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527 詭異再現

【名稱:幽藍之石】
  【類型:寶石】
  【品質:稀有】
  【屬性:1,吞服;2,鑲嵌】
  【是否可帶出該副本:是】
  【備注:它是一枚升起的寶石,價值遠你的想象!】
  ……
  【吞服:服下幽藍之石,獲得一絲冰霜血脈】
  【鑲嵌:鑲嵌在武器、防具上,獲得特殊的‘冰霜’效果】
  (標注1:吞服有較大幾率失敗,不會對吞服者造成傷害!)
  (標注2:鑲嵌有一定幾率失敗,寶石與鑲嵌裝備同時損壞!)
  ……
  “竟然是能夠獲得血脈的寶石!”
  秦然雙眼滿是驚訝。Δ『Δ』中文Δ網Ww┡W.*Zw.COM
  雖然他猜到了需要鑒定的稀有級別寶石會非同一般,但是卻從沒有想到是能夠讓玩家獲得血脈的道具。
  哪怕是有著較大的失敗幾率,且僅僅只是一絲冰霜血脈,但秦然有把握,只要他放出風去,任何一個有能力購買的玩家,都會給他一個滿意的價格。
  血脈,可遇不可求。
  它代表著的是:實力和成長。
  區分普通玩家與冒險玩家的最大依據之一。
  當然了,秦然的驚訝可不僅僅如此。
  因為,他手中還有一枚傳說級別,需要鑒定的寶石:【暗之冥石】。
  既然【幽藍之石】能夠帶來一絲冰霜血脈,那么【暗之冥石】自然是有關黑暗、負能量的了。
  而且肯定要比【幽藍之石】所標注的‘一絲’濃郁。
  想想掉落這枚寶石的‘墮落者’,秦然嘴角不由上翹。
  或許對方在他面前有些不值一提。
  但這并不代表對方不強大。
  相反,對方足夠的強大。
  只是……遇到了他。
  各種能力被克制下,才會顯得如此弱小不堪。
  如果是其他人?
  一旦讓對方揮起來,必然是相當可怕的。
  不然的話,也不會被稱之為圣騎士的宿敵了。
  更加重要的一點,【原罪之觸】【欲.望之獸】對【暗之冥石】念念不忘的‘饑餓’感。
  在之前,秦然還無法推斷。
  現在的秦然卻有相當的把握只要把【暗之冥石】‘喂食’【原罪之觸】或者【欲.望之獸】的話,會有極大可能讓其提高一級。
  通過系統,秦然接收了鑒定完的【幽藍之石】。
  秦然以右手的食指中指,接著這枚散著淡淡光輝的寶石,他的雙眼甚至都被印出了別樣的異彩。
  然后,秦然的目光看向了無法無天。
  這個時候的無法無天,還是背轉著身體。
  事實上,在秦然點開私信的時候,無法無天就這樣做了。
  雖然以無法無天所在角度是看不到秦然的私信,但是處于習慣,無法無天還是背過了身。
  看著無法無天的模樣,秦然一笑。
  以雙方此刻的關系,即使無法無天坦言想看的話,秦然也不可能真的拒絕。
  可無法無天這樣的舉動,卻讓秦然感到了一種朋友間相處的舒服。
  畢竟,誰都會有不想公諸于眾的秘密。
  “接著!”
  秦然說著抬手將【幽藍之石】扔給了無法無天。
  他已經有了惡魔血脈、凱美瑞斯之眼、圣騎士之力等,完全不需要【幽藍之石】。
  【融合之心】最重要的是什么,秦然可不會忘記。
  平衡!
  而不是駁雜!
  如果真的再在他的血脈中加入什么特殊的力量,秦然可不保證【融合之心】還能夠維持現在的平衡。
  而無法無天不同!
  哪怕有著較大幾率的失敗,可一旦成功的話,無法無天的實力必然會有著顯而易見的變化。
  這對他們眼前的局面來說是相當有力的。
  甚至,冒險對‘掮客’試一回‘斬’也不是不行。
  無法無天接住了【幽藍之石】,檢查了屬性后,這位曾經的殺手,抬手就將這枚寶石扔了回來。
  “怎么了?”
  秦然接住寶石后,不解的問道。
  “我用不著!”
  無法無天說著就給秦然了一張截圖。
  【博納之子:你的血脈早已經決定了你對任何武器都有著出常人的認知,你不僅能夠熟悉它們,更能夠揮出遠常人想象的效果;使用任何武器時,攻擊等級+1,相應技能+1(不能夠過凡級別),并且,每七天你將獲得一次指定的機會,使用指定武器時,攻擊等級+2,相應技能+1(不受技能本身級別限制,七天刷新一次,無法保留,必須重新選擇)】
  ……
  “相應技能?是所有對應技能,沒有限制在基礎或者進階?”
  秦然看著這張截圖,下意識的問道。
  當話語問出口后,才覺得有些窺探無法無天**了。
  “嗯,是所有!”
  無法無天毫不在意的一點頭。
  秦然立刻心底一凜。
  早已不是菜鳥的秦然可是很明白,當種種成體系的技能,集合到一起后,那將是多么的強大。
  而當這些技能全部都突破凡的極限,獲得等級+1的加持,武器本身也獲得攻擊+2的等級加持后,那會是什么情形?
  而且,秦然馬上想到了對方的絕招。
  那種極強爆的絕招。
  可有著這樣的血脈、技能,對方怎么會……
  秦然看向了無法無天。
  眼神中帶著疑惑。
  “你是不是覺得我很慘?”
  無法無天問道。
  秦然點了點頭。
  無法無天沉默了片刻,重重的吸了口雪茄,仿佛是爆一般的開口了。
  “你以為我想這樣嗎?”
  “每一次我都選擇錯誤,我選擇火藥武器,進入冷兵器副本,火藥武器直接就不能用了!”
  “我選了冷兵器直接就上了火藥武器戰場,你那長劍戳過飛船嗎?還Tm的是帶著粒子護盾的飛船,主炮下去一個城市就能消失的那種!”
  “完全就是牙簽戳大象,那牙簽還給了我一根軟塑料做的!”
  “每一次!”
  “每一次都沒有例外!”
  “所以,我才選擇做傭兵,至少用其他人在,我還不至于那么的倒霉!”
  越說越是氣憤。
  無法無天甚至將雪茄扔在了地上,踮著腳指天大罵起來。
  秦然沉默的看著對方。
  四五秒后,才拍了拍對方的肩膀。
  “辛苦了!”
  聽著這樣的話語,無法無天一愣,然后,好似泄氣的皮球般蹲了下來,苦笑著問道:“【幽藍之石】你打算怎么辦?”
  “鑲嵌!”
  秦然很肯定的說道。
  在不能吞服后,只剩下了鑲嵌。
  至于販賣?
  他現在并不缺少積分、技能點,而且誰又能夠保證販賣出的【幽藍之石】不會輾轉落到‘掮客’的手中?
  秦然可不敢小覷‘掮客’這個家伙的勢力。
  有錢能使鬼推磨的情況下,真的是無孔不入的。
  很干脆的,秦然再次聯系‘工匠’詢問鑲嵌事宜。
  鑒定【幽藍之石】是‘工匠’還秦然的人情。
  而當‘工匠’報出了價格后,秦然雙手都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前一刻還感覺自己不缺少積分、技能點的秦然臉色蒼白的看著‘工匠’報出的數字——
  3ooooo積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