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3)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3)      第三章第三個(11-13)     

惡魔囚籠51 計劃

秦然相信自己能夠猜到的事情,警長約翰也能夠猜到。甚至,要比他更加的容易。
  畢竟,他只是‘初到貴地’,且身份也只是個偵探,而對方則是實打實的原住民,且本身就有著相應的身份、地位。
  原住民,‘無法無天’等資深玩家給予NPC的新稱呼。
  來源于那份真實。
  秦然對于這樣的稱呼,并不反對,雖然現在還有些不習慣,但是秦然相信這樣的真實,最終會讓他習慣的。
  “我怎么做?”
  警長約翰反問了一句。
  但秦然已經不需要答案了。
  警長約翰粗狂外表下隱藏的憤怒足以說明一切。
  雖然之前這位警長一直保持著沉默,但是那絕對不代表著退縮。
  對方心中堅持著的正義,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出現。
  “可惡的蛀蟲!”
  “我要讓他明白法律的存在是為了什么!”
  警長咬著牙從牙縫里擠出了這樣的話語。
  這樣的話語,在某些人看來是可笑的,但是秦然看著眼前的這位警長,卻絲毫沒有覺得有可笑之處。
  因為,對方很認真。
  不僅是神情,心靈上也是。
  “需要幫忙嗎?”
  秦然問道。
  這樣的問話順其自然。
  絕大部分是因為秦然發現這又是一個支線任務,但還夾雜了一些其它的東西在內,被秦然刻意忽略了的。
  聽到秦然的問話,警長約翰抬起頭,訝異的看著秦然。
  這樣的訝異持續了兩秒鐘,就被笑意所替代。
  那粗狂的臉上,浮現了真誠的笑容……看起來依舊帶著猙獰。
  “謝謝!”
  “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我要去聯合其他人!僅憑你和我,完全的沒有勝算!”
  說著,警長約翰就向外走去。
  不過,再走到門口的時候,這位警長卻是停下了腳步,他扭過頭,看著秦然道。
  “放心,阿爾蒂莉.亨特的事情,我不會忘記的!”
  “畢竟,你現在也是我要聯合的人之一!”
  說完,警長頭也不回的走了。
  秦然則是翻了個白眼。
  這種朋友時的揶揄,他有些不習慣。
  或者說,他不習慣有朋友。
  做為一個為了自己小命而奔波的人,朋友同樣是奢侈品。
  因為,維護友情同樣需要時間、金錢。
  恰巧的是,秦然兩樣都沒有。
  “這個支線任務恐怕也是超出了‘第一次’副本任務的玩家正常水準的支線任務了!”
  秦然默默的想道。
  這并不是毫無根據的,而是根據之前舒伯克一伙表現出的實力來判斷。
  正常的、第一次經歷副本任務的玩家,根本沒有機會扭轉之前的局面,即使如同他一般,引爆了整個建筑。
  最終最有可能的結果,也是粉身碎骨。
  “又一個超額的支線任務!”
  坐在警長的椅子中,秦然嘴角微微上翹。
  秦然不擔心任務困難,只擔心任務不夠。
  至于任務過于困難,甚至游戲失敗?
  秦然當然想過。
  但是,做任何的事情都需要承擔風險,他在命不久矣的前提下,還有的選擇嗎?
  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秦然沒得選擇。
  所以,還不如放手一搏。
  盡管秦然不太喜歡這樣冒險的做法。
  “真是逼不得已啊!”
  秦然呢喃著,然后伸了個腰,不過隨之而來身上的疼痛,卻讓他不由的一呲牙。
  而這讓秦然更加的輕易在椅子和床之間,選擇了后者。
  他可不想一夜過后,全身更加的疼痛。
  ……
  陽光驅散了夜晚的黑暗。
  市區的街道上,人來人往,川流不息。
  當那些報童穿插其中后,立刻就變得更加的熱鬧非凡。
  “號外!號外!”
  “大偵探秦然破獲無名女尸案!”
  “號外!號外!”
  “大偵探秦然一舉搗毀幫派禁地!”
