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512 地下的暗影

面對氣勢洶洶的艾麗.瓊斯,塔麗.蘭奇卻是輕輕一笑。p這位蘭奇家族的大小姐不動聲色的拉開了與秦然的距離,然后,淡定的看著沖到了自己面前的艾麗.瓊斯,以十分平靜的口吻問道:“怎么了?”
  “怎么了?你再說怎么了?”
  “你剛剛再做什么?”
  “難道你以為我瞎了嗎?”
  艾麗.瓊斯好似憤怒的母獅一般,如果不是還有著一絲理智的話,【虛無之手】已經扭斷塔麗.蘭奇的脖子了。
  “哦。”
  “可是你為什么這么憤怒?”
  “難道你喜歡2567?”
  懷抱胸前的塔麗.蘭奇,好整以暇的看著艾麗.瓊斯。
  頓時,少女一愣。
  然后,少女以無比慌亂的姿態擺著手。
  “怎、怎么可能?”
  “你在胡說些什么啊!”
  “我在胡說嗎?為什么我感覺你很認真的!”
  塔麗.蘭奇面帶揶揄的看著少女。
  “我只是站在2567朋友的角度上來斥責你的,還有……”
  艾麗.瓊斯說著自己都不相信的話語。
  同時,目光悄然的打量著秦然。
  當看到秦然面無表情的完全不在意這里時,少女心中松了口氣,然后心底就出現了一股失落。
  很顯然,在秦然的面前,艾麗.瓊斯是完全不會隱藏的。
  看著對方臉上的失落,秦然只覺得太陽穴開始傳來陣陣刺痛。
  對于這樣的事情,秦然是完全不擅長的。
  不僅沒有任何的經驗,而且連借鑒的方向都沒有。
  不論是玩家好友無法無天,還是原住民史奇等人,在這方面沒有一個靠譜的。
  所以,秦然選擇了他自認為正確的方式:遠離爭端。
  “事情還沒有結束!”
  “碼頭上有著東海岸神秘側的船隊,霍隆斯港還有著大群的活尸,這些都需要快速解決!”
  “這里交給你們了!”
  說著,秦然就向外走去。
  而他的目光則是不著痕跡的掃視了一眼掌心里,紐扣大小的漆黑寶石,雙眼就是一瞇。
  【名稱:暗之冥石】
  【類型:寶石】
  【品質:傳說】
  【屬性:???】
  【是否可帶出該副本:是】
  【備注:你需要找專門的人士來鑒定它!】
  ……
  與【幽藍之石】一般,都是需要鑒定的寶石。
  等級甚至比【幽藍之石】還要高。
  但讓秦然在乎的卻不是這一點。
  當他握著【暗之冥石】時,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源自凱美瑞斯之眼的渴望。
  或者更加確切的說是,【欲.望之獸】【原罪之觸】都發出了饑餓的信號。
  拋開【欲.望之獸】和‘暴食’這種葷素不忌,以吃為終身目標的,剩余的原罪可是各有特性的。
  而現在,卻都出現了這樣的表現。
  即使秦然沒有更多的智慧,卻也知道【暗之冥石】的不一般。
  不過,即使想要知道【暗之冥石】是什么,也得返回游戲房間了尋找‘工匠’的幫助了。
  至于現在?
  秦然抬頭看了一眼龐大的欲.望之獸,心念一動,整個人就消失在了通道的陰影之中。
  踏踏踏!
  聲音逐漸的遠去。
  艾麗.瓊斯呆呆的看著秦然的背影,直到徹底消失后,這才回過了神。
  然后,她憤怒的看著塔麗.蘭奇。
  “你是故意的!”
  少女低吼道。
  “是嗎?”
  塔麗.蘭奇沒有否認。
  這位蘭奇家族的大小姐,指了指周圍出現破損的魔法陣,不慌不忙的說道:“艾麗,你需要加快速度了,要知道你可是最為重要的一環——即使是2567回來了,也不能夠大意啊!”
