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545 封魔之壺

“合作?”
  老探長低聲重復著秦然的話語。
  老人的智慧,讓他在反應過來后,就猜到了秦然想要做什么。
  而秦然更是直接。
  “對,合作!”
  “面對妖魔,普通人的你是完全無從下手的,可你卻有著先天的便利——你能夠第一時間獲得消息。”
  “然后,再將這些消息告訴我就可以了!”
  秦然說出了他想要的:獲取圣輝中學外的妖魔消息。
  或者更加準確的說是:得到更多的支線任務。
  從眼前副本主線任務的方式來看,秦然在圣輝中學內解決再多的妖魔,也只是會單純的計算到主線任務內。
  解決的越多,最后通關的評價就會越高。
  只是……
  秦然并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主線任務,他沒有任何一個參照物,他無法計算出他每完成一個事件,評價會有什么樣的增幅。
  更重要的一點:圣輝中學內會有多少事件?
  昨晚霧氣中的身影,看似不少,但拋開霧氣的遮掩后,實質也就是三四個。
  而他今天已經干掉了兩個。
  剩下的可不多了。
  也許圣輝中學的異常,會吸引更多的妖魔前來,但誰又知道會不會發生什么意外呢?
  對于,沒有把握的事物,秦然一向都是謹慎、小心的。
  所以,他認為他應該主動出擊,開辟支線任務,以求獲得更高的通關評價。
  “為什么?”
  “我堅持我的觀點,你不是一個熱心的主動助人為樂的人,你這么做是為了什么?請給我一個理由!”
  “不然的話,即使我死,也不會幫助你!”
  老探長坐直了身軀,一臉的嚴肅。
  顯然不是在開玩笑。
  或許沖動、熱血早已腿卻,剩下的只是審時度勢的‘智慧’,但心中的堅持,卻沒有減少。
  在看到對方第一眼的時候,秦然就知道了。
  因為,在對方的身上,他看到了原住民好友史奇的影子。
  脾氣古怪、直覺敏銳、辦事干練,卻因為種種原因困頓在某個職位上,直到退休都絲毫不能再進一步。
  甚至,還會因為事情面對本不該承擔的責罰,然后,又得用往日的功績卻彌補這樣的過錯。
  秦然不知道如果他沒有出現在【通靈者搭檔】的副本世界,他的那位原住民好友最終是否會和眼前的老探長一樣。
  但他知道,該如何應對這樣的人。
  “你需要一個更有說服力的人選。”
  秦然說著,目光就看向了房門。
  吱呀。
  門,開了。
  當看到披麻戴孝,戴著面具的葬儀社社員李走進來時,老探長第一反應就是掏槍。
  打扮詭異,出現更是詭異的李,實在是讓人警惕。
  “抱歉,我應該以更有禮一些!”
  “只是發生了一些意外,讓我不得不魯莽行事了!”
  面對著老探長的手槍,李只是看了一眼,就將目光放在了秦然身上。
  而且,讓秦然在意的是,對方的態度的變化。
  雖然昨晚見面時,對方表現的十分有禮,但是骨子里那股驕傲卻實在是顯眼,哪怕是說到圣輝中學發生的異樣時,也只是提醒秦然保持警惕,并表示他們會派專人來處理整個事情。
  秦然可是記得當時對方的語氣非常篤定。
  而現在?
  略帶慌亂。
  “發生了什么?”
  秦然很好奇。
  “來圣輝中學處理事件的‘獵手’被殺了——在他來的路途上,整個人被撕裂成一堆碎肉了!”
  李盡量保持著聲音的平靜,不讓顫抖影響到話語的清晰。
  “被人撕成了碎肉?”
  “是今天凌晨發生在郊外的那件碎尸案嗎?”
  沒有等秦然開口,老探長就想到了什么說的。
  “是的。”
  李出一點頭。
  頓時,老探長就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就是妖魔嗎?”
  會想到當時慘烈的模樣,老探長整個人都有些不舒服起來。
  足夠長的警探生涯,讓老探長認為自己并不會再被驚到了,但是剛剛經歷的事情,和凌晨的出警卻是例外。
  當然了,現在兩件事情可以歸到一個事件中。
  “那你?”
  秦然沒有理會老探長的自語,他看著葬儀社社員,故作不解的問道。
  在心底,秦然卻是猜到了對方的來意。
  求助!
  還未出現就被干掉的‘支援’,顯然讓眼前的葬儀社社員方寸大亂。
  恰好的,在對方的地盤上出現了一個實力不錯,能夠替代‘支援’的家伙,只要不是腦子壞掉,就知道該怎么做了。
  而事情,就如同秦然猜測的那樣。
  李站直了身軀,猶如是宣告一般的說道。
  “我代表炎城葬儀社分社向‘告死鳥’閣下發出特別協助調查,您可以拒絕,但如果您接受的話,我們將會給予您普通任何雙倍的酬勞!”
  “而我個人希望您能夠接受這個任務,畢竟,能夠輕易干掉‘傀儡妖’‘亂刃鬼’已經是‘獵手’級別的獵魔人,您完全可以完成這樣的調查——關于您清除‘傀儡妖’‘亂刃鬼’的獎勵,我會稍后給您!”
  略微停頓后,對方補充著。
  “果然!”
  秦然心底先是點頭,接著就是一陣冷笑。
  對方還是保持著某些習慣。
  秦然十分的有把握,他答應協助調查和拒絕,得到的所謂清除‘傀儡妖’‘亂刃鬼’獎勵絕對是兩個級別。
  “在這種時候,還不忘記玩弄自身的權術……”
  “真是腐朽!”
  秦然心底評價了一句后,不動聲色的目光看向了已經面露厭惡的老探長。
  很顯然,老探長從這位葬儀社社員身上發現了某些他最深惡痛絕的東西。
  “您明白了嗎?”
  “更多的獎勵,就是我找您合作的原因。”
  “您愿意和我合作嗎?”
  秦然又一次問道。
  “好!”
  深吸了口氣,老探長點了點頭。
  “那么,我們就開始第一次合作!”
  “今天凌晨發生的碎尸案,想必歐克你很頭痛吧?”
  秦然笑著說道。
  “‘告死鳥’閣下,請您稍等片刻,我馬上就將您的獎勵帶來!”
  李大喜,一躬身說道。
  而秦然也是面帶微笑。
  一行文字,在他的視網膜上顯現著——
  【發現支線任務:被截殺的支援者】
  【被截殺的支援者:葬儀社調派的‘獵手’被干掉了,你需要找到那個行兇者,這會關乎到葬儀社、表世界等勢力對你的態度。】
  ……
  簡單的備注,但卻有著不簡單的意味。
  更重要的是,秦然找到了破局的關鍵點之一。
  想到這,秦然已經翹起的嘴角,多了一分燦爛。
  ……………………………………………………
  【關注微信公眾號:每日好書精選(mrhsjx),為你提供更多勁爆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