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551 顯露

寶石!
  上百枚各色寶石,以特殊的方式鑲嵌在地面上,散發著異樣的璀璨。樂文小說|
  豐收!
  毫無疑義的豐收!
  即使是按照一枚寶石2000積分,1技能點來計算,眼前上百枚寶石也是200000積分,100技能點。
  更何況同色寶石會有著溢價。
  其價值已經遠遠超出了這個數字。
  當然,更重要的一點是,這只是碎裂級別寶石的價格。
  裂開、完整級別的寶石,其價格要遠遠超出。
  而眼前的上百枚寶石中,秦然一眼掃去,就看到了4枚裂開的寶石和與1枚完整的寶石。
  想到其中的價值,吝嗇鬼之魂涌現的秦然,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不過,該有的警惕還是有的。
  他細細的打量著眼前被寶石鑲嵌的地面。
  整體呈現一個圓形,卻不是那種環繞狀態的圓,而是以完整級別的寶石為圓心,4枚裂開的寶石占據完整級別寶石的四角,剩余的碎裂級別寶石依照顏色不同,以4枚裂開寶石為首,依次向后,按照特有的弧度鑲嵌。
  “魔法陣……咦?”
  秦然非常肯定眼前的寶石鑲嵌地是什么,但當他更加細致的查探時,卻發現了一縷氣息隱藏在寶石鑲嵌的法陣下。
  氣息隱秘、縹緲。
  如果不是秦然全神貫注的話,肯定會被忽略。
  而氣息中泛起的陰冷暴虐感,更是讓人心底發寒。
  “妖魔!”
  “難道……”
  秦然一瞇眼,心中閃過一個猜測。
  他抬手敲擊著寶石鑲嵌地。
  咚、咚咚。
  空洞的敲擊聲證實了秦然的猜測。
  下一刻,【狂妄之語】出現在了秦然的手中,猛地刺入了寶石鑲嵌地前一指的地方,劍尖微微上挑。
  頓時,鑲嵌滿了寶石的‘地面’就被挑了起來。
  那是一塊與地面嚴絲合縫的石板。
  以肉眼的角度觀察,根本看不出什么來。
  一把拿住滿是寶石的石板,秦然凝神打量著石板下面。
  只是入目處,卻讓秦然感到驚訝。
  并沒有想象中,沖出的妖魔,僅有一個巴掌大小的木盒上,貼滿了符咒。
  “并不是以防萬一的暗手,那么……”
  “就是這個法陣所需要的一部分!”
  心中一動,秦然拿起了這個木盒。
  這時他才發現,看似貼滿了的符咒,其實就是一張兩指寬、長度能夠纏繞盒子數圈的特殊符咒。
  這樣的符咒秦然是第一次見到。
  可這才讓他心底越發的驚訝了。
  因為,符咒上書寫的文字,他竟然能夠看懂一些。
  專家級別的【神秘知識】中,有著相關的知識,可是并不太多,只能夠讓秦然大致分辨出符咒的用途。
  封印!
  “封印的妖魔嗎?”
  秦然猜測著,但更多的注意力卻放在了符咒上。
  在進入到這個副本世界時,因為迥然不同的世界觀,他甚至猜測著力量體系都會出現不同。
  可是眼前的符咒又能夠被他的【神秘知識】所辨認。
  “是【神秘知識】有著足夠的辨識度,能夠清晰的分辨一切和神秘學相關的知識?”
  “還是……”
  “眼前的副本世界和我經歷過的副本世界有著一脈相承的……傳承?”
  秦然不太確定的看著手中的盒子。
  信息太過缺失,他根本無法判斷。
  當然了,到手的東西絕對不能夠放回去。
  滿是寶石的石板、封印的盒子,徑直的被秦然裝入了【赤鬼的胃袋】。
  然后,秦然打量著四周。
  井下的空間,要遠遠的超出狹窄的上面數百倍之多。
  而且,一些地方很明顯是經過精雕細琢的。
  就好似秦然眼前的立柱。
  這種粗需要四個成人合抱、上面雕刻著好似龍,又好似蛇雕像的柱子,滿是人工的痕跡。
  只是,上面似龍似蛇的生物太栩栩如生了。
  秦然在看到的第一眼,甚至有了一種望而生畏的感覺。
  哪怕僅僅是一剎那。
  也足夠引起秦然的興趣。
  沒有任何的猶豫,秦然嘗試的接觸立柱。
  但結果卻讓他失望。
  沒有任何的系統提示,很顯然,眼前的立柱就是那種看著不錯的‘裝飾品’,根本不是被系統認可的道具之類。
  不過,這更加讓秦然確認了之前的想法。
  “這樣栩栩如生的立柱明顯是出自大師之手……以一個人的能力,絕對無法開鑿出這樣的地下巢穴,更加不用說是這樣的十二根立柱了!”
  秦然清點了面前兩排同數的立柱,目光掃過了剩余不到一半的時間,當即就邁步向著一側隱約的門走去。
  雖然他肯定自己已經拿到了地下巢穴中最為有價值的物品,但如果能再多拿一些,他也是不介意的。
  甚至,秦然肯定那扇門后必然有一些價值不錯的東西。
  畢竟,這里是被對方當做巢穴的地方。
  可就在秦然轉身邁步的時候,他眼角的余光卻看到了什么。
  當即秦然停下腳步,轉身查探。
  他的目光看向了立柱的頂端,連擊著天花板的位置。
  那里是雕刻出的似龍似蛇生物頭顱遮擋的位置,從每根立柱下面看的話,根本看不到。
  唯有錯開位置才能夠從兩根立柱間看到后排立柱的異樣。
  但在這地下巢***光線黯淡,常人不要說是細細觀察了,連看也看不清楚。
  可秦然不同。
  a+級的感知,讓他在黑暗中能夠清晰視物,一絲一毫都不會遺落。
  所以,當一個個稻草、樹枝編織的鳥巢清晰的落入了秦然的視線中時,秦然微微一愣后,臉上就再次閃過了一抹欣喜。
  這里出現類似鳥巢的東西,代表了什么?
  之前那些仿佛烏鴉一般的黑鳥,秦然可沒有忘記。
  他原本認為,那應該是一種那所不知道的秘術之類。
  可沒有想到,那些黑鳥竟然是飼養的。
  這些鳥巢就是最好的證據!
  “如果是飼養的話,會不會有……”
  心思剛起,秦然就動了起來。
  因為雕像的緣故,稍微身手敏捷的人攀附這些立柱都不會困難,更不用說是秦然了,腳一踏,就竄躍到了頂端。
  抬手向著鳥巢抹去。
  一個接著一個,沒有落下分毫。
  一根立柱接著一根,速度越來越快。
  而在最后一根立柱頂端,秦然手指觸碰到一個異樣的柔軟后,毫不猶豫的就一把連那個鳥巢一同摘下。
  然后,右腳一蹬立柱,整個人身形如箭的沖向了隱約顯現的門。
  可就在這時,異變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