  “你給我記住!”
  知道自己任務重要性的艾麗.瓊斯沒有再和塔麗.蘭奇糾纏,但心底的不忿則讓少女不忘威脅。
  不過,面對著這樣的威脅,塔麗.蘭奇卻是再次一笑。
  她不在乎。
  因為,她知道艾麗.瓊斯是一個有著底線和行為準則的人。
  這樣的人,即使是壞蛋,也是壞的有限。
  想要對付的話,更是容易之極。
  相較于,她曾經面對的對手來說。
  但是,心底涌起的莫名、陌生的感覺,卻讓塔麗.蘭奇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秦然離去的通道。
  “2567嗎?”
  蘭奇家族的大小姐,低聲念叨著。
  ……
  格特魯德心情輕松的走上了甲板。
  他無比慶幸自己平時經營的人脈,讓他能夠度過這次難關。
  但僅僅只是一秒鐘之后,格特魯德輕松的心情就變得糟糕透頂。
  他看到了什么?
  東南方的夜空,竟然變成了一片火紅色。
  目瞪口呆的格特魯德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因為,他清楚的知道,這代表的是什么。
  流星隕落!
  或者流星爆!
  這個秘術有著諸多的稱呼,以及眾所周知的巨大威力。
  同樣的,能夠使用這一秘術的人,更是在神秘側聞名遐邇:‘煉金大師’查爾斯。
  可查爾斯不應該是在他們遠處的碼頭上嗎?
  為什么會出現在東南方?
  那個屬于霍隆斯港的方向。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船艙內響起,來自南方古國的諾沖上了甲板,他神情猙獰的看著那火紅的夜空。
  “諾閣下,我們上當了!”
  “碼頭里的……”
  啪!
  一記耳光直接打斷了格特魯德的話語。
  “住口!”
  “我不需要你來提醒我!”
  冷熱交替的話語聲中,諾的目光看向了遠處的碼頭。
  “殺!”
  “給我沖上去,一個不留!”
  “我要讓他們知道愚弄我的下場!”
  諾狂吼著。
  捂著臉的格特魯德快速的去吩咐了,
  他不憤怒嗎?
  被人抽了一耳光,怎么可能不憤怒?
  只是,他更加明白,如果沒有任何‘功績’的話,他再憤怒也難逃一死。
  霍隆斯港已經完蛋了。
  現在只剩下西海岸市了!
  船隊又一次的發動了沖鋒。
  “來了!”
  站在碼頭上的西海岸神秘側眾人心中一凜。
  他們也看到了東南方夜空的變化,自然清楚的知道身邊的‘查爾斯’只是一個冒牌貨。
  但這并不妨礙人們在遇到危險時,本能看向領導者的習慣。
  感受著諸多的目光,恢復了原本面貌的希蒙斯則是苦笑。
  他這里還算是順利,但是艾麗.瓊斯和查爾斯那里卻出現了意外。
  前者聯系不到。
  后者的攻擊卻提前了兩個小時。
  兩個小時,看似不多。
  但在這個節骨眼上,卻是要命的。
  沒有妮凱蕾留下的防御魔法陣,他們根本沒有機會抗衡這些入侵者。
  “堅守!”
  “只要堅持到防御陣完成,勝利就是我們的!”
  希蒙斯深吸了口氣,大聲的喊道。
  不需要再多的話語了。
  東西海岸的仇恨,讓他們完全的沒有退路。
  只有一戰!
  所有的人都行動了起來。
  這一幕,諾清晰的看到了。
  面對著敢負隅頑抗的敵人,他冷笑連連。
  紅色的袍子一抖。
  難以計數的蝗蟲就從那袖口中蜂擁而出,帶著一股腥臭的氣味,出現在了碼頭上空。
  黑壓壓的一片。
  蟲豸的鳴叫此起彼伏。
  西海岸神秘側的眾人,臉色都白了。
  而當那些蝗蟲如同雨滴一般撲下的時候,一股絕望從他們心底升起。
  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