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500 墮落者

秦然的右腿狠狠的抽出。p【腳刀】的氣勁,堪比鋒銳的刀子,卻無聲無息的被從黑影身上冒出的陰影所吞沒了。p能夠在水泥柱上都留下一掌之深痕跡的鋒銳氣勁,宛如泥牛入海。
  嘿嘿。
  低沉的嘲笑聲,從黑影嘴中出現了。
  不過,當秦然緊隨其后的右腿,出現在他身前的時候,嘲笑聲馬上就戛然而止了。
  擁有著超凡級別【徒手格斗.雙腿格斗】的秦然,雙腿不僅能夠對付無形的幽靈生物,在面對其它生物時力量屬性、敏捷屬性等級+4的特效,并且還會額外獲得+1攻擊級別的特效。
  此刻的秦然,力量、敏捷已經是a級別了。
  獲得+4的特效后,全部的達到了s+級別。
  這樣的力量與速度,完全的超出了常人的想象。
  雖然看似一腳踢出,但是帶出的勁道卻堪比大象、犀牛的撞擊。
  而當額外獲得了+1攻擊等級后……
  大象和犀牛的撞擊,則是自動的進入到了狂暴級別。
  想象一下吧。
  被狂暴的大象、犀牛撞擊會有什么后果?
  砰!
  黑影如同是被卡車撞飛的破布娃娃,一聲悶響,就飛了起來。
  哪怕黑影雙臂交叉的擋在了身前,但就如同是螳臂當車一般,喀嚓兩聲脆響,交叉防御的手臂就這樣的碎掉了。
  而秦然的右腿余威不減的踹在了黑影的胸口。
  喀嚓、喀嚓。
  黑影的胸膛,徑直的開始凹陷。
  但這并不是最糟糕的。
  秦然身形一閃,就追上了雙腳離地、不斷向后飛去的黑影,早已燃燒起火焰的左手一把捏住了對方的頭顱。
  然后,烈焰灼燒間,手腕一翻,捏著對方頭顱的左手就用力向著柏油路地面灌下。
  雖然沒有了雙腿的加持,但是面對已經身受重傷的黑影,即使是a級別的力量,也不是對方能夠反抗的。
  砰!
  黑影的頭顱,被狠狠的按在了柏油地面里。
  與此同時,蓄力5秒的血脈之火達到了一個極致,猛然間爆裂開來。
  轟!
  一道足有四米高、半徑一米的火焰柱就這樣的拔地而起。
  【爆炎】!
  小幾率觸發的特效在此刻出現,讓一旁的奧哈拉瞪大了秀目。
  圣堂大執事清澈的雙眼中浮現著驚訝,然后,就變為了一種迷戀。
  那是一種面對戀人的強大,而不自覺浮現的神情。
  不同于強者的崇拜。
  卻更加的真摯。
  火焰持續了數秒后,開始消散。
  秦然從中走出。
  第一時間,他就注意到了奧哈拉有些怪異的目光。
  “怎么了?”
  秦然問道。
  “沒、沒什么……”
  “那是‘墮落者’?”
  奧哈拉連連搖頭,然后快速的轉移著話題。
  “不是我之前看到的家伙,而是一個類似的、冒牌貨!”
  秦然這樣的說道。
  雖然兩者看起來非常的想象,但是有著交手經歷的秦然,卻可以肯定,對方并不是他之前看到的那個家伙。
  那個家伙給予他的危險感,可不是這種實力的家伙能夠擁有的。
  當然了,即使如此,也給與了一件出乎秦然預料的東西。
  【名稱:碎裂的漆黑之石】
  【類型:寶石】
  【品質:魔法】
  【屬性:鑲嵌在武器、防具上,將為你的武器帶來1-2點的負能量傷害特效或者為你的防具帶來1%-2%負能量抗性特效!】
  【特效:無】
  【需求:無】
  【備注:在極度的負能量環境下,某些特殊的靈魂晶石,它的價值遠遠超過普通珠寶!】
  ……
  在秦然的掌心,一枚小指指甲蓋大小、不規則的黑色石頭。
  看著【碎裂的漆黑之石】,秦然嘴角微微上翹。
  對于這次錫蘭市之行,他有了更大的期待。
  不僅是負能量對他的影響,還有著收獲。
  【處于濃郁負能量區域,相應技能威力增加,玩家獲得所有判定+2……】
  ……
  之前輕易的干掉了那個類似‘墮落者’的家伙,不僅僅是因為秦然自身的實力,還因為秦然的實力再次的獲得了提高。
  他現在很想要知道,當他來到負能量的核心位置時,會達到什么樣的程度。
  “類似‘墮落者’的冒牌貨嗎?”
  圣堂大執事則因為秦然的回答而眉頭緊鎖。
  “怎么?”
  秦然問道。
  對于一位圣堂的大執事,秦然從不敢小覷,尤其是在見聞方面,秦然更是自家知道自家事。
  即使他努力的彌補著。
  但因為時間的緣故,和真正的神秘側人士比較起來,還是有著一些差距。
  更加不用說是類似奧哈拉這種平時就是掌管圣堂書籍,本身也極為愛好閱讀的圣堂大執事了。
  “‘墮落者’的誕生是很困難的,比圣騎士都要困難——即使背叛了圣堂,也無法成為‘墮落者’的家伙們,在‘血色之月’前的某個時期就曾經思考,從其它方面獲得類似‘墮落者’的能力!”
  “只是按照記載,他們并沒有成功才對……”
  奧哈拉不解的說著。
  “記載?”
  “也許會有遺漏也說不定!”
  秦然摸著下巴說道。
  盡信書不如無書。
  這個道理,秦然早就明白了。
  更何況,一些事實極有可能和記載的完全不一。
  史書,是由勝利者書寫的。
  當時做為勝利者的圣堂,出于某種目的,極有可能隱藏了一部分真實的東西。
  要知道,那可是兩百多年前的事情了。
  就算是以神秘側比普通人悠長的壽命計算,也足以磨滅兩代人了。
  所以出現記錄不準確,實在是太過正常了。
  奧哈拉同樣明白這樣的道理,因此,并沒有反駁。
  “我們接下來呢?”
  圣堂大執事問道。
  對于奧哈拉來說,行動以秦然為首實在是太過正常了。
  畢竟,在當初的時候,一切的行動都是聽修斯的。
  “當然是去那里!”
  秦然抬手一指。
  那里是錫蘭市市中心的方向。
  如果說他們此刻站著的地方只是昏暗的話,在那里已經是漆黑一片了。
  負能量正在以一種常人所不理解的方式聚集在那里。
  奧哈拉只是看到,體內的‘圣堂之力’就發出了一陣悸動。
  不過,她卻沒有反對的點了點頭。
  因為這不僅是秦然提出的,還是他們此行本來的目的地:巴里的老巢!
  只是秦然與奧哈拉才剛沿著公路走出不足五百米,麻煩就再次出現了。
  看著眼前一隊煉金改造戰士,秦然的眉頭一皺。
  他本能的發覺有些不對勁。
  并不是這些煉金改造戰士。
  而是……
  眼前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