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604 問話

太陽從東而西。p刺眼的陽光,變為了赤紅一片,斜照在赫爾峽谷上,讓重建中的雷霆要塞仿佛要燃燒起來一般。p而存在于陰影中的那片雷霆要塞,則猶如被黑暗吞噬。
  烈焰與黑暗的天然對比,讓所有人為之驚嘆。
  不論是沃倫守軍,還是草原人。
  當然了雙方感嘆的方向絕對不一樣。
  沃倫守軍回憶著往日雷霆要塞的輝煌。
  草原人則在慶幸,原本雷霆要塞的毀滅。
  “還需要加固城墻!”
  獨自站在簡易城墻下的詹姆士八世低聲自語著。
  然后,眉頭就是一皺。
  做為沃倫的國王,哪怕一直被簡妮.詹姆士掣肘著,但是詹姆士八世還是有著相當的能力。
  他很清楚,眼前的局面,他不僅需要一個堅固的防御工事,更需要一群養精蓄銳的士兵。
  而不是將士兵當做工匠、農夫。
  可是如果沒有一個堅固的防御工事,眼前的士兵再精銳都沒有用,除非都是由各個流派培養出的精銳。
  不然的話……
  “沒有足夠的人手!”
  想到這的詹姆士八世,忍不住的嘆息起來。
  不過,他并沒有埋怨那些先行逃走的貴族,更加不會埋怨正在逃走的平民們。
  因為,他知道這一切都不是對方的錯,是他沒有做到一個讓人信賴的程度。
  想到自己曾經犯下的過程,詹姆士八世自嘲的苦笑著。
  “陛下。”
  突兀的聲音,從身后響起。
  詹姆士八世下意識的就要回頭。
  “請您保持現在姿勢,并且,原諒我的無禮!”
  “我沒有惡意,而是為了眼前的戰爭而來——與草原人相比較,我們是站在您這邊的,您的巫師顧問羅克也已經證明這一點!”
  那抹聲音說著。
  詹姆士八世猛地一握拳。
  他聽出了對方話語中的威脅之意。
  “羅克怎么樣?”
  壓制著心中的憤怒,詹姆士八世問道。
  “放心吧,您的巫師顧問很好,我們并沒有傷害他……事實上,我們應該算是他的救命恩人!”
  那抹聲音回答著。
  “救命恩人?”
  詹姆士八世一皺眉。
  ……
  傍晚的樹林,即將進入又一個開始。
  歸巢的倦鳥,開始出沒的猛獸,都是這個開始的一部分。
  而在林中升起一堆篝火的賽爾提,卻是獨立在外的。
  將手中的兩個藥包撕開,藥粉均勻的灑在周圍,感受著那些野獸的窺視感徹底消失后,賽爾提才再次坐回到了篝火旁,靜靜的等待著。
  篝火上有著兩只烤兔,篝火邊則是一個鐵皮壺,絲絲熱氣夾裹著一簇酒味從壺中逸散出來。
  賽爾提拿起外表燒得滾燙的酒壺,神情淡然的仿佛感受不到上面的溫度,扭開蓋子徑直的喝了一大口。
  呼!
  接著,一口酒氣噴出。
  滿布風霜的面容上迅的浮現了一抹紅暈。
  而在他的耳中,兩道清晰的腳步聲響起。
  剛剛好!
  賽爾提站了起來,面容中浮現著習慣性的笑意。
  “感謝瑪麗殿下、2567閣下的如約而至!”
  當看清楚兩個人后,這樣的笑意更是燦爛了一分。
  然后,賽爾提很熱情的邀請著瑪麗、秦然坐到篝火邊,并且將一只烤兔遞了過來。
  “請不要介意,我沒有辦法用更好的食物招待兩位,這是我一下午才找到的好東西!”
  瑪麗看著眼前外表烤得有些焦黑的野兔,眉頭一蹙。
  并不是沒有吃過更糟糕的食物,只是一個陌生人遞來的食物,讓女孩本能的有著警惕、抵觸。
  但出乎瑪麗預料的是,秦然竟然一把接過了烤兔,而且并不是撕扯兔肉,而是‘掰’開,就好似是掰一個蘋果般,只是沒有那種脆響。
  香味!
  濃郁的、帶著絲絲辣意的香味,撲鼻而來。
  瑪麗驚訝的看著秦然手中被‘掰’開,露出了肚子中的肉丸子。
  女孩沒有想到烤兔中別有乾坤。
  一直到秦然拿著肉丸子遞到她嘴邊時,女孩才微紅著臉,將肉丸子吃下去,頓時,更加厚重的香味就出現在了味蕾上。
  那是……湯汁!
  出于本能,女孩捂著嘴,不讓湯汁流出嘴角。
  但是食物的美味,卻讓女孩吃得吱吱作響。
  一些稀碎的軟骨夾雜在肉丸中,讓肉丸更加的富有嚼勁,并且非常完美的與湯汁融為了一體。
  是……
  麻雀肉!
  女孩猛地雙眼一亮。
  曾在來勒爾德里的旅途中,吃過一次秦然所做的。
  因為美味,所以記憶有心。
  毫不猶豫的,女孩親手拿起了烤兔中的另一枚肉丸子。
  秦然的動作早已經讓女孩沒有了擔心。
  但一旁的賽爾提卻變得驚疑不定起來。
  “2567閣下,您去過特拉格雪山?”
  賽爾提略顯猶豫的問道。
  “沒有。”
  秦然很干脆的說道。
  “那您?”
  賽爾提指了指烤兔。
  “很簡單的廚藝推敲——你的火候差了兩分,最初的火焰過猛,之后又刻意的維持文火,希望彌補之前的過錯,可卻讓錯誤放大了一倍不止!肉丸取自麻雀肉,可麻雀本身挑選的不夠肥妹,僅僅是麻雀而已,而且,你的一些香料是陳料,哪怕保存的小心翼翼,一些氣味仍然混入其中,即使有著酒的掩蓋……最后的味道依舊差了一些。”
  依靠著臨時掌握的凡級別【廚藝】,秦然沒有嘗,僅僅是依靠著聞,就推斷出了賽爾提的料理整個過程。
  但這并不算是結束。
  在賽爾提驚訝的神情中,秦然繼續的說著。
  “這里有著猛獸和毒蟲出沒,所以,你應該在之前灑下了些許藥粉,這些藥粉擁有極為刺激性的味道,即使很大一部分是針對那些猛獸、毒蟲的,但人依舊可以聞到!而且,因為風向的緣故,些許粉末進入了篝火中,讓烤兔完全的不能夠入嘴!或者說……在你看來,烤兔本身就是一種器皿嗎?”
  “浪費食物的人是可恥!”
  “但制造必須要丟棄食物的人則是有罪的!”
  說著,秦然看向了賽爾提。
  賽爾提已經完全的目瞪口呆了。
  秦然的一番說辭大大出乎了他的預料。
  賽爾提根本沒有想到秦然竟然精通廚藝。
  不、不!
  能夠說出這番話,已經不是精通的層次了,而是真正的達到了一定境界的大師。
  更重要的是……
  秦然打破了他的布局!
  打破了他思考良久才做出針對瑪麗、秦然的布局!
  不行!
  必須要挽回!
  賽爾提心底想著,可就在這個時候,秦然再次開口了。
  “我們如約而來了,請你告知瑪麗,更多關于她母親的事情!”
  沒有更多的寒暄、客套,直接單刀直入。
  落在還斟酌思考的賽爾提耳中,就如同是出鞘的長刀。
  鏘!
  清脆,響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