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624 龍之子

【未檢測到技能‘冷兵器.投擲武器’,不符合學習條件?p【未檢測到技能‘冷兵器.軟劍’,不符合學習條件?p……p在拿起《蛇形鏢》、《蛇形劍》兩本技能書的時候,不出秦然預料的出現了這樣的提示。,:。
  雖然在蛇派中,蛇形鏢、蛇形劍都只是基礎,但是對玩家來說已經是進階了,甚至蛇形‘腿’這樣的技能已經是高階的。
  玩家在獲得系統便利的同時,也需要遵守系統的規則。
  或許,原住民可以直接學習兩樣技巧,但是對身為玩家的秦然來說,卻是不行的,他需要按部就班。
  不過,與系統帶來的便利,這點限制,又算不了什么了。
  就如同《活化繩之術》和《蛇眠》,在秦然滿足條件后,只需要選擇是,就能夠完全的掌握了。
  哪怕,只是基礎。
  名稱:活化繩之術(基礎)
  屬‘性’相關:無
  技能類別:輔助
  效果:‘操’控一根長度不超過5米的繩索類物品
  特效:無
  消耗:體力
  學習條件:神秘知識(基礎),‘精’神a
  備注:這是一種需要天賦做為基礎才能夠使用的技巧,它的咒語音節只有一個,但你不能夠忽視它!
  ……
  名稱:蛇眠(基礎)
  屬‘性’相關:無
  技能類別:輔助
  效果:蛇派中的高級技巧,以特殊的呼吸方式,讓受傷的人陷入昏睡,獲得治愈之力:0.5生命分鐘
  特效:無
  消耗:體力
  學習條件:‘精’神s
  備注:它會消耗你的體力,但根本卻在‘精’神,它是蛇派真正奧義的入‘門’!
  ……
  知識與身體的協調很快結束。
  秦然長出了口氣,整理著腦海中的知識,然后,默念著:“ms!”
  頓時,放在手心里的欺騙者的鑰匙就仿佛是活了過來。
  按照秦然的意志而行動著。
  不過,靈活方面卻有些不盡人意,只能夠大概完成秦然所想象到的簡單動作,稍微復雜一點的卻無法做到。
  對此,秦然卻沒有任何的不滿意。
  位于‘基礎’級別的技能,你還能要求它什么。
  但是對于活化繩之術的未來發展,秦然卻有了大致的想法。
  當然了,絕對不是龜甲縛之類的。
  而是更加進行一些的。
  至于蛇眠?
  任何人都不會介意多出一個恢復類的技能。
  那可是在關鍵時刻能夠保命的。
  尤其是還標注了‘真正奧義入‘門’’這樣的字樣后。
  秦然更是多了一份猜測。
  不過,和鴉派不同,秦然無法真正知道蛇派的奧義是什么,那是《流派之說》上沒有記載的,就連蛇派內絕大部分的人,也不知道。
  事實上,鴉派真正的奧義,秦然也不知道。
  他看到的只是鴉派控火、‘藥’劑等。
  想要了解最真實的鴉派奧義?
  別開玩笑了!
  秦然有把握他稍微‘露’出一絲這樣的想法,那個一直向他表‘露’善意的鴉派紀錄者就是第一個和他翻臉的人。
  “只是暫時的合作者啊!”
  秦然帶著這樣的感嘆,返回了自己的帳篷。
  瑪麗還在熟睡中。
  看得出,最近一段時間,‘女’孩實在是太過勞累了。
  承擔著與年紀不相配的負擔,本就是一件極為消耗‘精’神的事情,有著類似經歷的秦然對此感同身受。
  他很清楚當足以將無數的成年人都壓垮的負擔出現在‘女’孩稚嫩的肩膀上時,是一種怎樣的摧殘。
  秦然不知道如果沒有他的出現,‘女’孩的命運會是什么。
  但過勞死這樣的事情,是絕對有著極大幾率發生的。
  所以,秦然沒有打擾‘女’孩。
  徑直的席地而坐,秦然細細的整理著收集到的信息,思索著是否有著遺漏。
  早在福利院的時候,秦然就知道自己不是一個聰明的人。
  因此,他只能夠依靠不停的、重復的思索來彌補自身的愚笨。
  一遍又一遍。
  ……
  時間飛速的流逝。
  三天后。
  不僅蛇派、鴉派的人聚集到了雷霆要塞,擔任著清剿勒爾德里內草原間諜的羅克也返回了雷霆要塞,甚至連前往南方的博思科也有了消息。
  “那位威爾伯爵派出了上萬人的隊伍?”
  “而且還是以急行軍的方式?”
  瑪麗看著博思科的密信,嘴角卻是泛起了一絲冷笑。
  因為,‘女’孩很清楚,那位威爾伯爵這樣做絕對不是因為忠誠、榮耀之類的,僅僅是因為擔憂自己的領土遭受到草原人的劫掠。
  ‘女’孩無比的肯定,如果沒有秦然給出的主意,這位老伯爵還會一直龜縮在自己的領地上對沃倫王都、雷霆要塞做壁上觀。
  所以,此刻‘女’孩的心底沒有絲毫的感‘激’。
  相反的,‘女’孩有了一個別樣的、大膽的想法。
  ‘女’孩抬起頭,想要向秦然詢問這個想法。
  這樣做是否會泄‘露’消息?
  ‘女’孩相信秦然。
  生死與共的經歷,以及心底的依戀,秦然早已經成為‘女’孩在這個世界內最親密的人了。
  遠超‘女’孩名義上的父親,那位詹姆士八世。
  “我想……”
  “還不成熟!”
  瑪麗剛一張嘴,秦然就搖了搖頭。
  秦然只需要看到瑪麗接到密信后的表情,就猜到了‘女’孩想要做什么。
  因為,他也很想要這樣做。
  但他不會分不清楚主次。
  現在什么最重要?
  守住雷霆要塞、守住勒爾德里,擊退草原人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剩下的?
  慢慢來。
  秋后算賬,可是要連本帶利都要討回來的!
  瑪麗立刻收回了就要脫口而出的話,看著微瞇著雙眼,靠在帳篷桿上,好似假寐一般的秦然,不由伸出手,放在了秦然的手掌中。
  “你在擔憂?”
  ‘女’孩問道。
  “沒有,只是在好奇那位希林伯爵在做什么……三天前,馬克西姆就接到了那位希林伯爵的偵騎出現在草原人后方的消息,以偵騎和主力的距離,再算上誤差等速度,一天半前,那位希林伯爵的大部隊就該出現在草原人的后方了!”
  “可到現在都沒有任何的消息,如果不是確認那位草原王者沒有離開草原人的大營,我還以為那位希林伯爵已經被剿滅了!”
  秦然搖了搖頭,沒有隱瞞心底的疑‘惑’。
  “那位希林伯爵可不是草包!”
  “一天半的時間,說不定會給那位草原王者造成意想不到的威脅!”
  “這樣一來,2567你就輕松多……”
  ‘女’孩的話語并沒有說完,秦然就站了起來。
  “開始了?”
  ‘女’孩迅速的反應了過來,她深吸了口氣繼續問道。
  “嗯。”
  秦然一點頭
  在火鴉的視野中,一隊人馬突然的離開了草原人大營,向著后方而去。
  隊伍中兩個人則是無比的顯眼。
  滿是暴躁氣息的勒爾啤。
  和一身金飾的草原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