急的奔跑。
  馬克西姆與賽爾提對視一眼。
  “派的那些家伙觸碰了什么了不得的東西了!”
  “但關我們什么事?”
  對視中的兩人,相視一笑。
  蛇派的人恨不得鴉派的人去死。
  而鴉派,也是如此。
  ……
  帳篷內,一個木質的盒子被打開了。
  內里存放的數張羊皮紙,被佩里克娜拿了出來。
  她目光掃過上面的草原文字,眼底中有著抹不開的喜意。
  這些就是她要的東西。
  但隨即,蛇派領就是臉色一變。
  屬于勒爾啤暴虐的氣息正在迅的接近著。
  佩里克娜想也不想,完全不顧上與秦然的約定,將數張羊皮紙揣入懷中后,一劍切開了牛皮帳篷,就準備按照既定的路線撤退。
  可剛鉆出帳篷的佩里克娜就愣住了。
  不單單是佩里克娜,追來的勒爾啤也是如此。
  頭比馬還大,比牛強壯的白色巨狼,勒爾啤徑直跪倒在地。
  “王上!”
  剛剛還滿身暴虐,仿佛是老虎的勒爾啤,這時溫順的就如同貓兒一般。
  佩里克娜則是全身一顫。
  蛇派領眼底閃過了一抹恐懼。
  不過,下一刻,這位年輕的領鼻尖微微聳動,臉上卻突然出現了一抹驚異。
  “2567閣下……您真是太讓人吃驚了。”
  對方這樣說道。(未完待續。)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復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