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53 意外發現

可能會掉落的技能書,立刻讓秦然心中火熱起來。不過,秦然并沒有忘記自己最初的目的。
  他找來了一根繩子,將對方捆綁在了椅子上,從洗手間內接出了一杯冷水,徑直的倒在了對方的臉上。
  “嗚嗚、嗚嗚!”
  冷水的刺激,讓對方瞬間的清醒了過來。
  但是,被原本面罩堵著的嘴巴,卻只能夠發出無意識的嗚咽。
  這里可不是毫無人煙的荒郊野外。
  不想給自己惹上麻煩的秦然,自然是會有所準備了。
  對方瞪大了雙眼,雙眼無神的看著站在面前的秦然。
  顯然,對方到現在,依舊沒有搞清楚,秦然為什么突然就出手了。
  而秦然自然不會和對方解釋。
  “你的同伙有誰?在什么地方?”
  秦然沒有兜圈子,拿起了匕首,抵在對方的左手食指上,瞬間,對方食指的皮膚就被切出了一道口子,然后,秦然的另一只手扯下了對方嘴中的面罩——對方的雙手秦然特意在捆綁的時候留了出來。
  “混……”
  對方的咒罵剛開口,就被秦然堵住了嘴,然后,切下了對方的食指。
  “嗚嗚!”
  斷指之痛,頓時,讓對方連連的嗚咽起來。
  “你的同伙有誰?”
  秦然等待對方的嗚咽聲靜止后,這才再次扯出對方嘴中的面罩,同時,匕首放在了對方的中指上。
  “可……”
  顯然,這依然不是秦然想要的答案,他再一次的重復了之前的動作。
  而且,似乎是因為連續被對方咒罵,秦然感到了惱怒,徑直的將對方左手上剩余的三根手指,都切了下來。
  對方疼痛的全身抽搐,汗出如漿。
  而秦然并沒有等待對方的意思,匕首隨之放在了對方右手的食指上。
  經歷過一次親自拷問,秦然很清楚,該如何去面對這些色厲內荏的家伙。
  “這是你為數不多的機會了!”
  “你說,還是不說?”
  秦然扯出了對方嘴中的破布,冷冷的問著對方。
  “我說!”
  疼痛依舊在深深的刺激著對方,但是面對秦然冰冷的模樣,對方的心理防線卻是徹底的崩潰了。
  一切就如同秦然預料的那樣。
  對方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硬漢。
  否則的話,也就不會去做威脅莫妮修女這樣下三濫的事情了。
  那位慈祥、溫和的老婦人,雖然沒有更加詳細的描述之前的遭遇,但是秦然認為自己該為對方做點什么。
  這并不是為了獲得莫妮修女或者貢蘭森的更多好感,只是秦然想要這樣做而已。
  所以,秦然選擇了更加直接、干脆利落的方式來對付這些下三濫。
  而不是選擇假意和對方合作,引出對方所有人之類的方式。
  即使后者看起來要更加的容易一些。
  “你的名字?”
  “斯沃柯!”
  “你有幾個同伙?”
  “兩個!”
  “他們叫什么?”
  “魯斯罕、埃文!”
  “他們在哪里?”
  “只有魯斯罕在塞勒街6號!埃文不知道!”
  “你們從哪里得到晨曦教會財富的秘密?”
  “是埃文!”
  “埃文?”
  “對,就是他!是他聯系我和魯斯罕的,他說他發現了一個寶藏!”
  ……
  秦然審問著對方。
  在匕首的鋒銳,自身的疼痛中,對方說出了所有。
  秦然連續的問了兩遍,并且又穿插著問了兩遍,確認了對方所說的。
  而這段審問,也讓秦然得出了一些結論——
  第一,秦然確認這批窺視者是由三個人組成的,其中眼前的斯沃柯和名為魯斯罕的男子都服從于名為埃文的男子。
  第二,名為埃文的男子很神秘,沒有直接與兩人聯系,每一次都是通過書信聯系兩人,當然,地址總是假的。
  第三,名為埃文的男子應該不止聯系了斯沃柯和魯斯罕兩人,但是其他人是誰,斯沃柯也不知道,他只和魯斯罕是搭檔。
  “埃文?”
  秦然低聲念叨著這個名字。
  從斯沃柯的嘴中,秦然完全無法勾畫出對方的形象。
  除去了解到對方小心、謹慎,很是貪婪外,是男是女都無法確定。
  “我告訴了你我所知道的一切……”
  “嗯!”
  秦然點了點頭。
  然后,手中的匕首就刺穿了對方的喉嚨。
  對方以完全無法置信的眼光看著秦然,顯然不理解秦然為什么這么做。
  為什么不驗證他說的話后,再殺他滅口。
  這才應該是常理!
