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58 引出

馬車停在了秦然的住處前。付了足夠的車錢后,秦然帶著自己的晚飯,打開了房門。
  不用雙眼去看,秦然也能夠憑借D-級的感知,隱約的感知到貢蘭森的存在。
  “怎么樣?”
  站在陰影中的守護騎士詢問道。
  “一切順利!”
  秦然拿出了一根熱狗,邊吃邊說。
  “嗯!”
  “還需要我為你講解【晨曦騎士鍛體術】嗎?”
  貢蘭森點了點頭后問道。
  “當然!”
  秦然給予了肯定的回答。
  之后就開始了又一次的講述。
  在持續了二十分鐘后,貢蘭森再一次的強調著。
  “【晨曦騎士鍛體術】是一切的根本!”
  這樣的強調,已經成為了這一周來,每次講解完的結束語。
  “明白!”
  同樣的,秦然都是這樣的確切的回答。
  “秦然你已經真正意義上的掌握了【晨曦騎士鍛體術】的基礎,距離達到入門層次也不過是需要時間的積累——以你的天賦,最多一個月就能夠完成!我的經驗遠不如你摸索而出的真實,相反,還會束縛你的道路!”
  “【貝西卡踢腿術】同樣如此!”
  貢蘭森勸解著秦然。
  對于一般的弟子,這樣的講解自然是必須要的。
  但那只是針對一般的弟子而言。
  對于神子來說,這是完全不必要的!
  熟知一切神子記錄的貢蘭森很清楚該如何培養一個神子——只需要給出他們最為基礎、原始的知識就足夠了。
  剩下的,就是等待。
  等待這些最基礎、原始的知識開花結果,成為旁人無法想象的秘術。
  如果不是教會的年代早已經結束。
  哪怕與秦然的關系再好,秦然再多的請求,貢蘭森也不會這樣‘錯誤’的教導秦然。
  這完全是在毀去一個神子的潛力。
  讓其被束縛,變得刻板。
  但是現在?
  貢蘭森看著思考中的秦然,完全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
  “如果是在五十年前,估計我得上火刑架吧?”
  貢蘭森自嘲的笑著。
  而看似思考的秦然則是查看著消息記錄——
  【由技能高階掌握者講解相應技能,晨曦騎士鍛體術熟練度上升……】
  【由技能高階掌握者講解相應技能,貝西卡踢腿術熟練度上升……】
  ……
  “除去積分、技能點外的額外提升方式!”
  在貢蘭森隨口的說出一些關于【晨曦騎士鍛體術】和【貝西卡踢腿術】的經驗時,秦然就收到了這樣的系統提示。
  無比明顯的系統提示,讓秦然很清楚自己遇到了什么。
  雖然驚訝于這樣的提升方式,但是在其余游戲中秦然并不是沒有遇到過類似的經歷。
  因此,在驚訝后,秦然就請求貢蘭森每日為他講解【晨曦騎士鍛體術】和【貝西卡踢腿術】。
  效果不算好!
  但也絕對壞不到哪里去。
  沒有了使用積分、技能點立竿見影的提升,但勝在不需要任何的花費,只需要靜靜的聽著。
  當然了,前提是足夠的時間。
  而很顯然的,秦然沒有足夠的時間。
  不論是主線任務的限定時間,還是眼前的支線任務,都讓秦然有種疲于奔命的感覺。
  事實上,秦然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讓對方講解【晨曦騎士鍛體術】和【貝西卡踢腿術】,讓他把兩項技能提升到一個極高的程度。
  但秦然知道這完全是不可能的。
  先不說其它,單單是貢蘭森的感受,就無法讓秦然達到這個目的。
  幾近真實的地下游戲,面對的可不是呆板、機械的NPC,而是宛如真實一般的原住民。
  “如果再有一周時間的話,【晨曦騎士鍛體術】和【貝西卡踢腿術】兩項技能基本上就可以升級了!”
  秦然十分可惜的嘆息著。
  他無法確切的從系統信息中查看【晨曦騎士鍛體術】和【貝西卡踢腿術】兩項技能的進度,但是卻可以感受。
  學會技能時,所經歷的知識與身體的協調,早已經讓秦然熟知了技能的一切,包括下一個等級,或者說是層次的朦朧感知。
  心中的可惜,并沒有讓秦然蹉跎。
  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他很快的就調整了心情,看向了一旁的守護騎士。
  “對方應該快行動了!”
  秦然完全可以想象自己離去后,那位圖書館長的高密。
  對方實在算不上什么高明的密探,話語中打探消息的意思太明顯了。
  “那么,‘斯沃柯’、‘魯斯罕’也該行動了!”
  “希望那個家伙能夠察覺到這兩個家伙的行動!”
  貢蘭森笑道。
  “放心吧,他一定會的!”
  秦然保證道。
  以對方在本市的勢力,發現兩個叛徒實在是太容易了!
  除非那兩個叛徒再也不露面!
  但這又怎么可能?
  要知道,秦然和貢蘭森可是準備了許久的。
  ……
  夜晚的街道上空無一人。
  突兀出現的人影自然會異常的顯眼。
  更加不用說是一出現就兩個了。
  一高一矮兩道身影,小心翼翼的在街道、巷子內穿梭著。
  他們動作小心,舉止謹慎。
  很快的來到了位于車站旁小巷內的下水道處。
  兩道人影對視了一眼后,身材高大的那個直接拉起了井蓋,瘦小的那個立刻鉆入其中,接著是高大的那個。
  咔!
  在進入到下水道的時候,井蓋被對方小心的蓋上。
  而僅僅是片刻后,就又有一道身影出現在了這里。
  相較于之前的兩人,后出現的人要更加的小心翼翼。
  但是,隨著這道身影進入到巷子內,一道燈光卻是驟然亮起,照亮了對方所在的小巷子。
  同時,十幾道身影堵在了巷子兩邊。
  而在其中,一道足有兩米身高的健壯身影,尤為的顯眼。
  不過,這道高大、健壯的身影與他身前的人相比較,卻又是不起眼極了。
  因為,每當這座城市出現什么變動時,眼前的人總會出現在報紙上。
  維恩伯爵!
  所有的人這樣尊稱著對方。
  五十年前推翻了晨曦教會對這座城市統治的貴族家族的繼承者。
  掌控著這座城市絕大部分軍隊,半數以上政要的家族族長。
  對方實際的年齡已經超過五十歲。
  但是,對方保養的很好,看起來要年輕的多。
  對方有著褐色的卷發,白凈的面容,銳利的雙眼,高挺的鼻梁,如果不是那雙銳利的眼睛,衣著樸素的對方,看起來就宛如是一個貧困的書記員般。
  但配上了那雙眼睛后,一切則變得不同。
  上位者的氣勢,讓人不自覺的避其鋒芒。
  “我等你很久了,秦然偵探!”
  對方緩緩的說道,那雙銳利的雙眼中帶著濃濃的譏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