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3)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3)      第三章第三個(11-13)     

惡魔囚籠489 前往

當秦然登上甲板的時候,就看到遠處的海面上,三艘鋼鐵戰艦一字排開,冰冷的炮口綻放著耀眼的火光。
  轟轟轟!
  炮擊聲接連不斷的響起。
  一些落在了海中,一些則落在了珊瑚號的力場護盾上。
  透明的力場護盾上一層層的漣漪隨著炮擊蔓延開來,連帶著珊瑚號都有些抖動。
  只是,遠沒有之前第一次的抖動厲害。
  甚至連十分之一的程度都沒有達到。
  秦然下意識的看向了海水中。
  當在海水中看到了一些隱約、沉浮的圓形物體時,他的眉頭就是一皺。
  “水雷!”
  盡管【火藥武器.爆炸】中沒有囊括水雷,但是這并不妨礙秦然對這種價格低廉、威力巨大、不防簡單,排除卻極為困難的武器有所認知。
  不過,秦然此刻卻不單單是注意到了水雷,還有這些水雷出現在這里,所代表的意義。
  “封鎖海域,阻止增援嗎?”
  秦然心底暗道。
  很顯然,圣堂給予了西海岸政.府相當的壓力。
  或者說,巴里一方已經不堪重負了。
  不然也不會做出這種封鎖海域的事情。
  只是巴里一方能夠在茫茫大海上準確的追尋到他們的蹤跡,卻依舊讓秦然感到來的驚訝。
  要知道,在眼前的副本世界中,雷達技術可還處于最萌芽的階段,遠遠達不到在海上鎖定目標的程度。
  “是某種隱秘的技術?”
  “還是依靠了神秘側?”
  秦然猜測著。
  而一旁的艾辛德卻依舊大聲的喊了起來——
  “轉舵!轉舵!”
  “避開這些水雷!”
  但是,還沒有等艾辛德的喊話聲落下,站在瞭望塔上的瞭望手已經高聲驚呼道:“船長,他們在布雷!”
  頓時,船上所有的人都想著三艘戰艦看去。
  只見從三艘戰艦的船舷處,一枚一枚的水雷在士兵的搬運下被拋入了海中,接著,順著海水的流動而向著他們涌來。
  “該死!”
  “他們想要封鎖整個海域!”
  這個時候,再愚笨的人也反應了過來。
  同時,想到了一旦海域被封鎖的后果:擔任了支援任務的他們無法順利、按時間到達錫蘭市的話,包括圣騎士斯穆特,兩位圣堂大執事西蒙、邁耶在內的上百圣堂精銳必然會陷入到更艱難的困境中。
  甚至,每浪費一分一秒,都有可能讓昔日的同伴、好友死去。
  船長艾辛德十分明白這個道理。
  可眼前的局面卻讓他不得不重新選擇一條航線。
  因為,如果硬闖的話,就算是有著防御力場護盾,他們也難逃船毀人亡的結局。
  猶豫了兩秒鐘,艾辛德下命令了。
  “轉舵!換航線!”
  艾辛德幾乎是咬著牙說道。
  “是!”
  掌舵的大副深吸了口氣,用力點了點頭。
  同為圣堂預備役騎士的大副,很清楚眼前的局面。
  雖然無奈,但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大副一握船舵,就要轉向。
  “等等!”
  突兀的聲音響起,吸引了船上所有人的注意力。
  人們沿著聲音看去。
  站在甲板上的秦然正將那碩大的背包放在了甲板上,從箱子中抽出了【狂妄之語】。
  “圣騎士閣下?”
  “您要破壞他們的戰艦嗎?”
  艾辛德略帶猶豫的看著秦然。
  圣堂島的突襲戰,艾辛德當然聽說了,但是他們現在面對的最大危險可不單單是那三艘鋼鐵戰艦。
  事實上,那三艘鋼鐵戰艦雖然麻煩,但艾辛德卻并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懼怕。
  哪怕看上去他的這艘商船和對方相比較,完全就不在一個檔次。
  但他卻有著三艘戰艦根本無法比擬的優勢。
  靈巧和速度。
  再加上一些神秘側的手段,三艘僅有中小口徑火炮的戰艦如果不小心的話,艾辛德甚至有把握讓它們吃不了兜著走。
  可前提是,沒有這些水雷!
  簡單的說,這些水雷才是真正的危險。
  哪怕真的破壞了三艘戰艦,但海面上的水雷不除去的話,他們依舊會陷入到困境之中。
  “我為你們開路!”
  秦然說著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前,就從甲板上一躍而下。
  但是,卻沒有落入海水中。
  在他的雙腳踩到海面上的剎那,犀牛的虛影猛地從身后顯現出來。
  海水并沒有讓犀牛有著任何的不適應。
  最原始的自然之力匯聚在秦然的身上,讓他急速的向著正前方的戰艦沖去。
  嗚!
  激烈的氣流隨著秦然沖過海面后咆哮而起,化為陣陣狂風肆虐著海面,令海浪驟然翻滾。
  就好似一條出水的孽龍在翻江倒海般,海水中沉浮不定的水雷隨之而動。
  接著,狠狠的碰撞到了一起。
  轟!
  隨著第一聲爆炸出現。
  就如同是多米諾骨牌一般。
  接二連三的爆炸緊跟著響起。
  艾辛德和船上的所有人瞪大了雙眼看著這一幕。
  “僅僅依靠跑動帶起的氣流,就能夠引動水雷爆炸,這樣巨大的力量,如果正面沖擊的話……”
  艾辛德喃喃自語著。
  水雷的引爆可不是簡單的碰撞就行。
  必須要達到相當程度的力量才行。
  不然,排雷也不會那么麻煩了。
  但現在,秦然只是依靠奔跑帶起的氣流、海浪,就引爆了水雷,哪怕明知道秦然是圣騎士轉世,但艾辛德依舊是難掩心中的驚訝。
  甚至,他完全不會敢想象,被奔跑中的秦然撞一下會是什么后果。
  因為,那實在是太可怕了!
  甲板上所有在思考這個問題的人都激靈靈的打了個寒顫。
  他們被嚇到了。
  唯一不同的就是奧哈拉了。
  看著獨自沖鋒的秦然,奧哈拉眼神中的柔情如水一般。
  此刻她視野中的秦然與記憶中的修斯簡直是一模一樣的。
  不論面對什么樣的敵人,什么樣的困難,都會發起沖鋒!
  只為了身邊的人。
  “修斯……”
  奧哈拉輕聲自語著陷入了回憶。
  然后,她就被一陣呼聲驚醒了。
  甲板上所有的人都看向了沖鋒的秦然。
  或者準確的說,是秦然在身側平舉而起的左手。
  烈焰升騰,灼熱排空。
  數息之間,一顆直徑1米的火球就在秦然的左手中翻滾不休。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這顆火球被秦然向著身前的戰艦砸去。
  轟!
  炎浪旋轉著在戰艦金屬船頭上爆裂開來。
  一個碩大的窟窿赫然出現。
  海水洶涌的沿著窟窿灌入。
  只見,位于中間的這艘戰艦,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傾斜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