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505 審判

言語如刀似劍。p鋒銳的插入了眼前‘神靈’的內心。p不,準確的說是,眼前的‘神靈’感受到自身的尊嚴受到了挑釁。p它早已經沒有了神智。
  殘存的丁點兒力量被喚醒之后,就只有本能的行為。
  但這并不妨礙眼前的神靈銘記著類似秦然這樣的生物,該以什么樣的態度面對它才是正確的。
  匍匐在地。
  大聲祈禱。
  這才是應有的。
  而不是詆毀與……不屑。
  沒錯,就是不屑。
  哪怕只是殘存的丁點兒力量,眼前的‘神靈’也能夠清晰的感受到秦然那種不屑的情緒。
  這讓它越發的憤怒了。
  ‘神靈’的憤怒好似潮汐。
  風起云涌間,人類、獅子和蛇,三顆頭顱仰天怒吼。
  它舉起了手中的長矛。
  光輝開始綻放。
  下一刻,長矛一揮!
  轟隆隆!
  黑色的天地,被一道閃電打破。
  熾白色的光亮,帶著毀滅一切的氣息,向著秦然而去。
  就如同是從天空中墜下的流星。
  然后……
  擋在秦然身前的原罪之獸中屬于‘暴食’的頭顱,悍然的張開了烏黑的大嘴,一口將其吞噬。
  轟!
  爆炸發生了。
  ‘暴食’被炸得粉身碎骨。
  “罪惡的人,必受懲……”
  ‘神靈’高喊著。
  它再一次遵循本能的來顯示著自己的權威。
  可惜這樣的話語還沒有說完,就戛然而止了。
  被炸得粉碎的‘暴食’頭顱,隨著原罪之獸的其它頭顱吸了一口周圍的黑色負能量后,竟然就這樣的再次長了出來。
  而且,一長出來就對著‘神靈’發出了一聲嘲諷的咆哮。
  面對著這樣‘不知好歹’的原罪之獸,‘神靈’再次舉起了自己的長矛。
  轟隆隆!
  更多的仿佛雷霆一般的熾白色亮光。
  毀滅的氣息又一次的出現。
  原罪之獸卻毫無畏懼的沖向了擁有著這樣氣息的‘神靈’,就如同真正的野獸一樣,撲了上去。
  一顆頭顱被打爆,馬上就生長出另外一顆頭顱。
  身體破損了,一口負能量就馬上復原。
  在濃郁負能量的氣息下,原罪之獸就仿佛是生命力最旺盛的野草,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但更讓驚訝的是,經歷了初期的不適應后,原罪之獸竟然對‘神靈’造成了傷害。
  ‘懶惰’與‘神靈’蛇的頭顱纏繞,讓蛇的頭顱昏昏欲睡。
  ‘憤怒’與‘神靈’獅的頭顱纏繞,讓獅的頭顱仰天大吼。
  ‘色.欲’與‘神靈’人的頭顱纏繞,讓人的頭顱產生了迷茫、困惑。
  而屬于‘暴食’‘貪婪’‘嫉妒’的三顆頭顱,纏繞著‘神靈’的四肢,并且不停的撕咬著那龐大的身軀。
  唯有‘傲慢’沒有動。
  或者,更加準確的說是,‘傲慢’對那根長矛和那架天枰有了興趣,正在細細的觀察。
  一種極其霸道的觀察。
  以原罪之力侵入其中!
  有著龐大的負能量作為后盾,原罪之力堪比是無孔不入的毒蟲,以侵蝕的方式漫延其中。
  嗚!
  負能量的風暴越發的狂暴了。
  籠罩在錫蘭市郊區的負能量防御完全的崩塌了,它們化為了最為純凈的負能量,融入到了風暴內。
  而風暴更是毫無保留的供養著原罪之獸。
  讓它越發的強大、可怕。
  黑色逐漸的褪去。
  僅剩余錫蘭市中心廣場天空上的一片。
  但有些人寧肯一切還保持著原樣。
  他們看到了什么?
  審判之神!
  神話中都值得令人敬畏的神靈。
  可是……
  此刻的審判之神卻被壓制了。
  被秦然壓制著。
  包括斯穆特在內,在負能量防御消失后,就匆匆趕到這里的神秘側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淡然站在一旁的秦然與從秦然身上蔓延而出的原罪之獸。
  “這、這是什么?”
