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3)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3)      第三章第三個(11-13)     

惡魔囚籠591 進入

“他們應該是‘斷指’的人1p博思科很肯定的說著。p然后,則變得沉吟起來。p“至于受到了誰的指使?和我有過節的人不多,但也不少,想要我命的人也有那么幾個,但現在的他們估計都在向著威爾郡逃命,沒有時間理會我,所以……”
  說到這,博思科深吸了口氣。
  一字一句的說道。
  “只有那些西北的入侵者!”
  話語聲落下,博思科就苦笑起來。
  “我認為現在的局勢已經夠糟糕的了,但是沒有想到,比我想象中的還要糟糕,勒爾德里已經被滲透到了這種地步!”
  “這場戰爭……”
  詹姆士八世的私人顧問說不下去了。
  他滿臉的擔憂。
  盡管在草原人出現在雷霆要塞之外的時候,他就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可他沒想到會是這樣的局面。
  藏在勒爾德里陰影中的幫.派.分.子竟然會接受草原人指使。
  由此而引申出的含義,實在是太過可怕了。
  博思科看向了遠處街道上,擁擠、緩慢的逃亡者隊伍,臉上的神情也開始出現了絲絲絕望。
  秦然沉默不語的看著博思科,然后,轉身就走。
  “2、2567閣下?”
  博思科一愣,下意識的張嘴道。
  “你去做你該做的,我去做我該做的!”
  留下了這樣的話語,秦然就消失在了街道的陰影中。
  但火鴉卻從秦然的肩膀上飛起,那堪比鷹一般的雙眼,注視著整個勒爾德里,按照秦然的想法搜尋著不同之處。
  而秦然的視線則掃過了系統提示。
  【發現支線任務:城內的叛變者】
  【城內的叛變者:與博思科的久別重逢,是那樣的別開生面,一次突如其來的刺殺,讓你明白守衛勒爾德里的難度,但你別無選擇!你需要找到斷指幫的藏身之處,讓這些在混亂中制造麻煩的家伙們停下來……】
  ……
  對于支線任務的出現,秦然并不意外。
  在博思科遇到刺殺的時候,秦然就敏銳的注意到了支線任務的氣息,事實上,多次副本世界的經歷,讓他對于支線任務有了足夠的認知,大部分的支線任務都會和主線相關,只是有的作用大,有的作用小而已。
  少部分的支線任務則是獨立出現的。
  不過,只要完成的話,也會對自身在副本世界內的狀況得到一些改善。
  當然了,這種獨立的支線任務,難度要高于服務主線任務的支線任務,很可能會出現完成度、特殊評價等等。
  至于【特殊事件】?
  秦然一般當做額外的主線任務看待。
  ……
  戰爭的陰影籠罩在勒爾德里上空,逃亡者讓這個曾經繁華的城市變得混亂、寂靜。
  混亂在通往城門的主干道上。
  寂靜卻是充斥在剩余的區域。
  因此,當某些人離開主干道,前往其它地方的時候,是那樣的顯眼!
  或許對方已經十分的小心謹慎了。
  讓自己看起來就和其它的逃亡者沒有什么區別。
  可從火鴉在天空的角度看去,這樣的隱蔽、遮掩,卻越發顯得可疑。
  對方繞過了數條街道,再確認不會被人發現后,就開始向著某個方向狂奔而去。
  那速度讓普通人望塵莫及。
  足足十幾分鐘后,來到了城內一片低矮的建筑群后,速度才慢了下來。
  這里雖然在勒爾德里內,但卻與城內其它地方不同,不僅僅是建筑上的,還有周圍的環境。
  骯臟、惡臭、污水橫流。
  仿佛是一個大便池。
  貧民區。
  即使是在勒爾德里內也依舊存在,那些曾經富裕然后破產的中產階級最早形成了這里。
  可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不同的人加入了其中。
  他們有好吃懶做的流.氓、無賴,也有殘疾了卻沒有得到撫恤金的雇傭兵,更多的是在其它地方失去了土地,來到勒爾德里想要獲得一線生機的農民。
  不過,這里遠不如他們想象中的美好。
  那些流.氓、無賴形成的勢力、團.伙,支配著貧民區的一切。
  接著,小偷、強盜、被通緝者、站.街.女開始混入其中,變成了一條滋生著利益的罪惡鏈條。
  而‘斷指’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大約在十年前出現在這里的‘斷指’是一個失去了手指的雇傭兵,可這似乎對他的實力沒有影響。
  短短三個月的時間,就在貧民區內獲得了一分大的底盤與貧民區內曾經的老大‘匕首會’分庭抗禮。
  而且……業務更加的廣泛。
  殺人對于‘匕首會’來說只是偶爾為之。
  可對于‘斷指幫’來說卻是主要業務。
  ‘斷指’曾經的名字是什么,現在已經沒有人知道了,人們只知道他叫做‘斷指’。
  而‘斷指’的手下,則稱呼他為老大。
  這位讓貧民區內無數人聞之色變的人,此刻,正坐在那張破舊的椅子上,聽著手下的匯報,粗重的眉頭皺到了一起。
  “再派人去……埋伏不成的話,就強攻!”
  “現在去召集人手,我親自帶隊!”
  隨著‘斷指’的話,那張不滿疤痕的面容上,帶著毋庸置疑,讓手下大氣都不敢出,更加不用說是反駁了。
  更何況,這位手下并不認為自己老大說的有什么錯誤。
  如果是在平時,他或許還會有所遲疑。
  但現在?
  草原人大軍逼近下,整個勒爾德里完全就是他們的‘寶藏’。
  只要再做幾筆的話,就夠他們去南方養老了。
  這位‘斷指’的手下,正在想著美好的養老生活,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老大腳步的遲疑。
  當他的脖領子被自己的老大一把抓住,整個人騰云駕霧的飛向屋外的時候,才發現了不對勁。
  但卻太遲了。
  砰!
  身軀撞破大門的疼痛,讓這位‘斷指’手下痛呼出聲。
  可是聲音卻戛然而止。
  黑暗就出現在被撞破的大門外。
  看著門外的黑暗,‘斷指’的額頭上滲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因為,現在是白天,是中午。
  ‘斷指’很清楚的記得前一刻,外面還是陽光明媚的。
  “誰?”
  低沉的吼聲中,‘斷指’抽出了長劍直指門外的黑暗。
  可隨即,他就猛然轉身。
  鏘!
  一抹寒光在房間中亮起,一柄彎刀不知何時出現在他斷了手指、大拇指的右手中,仿佛化為一道霹靂斬向了他的身后。
  之前‘斷指’臉上的緊張則變成了猙獰。
  偽裝!
  那是‘斷指’的偽裝。
  為的就是著出其不意的一擊。
  “死吧!”
  ‘斷指’獰笑著。
  可,下一刻……
  他的獰笑就變得僵硬了。
  他那如同霹靂一般斬出的彎刀,也僵在了半空中,遲遲的無法斬下。
  因為,他看到了那個人。
  那個令他無比恐懼,全身顫栗的存在。
  “你認識我?”
  秦然瞇起了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