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3)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3)      第三章第三個(11-13)     

惡魔囚籠548 試探

夜晚的圣輝中學,被濃郁的霧氣所籠罩。
  黑暗與霧氣遮擋著常人的視線。
  即使是燈光,也無法射出。
  三道身影小心翼翼,一前兩后的進入到了主教學樓。
  跟在坦婭身后的克娜一手拉著一副迷糊模樣的陳,鼻子不停的聳動著,似乎是在嗅著什么氣味。
  同時,抬起了手中的手電筒。
  大功率的手電筒,在濃霧中,只能夠達到不足5米的照射的范圍。
  光線與邊緣,霧氣朦朧、翻滾,就好似有什么怪物會在下一刻沖出來一般。
  事實上,克娜已經聞到了不一般的氣味。
  “你確定在這里嗎?”
  克娜問道。
  “吾之仆從告知吾之地……”
  “說人話!”
  半妖語氣不好的打斷了對方。
  如果不是她的好友因為超度而陷入了眼前這種很特殊的狀態,她根本不需要依靠占撲來判斷兇手是誰。
  以她好友的‘能力’,完全可以直接詢問那些死去的靈魂就好了。
  只是現在卻不得不依靠他人……
  一個是那樣的不靠譜。
  另一個卻是那樣的可怕。
  “可惡!”
  一想到秦然,半妖心底咒罵著。
  對于秦然的懼怕,讓她本能的抵觸著秦然,但她同樣的需要獲得幫助,所以,在做了數次思想準備后,她才下定決心付出相應的代價來獲得秦然的幫助。
  即使是對半妖來說,這樣的代價也是相當的。
  可……
  當她來到舊校舍時,才發現秦然根本不在。
  那種拼盡全力的一拳打在了空氣里的滋味,實在是太難受了,難受到她幾乎克制不住血脈的影響。
  而坦婭的話則很干脆的點燃了這絲怒火。
  “汝聽不懂吾之話語……”
  呼!
  一層薄薄的火焰出現在了半妖的手掌上。
  “相信我,跟我來!”
  坦婭正色道。
  說完,主動的加快了步伐。
  三人從一層大廳徑直的向著左側的樓梯間走去。
  樓梯間向上就是通往二層的階梯。
  而在階梯的下方,卻有著一片空蕩。
  大部分會堆積一些不用的雜物。
  例如:廢棄的課桌之類的。
  只是這個時候,這里卻是空空蕩蕩的,沒有任何的東西。
  但三人卻是一愣。
  在手電筒的照射下,她們全都清晰的看到了在階梯下側的空蕩處,有著一扇比平常的門要短一半的木門。
  “門。”
  陳呆愣愣的指著那扇門。
  “接下來呢?”
  克娜扭頭看著坦婭問道。
  “吾之能力暫時被封印……我只是占卜到這里,剩下的就不知道了!”
  坦婭下意識的回答著,不過在面對克娜握緊的拳頭時,話語立刻的正常起來。
  “真是半吊子!”
  “連靈學姐的……”
  半妖聽到這樣的話,氣哼哼的說著。
  不過,話語還沒有說完,她就住嘴了。
  即使‘能力’不足,眼前的人也是為了幫助她們而來,雖然她給予了酬勞,但并不代表她可以隨意的侮辱對方。
  當然了,之前的話出口了,現在想要收回是不可能了。
  半妖的性格早就決定了她的行為方式。
  “繼續前進!”
  克娜說著,替換了坦婭的位置,走在了最前面。
  吱呀!
  帶著一聲令人牙酸的動靜,那道矮門被推開了。
  克娜詫異的看著這扇門。
  這扇門遠比看到的還要沉重,以她半妖的力氣都需要幾近拼盡全力。
  很自然的,這門根本不是什么木質的,而是金屬,一種特殊的,她暫時不能夠確認的金屬。
  呼!
  狂風從門后吹來。
  克娜抬手擋在了臉前,僅露出雙眼觀察著門后。
  幾乎立足不穩的坦婭很自覺的拉著陳站在了半妖的身后。
  “吾之仆從告知我,這里很危險!”
  “應當等待吾之騎士的到來!”
  坦婭看了一眼門后黑漆漆的通道后,張嘴的說道。
  “等不及了!”
  克娜沒有理會恢復常態的坦婭,話音落下,就向里走去。
  經過數次考慮才下定決心,卻又沒找到秦然的半妖,已經沒有了再去嘗試一次的勇氣,就仿佛是面對危機時,一時熱血的無謂。
  當熱血消退后,就是恐懼了。
  半妖的情況類似。
  她現在選擇相信自己。
  看著走入通道的克娜,陳也跟著隨后進入,坦婭猶豫了片刻,當看到更多的霧氣涌來時,毫不猶豫的走入其中。
  雖然腦子有病,但坦婭不傻。
  她能夠分得清楚,哪里是安全的。
  或者說……
  暫時安全。
  吱呀!
  砰!
  就在三人全都走進通道后,那扇沉重的門,徑直的關上了。
  沉悶的響聲,讓坦婭全身一抖。
  克娜也是面色凝重。
  以她都要拼盡全力才能夠開啟的門,可不要指望什么風的吹動,就能夠把門關上。
  只有一個可能
  機關!
  “吾之仆從告訴我,危險越來越近了!”
  坦婭聲音顫抖的說著。
  “閉嘴!”
  克娜低喝一聲。
  隨著門的關閉,她也本能的發現了不對,可這個時候已經沒有可能后悔了,只能是繼續向前。
  通道內,沒有了霧氣的遮掩。
  隨著大功率手電筒的強光,黑暗被驅散了。
  通道的原貌顯露了出來。
  一個不大,只有10平米左右的小廳,內里滿是灰塵,隨著三人的走動,這些灰塵紛紛的飛了起來,在燈光的照射下,點點粒粒的,清晰可見。
  小廳正對著門的方向,則是一條向下的走廊。
  階梯沿著石柱盤旋而下,蜿蜒回旋,手電只能夠找到一角。
  剩余的部分則是黑暗。
  甚至,在燈光的襯托下,顯得越發的深邃了。
  克娜深吸了一口氣,踏上了階梯。
  陳跟了上去。
  坦婭雖然害怕,但到了這個時候,已經沒有選擇了。
  三人緩步向下,手電筒的燈光驅散了前邊的黑暗,后邊則快速的被黑暗吞噬,三人就好似是一個發光的玻璃球,被吞入了某中狹長的胃中。
  走廊的長度遠超想象。
  三人走了十分鐘,才來到了地步。
  這里是一個與上面小廳差不多的房間。
  只是,在房間的中央,卻有著……
  一口井。
  滴答、滴答。
  水珠落地聲,從井里傳出,盤隨著淺吟淡唱的歌聲。
  “黃昏、還魂,雪柳、血流……”
  “人士、人死,稀奇、吸氣……”
  古怪的歌詞,讓克娜臉色大變。
  她瞪大了雙眼看向了那口井。
  即使是坦婭也滿是不可置信。
  “這、這不是……”
  這樣的震驚,甚至讓坦婭無法保持常態。
  不過,沒有等到她的話語說完。
  一道身影已經緩緩的從井中漂浮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