  艾辛德這位預備役騎士,幾乎是以呻吟的口吻問道。
  “靈祖!”
  斯穆特、西蒙、邁耶卻是異口同聲的回答著。
  靈祖一詞的出現。
  讓匆匆趕來的神秘側眾人全部的安靜下來。
  他們面面相覷,相互對望。
  驚訝、敬畏、恐懼等等神情一一浮現,然后徹底的融入到了那不敢置信的神情中。
  然后,他們看向秦然的目光也變得格外古怪起來。
  惡魔血裔。
  已經是讓人無比驚訝的血脈了。
  遠遠的超過了神秘側內一些家族的精靈、矮人、侏儒等血脈。
  但當惡魔血裔再加上一個靈祖之裔的話……
  ‘我的助手,猶如烏鴉,帶來不詳,名為告死,身帶混沌,心有光明,猶如王者,君臨大地。’
  這樣的預言又一次浮現在了在場眾人的心底。
  他們第一次不再是以譏諷、玩笑的心態去看待這個預言。
  接著,他們想到了另外一則消息:秦然是圣騎士轉世。
  嘶!
  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們這個時候才發現,一個人竟然會這么可怕。
  擁有著號稱至圣、守序的圣騎士的靈魂,卻同時擁有惡魔、靈祖兩種邪惡的血脈。
  然后,他們的心底就是一陣慶幸。
  他們在慶幸,秦然擁有著圣騎士的靈魂,是懂得克制的。
  不然的話,面對一個擁有兩種至邪血脈的家伙,可是足以讓任何人都頭疼的。
  看看眼前的‘神靈’投影吧!
  在神話中,它幾近是無所不能,是公正、強大的代表。
  但現在……
  卻只能夠在惡魔、靈祖的血脈之下茍延殘喘了。
  可即使這樣的茍延殘喘,它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
  站在這里的每一個神秘側成員都能夠承認這一點。
  同樣的,他們更加承認的是,秦然比對方更加的強大。
  奧哈拉緩步的走下了那棟建筑。
  沒有了更多負能量的壓制,圣堂大執事逐漸的恢復了正常,她向著秦然走去。
  圍觀的神秘側眾人沒有誰敢于阻攔。
  既因為她圣堂大執事的身份,更因為傳聞中‘轉世’修斯的戀人身份。
  而現在,那位轉世者正顯露出了‘連神都殺給你看’的戲碼,沒有誰敢在這個時候,不開眼的去觸霉頭。
  他們可不想成為轉世者腳下的尸骸、功勛。
  奧哈拉毫無阻礙的出現在了秦然的身旁,脈脈含情的看著秦然。
  在來錫蘭市前,奧哈拉心中是有著一些打算的。
  她不會讓秦然冒險。
  因為,她不想要經歷一次痛心了。
  所以,她早已決定出現了什么危機的話,就該她成為秦然的盾牌了。
  簡單的說,奧哈拉抱著犧牲之心來到了錫蘭市。
  并且,錫蘭市的惡狀,讓她更是有了覺悟。
  只是……
  不需要了!
  一切都不需要了!
  秦然的強大,打破了一切。
  他沒有需要她做任何事情,只是靜靜的跟在他的身旁。
  不需要緊張,更不需要擔憂。
  雖然沒有幫上忙,有些小小的失落,但奧哈拉更喜歡現在的感覺。
  “你,回來真好!”
  奧哈拉輕聲的說著。
  秦然一哆嗦。
  在被奧哈拉用熾熱眼神看著的時候,秦然就渾身不自在,如果不是由七原罪組成的原罪之獸讓他暫時無法移動的話,他此刻一定會跑的。
  而現在?
  “嗯!”
  秦然故作淡然的點了點頭。
  奧哈拉看著似乎所有事情都盡在把握的秦然,那種安心的感覺涌上心頭,又一次笑了起來。
  笑得秦然藏在袖子中的雙手都一抖。
  嘎!
  一聲脆響。
  響亮的好似打雷的脆響。
  ‘神靈’的身軀破碎了。
  在原罪之獸的撕咬下,那一丁點兒的力量終于消耗殆盡了。
  失去了最后的力量,‘神靈’巨大的身軀再一次的變為了……石頭!
  破落神廟的石頭。
  不過,秦然卻沒有關心這些。
  哪怕他看到了石頭中的金色閃光。
  他的感知覆蓋著附近,尋找著——
  ‘墮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