  帶著不解,斯沃柯陷入到了永恒的黑暗中。
  隨著斯沃柯的死亡,一本白色光芒包裹著的技能書出現在秦然的面前。
  不過,秦然并沒有去撿取,而是將目光看向了門口。
  秦然的房門被推開了,貢蘭森扛著一個人走了進來。
  貢蘭森并沒有掩飾自己的腳步聲。
  高大健壯的身軀,扛著一個同樣健碩的人,將秦然房間的地板踩得‘吱吱’作響。
  “魯斯罕?”
  秦然看著貢蘭森肩膀上的人問道。
  “嗯,兩個家伙中的一個!”
  貢蘭森點了點頭,將名為魯斯罕的男子仍在斯沃柯尸體的旁邊。
  砰!
  沉悶的響聲,代表著貢蘭森的毫不留情。
  一旁的秦然聳了聳肩。
  在秦然提出將這些窺視者引出來的時候,貢蘭森就提出了幫忙的請求——瞞著莫妮修女。
  對此,秦然自然是樂意的。
  他很希望有貢蘭森這樣強大的幫手。
  只不過,貢蘭森的強大,卻有些超出秦然的預計。
  原本,在秦然看來,強壯魁梧的貢蘭森,最強的就是那令常人無法想象的力量與極為特殊的技巧了。
  但是,隨著這次貢蘭森的主動幫忙,秦然才發現,貢蘭森最強大的竟然是潛行!
  以他E+級別的感知,在明知道對方會在暗處的前提下,秦然竟然無法發現對方的存在。
  如果貢蘭森不是每次都恰當的露出一絲氣息的話,秦然還以為對方根本沒有出現。
  也正是因為這樣,秦然面對斯沃柯,可以毫不猶豫的下了殺手。
  因為,他根本不需要離開,貢蘭森就證明了對方話語的真假。
  而自始至終斯沃柯都沒有發現貢蘭森的存在。
  “你是否奇怪我為什么會這么精通潛行?”
  貢蘭森注意到了秦然的異樣。
  “嗯!”
  秦然沒有掩飾的點了點頭。
  “因為想要守護的前提,就是要了解黑暗——只有了解敵人,才能夠去對付敵人!”
  貢蘭森淡淡的說道。
  淡然的語氣,好似是在講述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但是秦然卻從這份淡然中,看到了更多的東西。
  陰謀、刺殺、鮮血!
  莫妮修女與貢蘭森記憶中的那個年代……
  遠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嚴酷。
  秦然嘆息了一聲。
  讓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眼前。
  “您在他們的落腳點找到什么其它有價值的線索嗎?”
  秦然問道。
  “有,這個!”
  “我在這兩個家伙的房間里囤積了足足百根!”
  “他們是想要徹底的將圣保羅夷為平地!”
  貢蘭森說著就摸出了兩根令秦然無比熟悉的東西:自.制.炸.藥!
  看著貢蘭森手中的自.制.炸.藥,秦然細細的檢查,赫然發現,竟然和舒伯克那瘋狂家伙所使用的自.制.炸.藥,極為的類似。
  甚至可以說是一模一樣!
  秦然的眉頭猛地皺起。
  他的腦海中猛的出現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舒伯克瘋狂的對抗警察,為的就是讓幕后支持者所把握的軍隊進入到市內,而那位幕后支持者這樣做,則并不是如同他最初猜測的那樣,想要叛亂之類,而是為了借助軍隊的力量搜查晨曦教會的千年財富!
  打著搜尋舒伯克的名義!
  而這個猜測的前提就是,那位幕后支持者與斯沃柯口中的家伙是同一人!
  看著手中與昨晚記憶中極為相似的自.制.炸.藥,秦然微瞇起了雙眼。
  “怎么了?”
  貢蘭森看著皺眉的秦然。
  “我似乎發現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不過,我需要再次確定一下!”
  秦然沒有立刻就把自己的猜測告知貢蘭森。
  就如同秦然說的那樣,他需要確認一些事情。
  畢竟,他這樣的猜測只是因為相似的自.制.炸.藥而已。
  誰也無法保證,自.制.炸.藥會不相似。
  所以,秦然需要更多的證據,去證實自己的猜測。
  “貢蘭森閣下您能夠暫時替我守在這里嗎?”
  “當然!”
  “不過,天亮以前,我必須要返回圣保羅學校,不然莫妮會起疑心的——如果她知道我違背了誓言,恐怕我連學校守夜人的職位都沒有了!會被直接驅逐出校的!”
  貢蘭森沒有拒絕秦然,不過卻提醒著秦然注意時間。
  “放心,我很快就會回來!”
  秦然保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