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554 異動

“您之前去了德林街,對嗎?”p葬儀社社員問道。p秦然一皺眉。p為了麻痹原本未知的布局者,他前往德林街去干掉那個屠夫‘魯德’,對方是一清二楚的。
  而現在對方卻再次詢問,很顯然其中有著問題。
  所以,秦然沒有回答,示意對方繼續。
  深吸了口氣,葬儀社社員繼續說道。
  “很不幸,德林街一側的富人區,在您剛剛離去后,就發生了一起盜竊案。”
  “《艾利特爾加》肖像畫被盜了!”
  “而根據視頻資料來看……”
  “就是您盜竊了那副價值連城的名畫。”
  “那位丟失了名畫的大富豪很憤怒,他下了百萬懸賞來找到你和他的畫!”
  說到這,葬儀社社員再次苦笑起來,然后,沒有等秦然開口,就搶先說道:“我知道,這是一起手段拙劣的‘栽贓嫁禍’,里世界有很多人能夠做到這種程度,但那是對里世界而言,對常人所看到的世界……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議!”
  “所以,這位獵手就直接向我出手了?”
  “他不會直接用我去換賞金吧?”
  有些明白過來的秦然指了指昏迷的迪科。
  語氣滿是譏諷。
  秦然很清楚,迪科當然不會把他抓去拿賞金。
  但對方卻選擇出手,無非就是葬儀社在向那位大富豪表態罷了。
  或許其它的隱秘組織中的某些成員會自持身份,不會這么干。
  但有著諸多勢力,乃至政.府背景的葬儀社,一定會這么做。
  而且,葬儀社絕對會擺出一種我很能干,我根據線索找到了你要找的人,只是這個人并不是真正的盜竊犯之類的姿態。
  當然了,這是建立在秦然表現出一定實力的基礎上。
  如果是一個普通人……
  結果,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同樣的,能夠讓葬儀社的獵手馬上出動的,那位大富豪的身份肯定也是不一般了。
  “當然不會!”
  “只是那位大富豪的影響力非常的大,我們不得不表態!”
  葬儀社社員搖了搖頭道。
  一切就如同秦然猜測的那樣。
  只是有一點,秦然有些奇怪。
  “以你和我的關系,我很好奇你為什么這樣幫助我?”
  秦然看著李,神情中滿是玩味。
  通過接觸,秦然十分清楚,對方可不是什么急公好義的人。
  甚至,從某些角度來說,連好人都算不上。
  這樣的一個人,會因為幾次見面的交情,就幫助一個人?
  實在是太天方夜譚了。
  對方這么做必然有著對方的原因。
  秦然好奇這一點。
  頓時,葬儀社社員臉上的苦笑越發的濃郁了。
  “因為,幫您就是幫我!”
  再次深吸了口氣,葬儀社社員原原本本的講述起來。
  “葬儀社每個分社的負責人并不是固定的,而是有著自身的評選制度,合格者留任、晉升,不合格者會遭到懲罰,甚至干脆就是被調到某些養老部門那和發配沒有什么兩樣!”
  “我的一個不合格的同僚,就是這樣的被調任到了養老部門,在我上次見到他時,他看起來就和60歲的人沒有什么區別,身體、意志都死氣沉沉的,要知道他才30歲不到!我不想要接受這樣的命運!”
  “但擺在我眼前的選擇卻不多了,圣輝中學的異樣,讓總部損失了一位獵手,接著我發出了協助調查后,又繼續向總部求援……這已經讓我沒有了絲毫的退路,現在那位真愛的名畫也跟著丟失了,我已經被推下了懸崖,慶幸的是我還抓住了一根稻草!”
  說著,葬儀社社員就看向了秦然。
  “你想讓我幫你找到那副畫?”
  秦然瞇起了雙眼。
  “幫您就是幫我,同樣的,您幫我的話,也是在幫您自己只要找到了那幅畫,我有把握游說那位,不僅我的位置能夠保留下來,您也會獲得可觀的收益!”
  葬儀社社員很誠懇的說道。
  當然了,秦然一點都不信對方的誠懇。
  對方只是被逼無奈,為求掙扎而做出的最后嘗試。
  成功了,自然是皆大歡喜。
  而一旦失敗?
  以對方的表現,秦然很相信對方第一時間就會出賣自己。
  編造出對方被他控制之類的謊言。
  心知肚明的秦然沒有點破。
  因為,他也有需要對方的地方。
  而且,還是很迫切的那種。
  所以,他不介意和對方虛與委蛇一番。
  “很不錯的說法!”
  “我對那個可觀的收益……很期待!”
  秦然這樣的說道。
  “您會發現遠超您的想象,那么我們現在就……”
  “等等!”
  “我還需要處理一些事情。”
  秦然說著指了指被捆的坦婭、克娜、陳,被他擊昏的迪科,以及古井。
  李一怔后,連連點頭。
  “明白。”
  雖然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秦然開始尋找名畫,但是在這個時候他可不會反對秦然的意見。
  “那我們找個合適的地方。”
  “請您隨我來。”
  葬儀社社員扛起了被擊昏的迪科,徑直的向外走去。
  秦然一把拎起剩余的三人,緊隨其后。
  ……
  地震,雖然只是發生了一瞬,就消失了。
  可是造成的損失,依舊讓炎城的所有消防員、警察們忙碌了起來。
  整整一夜,歐克都沒有休息一刻。
  當他負責的最后一塊被掩埋的貧民區也被清理完后,老探長深深的嘆了口氣。
  他是個正直的人不假。
  也十分樂意幫助貧困的人。
  但他的能力有限。
  早已過了熱血年紀的老探長,很清楚這一點。
  只是,在今天晚上他有了更深的感觸。
  不僅是那些聞所未聞的妖魔,還有……天災!
  看著一個個被白布掩蓋著的尸體。
  心底充斥著無力感的老探長,半低著頭,神情落寞的轉過了身。
  接著,他就一愣。
  一個他根本沒有想到的人出現在了他身后。
  葬儀社社員。
  “你來這里干什么?”
  老探長對李的印象極差,口氣自然很差。
  “你不想知道為什么會突然發生地震嗎?”
  葬儀社社員微笑的問道。
  “你在胡說什……”
  “地震是‘人’為的?”
  老探長下意識的反駁著對方,話語出口一半,才反應了過來。
  他一把就抓住了葬儀社社員的肩膀。
  “是哪個混蛋?”
  老探長壓低了聲音。
  但任誰都能夠聽出其中的火氣。
  “跟我來!”
  葬儀社社員說著轉身就向著一旁的小巷子走去。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