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585 在哪呢

♂』面對著無法無天的問話,秦然沒有回答。
  而是學著無法無天的模樣重重吸了口雪茄,淺淺的酸澀后,就是一股醇厚與甘甜在口腔里爆發出來。
  接著,秦然張嘴將煙霧吐出。
  雪茄特有的香味鉆入了鼻中,令秦然愜意的瞇起雙眼。
  對于秦然這種半吊子來說,自然是根本不動雪茄的。
  不過,這并不妨礙他學著享受。
  男人,或者更加準確的說從男孩開始,煙類物品,就總是離不開成長的視線。
  不論是欣然接受,還是頑固抵觸。
  總會看到其中的絲絲點點。
  有被嗆著了,涕淚橫流。
  有被嗆著了,深惡痛絕。
  各有各的選擇。
  不過,不論怎么樣的選擇,都不妨礙煙類中雪茄的特殊地位。
  秦然就已經開始接受這樣的味道了。
  至少,他從無法無天的嘴中知道了雪茄房一說,并且對那個有些興趣。
  當然,你也能說有吸煙室。
  秦然不會反駁,就好似面對又一次開口的無法無天一樣。
  “那詛咒是什么我還沒有搞清楚,但是我之前實驗了數次,它對其它東西、生物好像都不起作用,只是認準了你2567,你絕對不要靠近那東西,和‘工匠’完成了鑲嵌后,你就直接返回游戲房間,那里是最安全的!”
  無法無天語氣凝重。
  秦然默默的點了點頭。
  并不是因為無法無天的凝重,只是事實是不容反駁的。
  詛咒。
  即使是在擁有千奇百怪能力的玩家中,也是無法讓人小覷的。
  那種特異的力量,稍有不慎,就會引來天大的麻煩。
  “放心吧,我會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另外的解咒人,讓你重回自由的!”
  無法無天保證著。
  語氣一如之前的凝重。
  “但我被堵門的這段時間……”
  秦然意有所指。
  “那個家伙?”
  “我會密切關注他的該死的奸商,究竟想要干什么?”
  “他可不是那種損人不利己的家伙!”
  無法無天不需要秦然說明,就已經猜到了。
  隨著種種跡象的出現,‘黑袍’‘掮客’的合作不要太明顯了,無法無天不是傻子,被陰了一次還沒反應過來的話,那真的是早該死了。
  只是,‘掮客’要做什么,無法無天還是沒有想明白。
  秦然也是如此。
  兩人對視了一眼,無法無天一抹口袋,要出了一枚充斥藍色霧氣的水晶指環。
  “諾,你的戒指!”
  無法無天說著,將戒指遞給了秦然。
  【名稱:威爾克之救贖】
  【類型:飾品】
  【品質:稀有】
  【攻擊力:無】
  【防御力:無】
  【屬性:1,寒冰之觸;2,寒冰之刺】
  【特效:無】
  【需求:無】
  【是否可帶出該副本:是】
  【備注:一次在威爾克看來輕松無比的任務,成為了他的死亡之旅,這讓高傲的威爾克充滿了怨恨與不甘!】
  ……
  【寒冰之觸:開啟技能時,你需要用佩戴著這枚戒指的手掌接觸到對方,才能夠發動一次判定為強大的凍氣攻擊,持續5秒(當碰觸除你和隨身物品之外的任一存在時,視為發動攻擊,持續時間結束)2次日】
  【寒冰之刺:對著敵人射出一支由凍氣組成的長矛(與敵人距離不能超過30米),碰觸敵人或障礙物時,爆發凍氣攻擊,籠罩半徑3米(直接接觸者、物,會承受強大級別的凍氣,被濺射者、物,將承受圓心較強到邊緣較弱的凍氣攻擊)2次日】
  ……
  不僅僅是物品的名字出現了改變,屬性也有所改變。
  “即使是在稀有等級物品中也算是頂級的!”
  秦然這樣的評價著。
  “還差一點,如果爆出這件物品的原住民足夠強的話,一旦解除詛咒,那就是傳說級物品了!”
  無法無天解釋著。
  “但最終的結果也有可能是你根本等不到接觸它的詛咒,就接到了我的死訊!”
  秦然翻了個白眼,叼著雪茄向著‘工匠’的房間走去。
  有著一個如影隨形跟來的詛咒,他的時間可不多了。
  ……
  與上次來時,‘工匠’的房間沒有任何的變化。
  極簡的風格,讓人印象深刻。
  在那碩大的圓桌旁,‘工匠’已經準備開了。
  【暗之冥石】放在很顯眼的位置上。
  【名稱:暗之冥石】
  【類型:寶石】
  【品質:傳說】
  【屬性:1,吞服;2,鑲嵌;3,祭祀】
  【是否可帶出該副本:是】
  【備注:它是一枚神奇的寶石,價值遠超你的想象!】
  ……
  【吞服:服下暗之冥石,獲得些許黑暗血脈】
  【鑲嵌:鑲嵌在武器、防具上,獲得特殊的‘黑暗’效果】
  【祭祀:在某些神廟中舉行祭祀,你會獲得意料之外的境遇】
  (標注1:吞服有較大幾率失敗,不會對吞服者造成傷害!)
  (標注2:鑲嵌有一定幾率失敗,寶石與鑲嵌裝備同時損壞!)
  (標注3:祭祀時,會發生好事,也會發生壞事一切看運氣!)
  ……
  “某些神廟?祭祀?”
  秦然眉頭一皺。
  他完全沒有想到【暗之冥石】還有【祭祀】的效果。
  “難道可以引來‘神靈’?”
  秦然下意識的猜測著。
  可這并沒有令秦然改變原本的鑲嵌的主意。
  先不說標注中的‘看運氣’一說,完全與秦然的行事風格相反,單單是‘某些神廟’一次就足以讓秦然拒絕。
  因為,那也是碰運氣的事情。
  兩件碰運氣的事情放到了一塊。
  變數實在是太大。
  秦然是拒絕嘗試的。
  “好了,脫衣服!”
  “我們的時間不多!”
  ‘工匠’的聲音響起,秦然一愣,隨即反應了過來,對方的意思是要修補他的裝備,而不是他剛剛腦海中浮現的歧義。
  為了遮掩自己的心虛秦然立刻就脫下了【暗之鴉羽】和【卓越之鎧】。
  前者,‘工匠’放在了圓桌上。
  后者,‘工匠’則開始聯系其它玩家修補。
  赤膊著上身的秦然注視著‘工匠’拿出針線與其它縫補工具,不過,令秦然奇怪的是,‘工匠’遲遲沒有開始。
  “2567?”
  “我在工作的時候,希望是安靜的。”
  “不僅是不能夠發出聲音,還有視線的干擾也不能夠存在。”
  ‘工匠’說道。
  “好的!”
  秦然一點頭,就轉過了身,他并沒有過多思考上一次他可是親眼目睹對方鑲嵌的過程。
  因為,秦然的注意力并不在這。
  聽著耳邊針線穿梭的聲音,秦然點開了私信欄。
  看著瑞秋亮起來的名字,直接發出了一封私信。
  2567:你早就知道?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