  ……
  報童清脆的喊聲,傳出老遠,不由自主的就吸引了路人們的目光。
  尤其是,昨晚的爆炸,只要不是真的睡死過去了,任誰都會有所發現。
  只不過,夜晚的爆炸,對于普通市民來說,實在是太過危險了,他們可不敢當下就出門查看發生了什么。
  但這,更加讓他們好奇。
  因此,即使是平日里不怎么看報紙的人在這個時候也愿意掏出一毛錢來,買一張報紙。
  而這樣的人絕對不在少數。
  每一個報童跟前都圍起了一圈人,平時需要大半天才能夠賣完的報紙,在這個時候,只需要半個小時就能夠脫銷。
  這讓報童們的臉上浮現出了笑容。
  同樣的,滿足了好奇心的人們,也浮現出了笑容。
  而加印了報紙,獲得更多利益的商人們,也是笑容滿面。
  幾乎每一個人看著報紙頭版頭條上,幾乎占據了二分之一版面,秦然戴著獵鹿帽、叼著煙斗的照片都在微笑著。
  之所以說是幾乎,那是因為秦然并沒有笑出來。
  當他從自己柔軟的床上爬起來的時候,已經是日上三竿了。
  充足的睡眠,讓他全身的疼痛消失的無影無蹤,生命值也恢復到了滿值。
  換上衣物,帶上必備物品后,秦然就走向了距離住處不遠的餐廳。
  他的住處雖然在二層,但是一層并沒有居住著名為赫德森太太的房東為他提供早餐。
  不過,就在秦然進入餐廳后,就發現了異樣。
  每個人的目光似乎都在看著他。
  帶著好奇、探究!
  帶著輕蔑、嫉妒!
  從秦然坐下、點餐,到食物上桌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內,他就覺得自己似乎是被上百把利劍遙遙的對著。
  而且,情況越來越糟糕。
  因為,更多的人加入到了這個行列。
  同時,紛紛的議論聲讓秦然明白了個大概。
  當看到兩位目帶灼熱的女士準備向著自己走來的時候,秦然很果斷的打包了自己的早餐,然后,快步的離開了餐廳。
  當然,甩開類似目帶灼熱的女士,對于秦然來說并不困難。
  前提是:人數不要太多!
  當超過十幾個,甚至是二十幾個這樣的女士直直的盯著秦然時,就算有著精通級別的【潛行】,秦然依舊無法脫身。
  最后,秦然不得不走向了圣保羅學校——雖然他今天原本的目標也是這里。
  依靠著警察、護校隊的力量,秦然這才擺脫了那些瘋狂的女士。
  “招蜂引蝶!”
  護校隊的隊長,很鄙夷秦然的行為。
  不過,卻沒有再阻攔秦然進入校園的行為。
  顯然,他接到了相應的命令。
  當然了,這并沒有徹底的改變對方對秦然的印象。
  對此,秦然并沒有介意。
  相較于對方給他帶來的清凈來說,這些完全算不了什么。
  “莫妮修女正在禱告,接著會處理公務,中午才有時間見你!”
  護校隊長這樣的說道。
  “我可以先去找貢蘭森閣下!”
  秦然回答道。
  護校隊長沒有再和秦然說話,只是將秦然帶到了貢蘭森的住處前,就轉身離開了。
  “我會一直盯著你!”
  離開前,對方這樣的警告著秦然。
  秦然報以微笑。
  當護校隊長離去后,貢蘭森從木屋內走了出來,依舊是一身簡單的麻布衣衫,光著雙腳,赤膊著雙臂。
  “早!”
  秦然打著招呼。
  “有線索了?”
  對方很干脆的問道。
  “沒有!”
  “原本我是打算行動的,但是發生了一些事情,我不得不暫時先來這里……躲避一下!”
  秦然苦笑的搖了搖頭,面容上浮現出了一絲難為情。
  然后,秦然沒有等到對方追問,就很直接的說出了一切。
  “哈哈哈!”
  而這換來了貢蘭森的大笑。
  “這種情況是不需要逃避的,要大膽的迎接——這也算是獎勵的一種!”
  對方這樣的說道。
  “身為騎士,您說這樣的話合適嗎?”
  秦然反問道。
  “你怎么知道我當初成為騎士的目的,不是為了更受歡迎?”
  對方反問著,并且,立刻讓秦然啞口無言。
  “我認為我們該談談我之前原本的行動!”
  秦然很自覺的沒有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他進入了正題。
  “洗耳恭聽!”
  貢蘭森也變得嚴肅起來。
  “昨天我在離開這里后,就被跟蹤了!”
  “我無法確定對方是什么身份!但至少有一半的把握,是那些家伙!”
  “他們在密切的注意著圣保羅學校的一舉一動!”
  “不放過任何進出的人!”
  秦然簡單的講述了一下昨天遇到的事情。
  “你應該把那個家伙抓住的!以你的身手,這并不困難!”
  貢蘭森惋惜的說道。
  “是啊!前提是沒有人攪局!”
  秦然苦笑的講述了一下昨天的街頭刺殺。
  這讓晨曦教會的最后一位守護騎士不由的贊嘆起來。
  “被命運垂青的人——如果是在我們那個年代的話,你一定會受到這樣的評價!”
  對方這樣的說道。
  “然后,獲得‘倒霉鬼’這樣的稱號?”
  秦然撇嘴道。
  “哈哈哈!”
  “沒錯、沒錯!”
  “不愧是大偵探,你真是聰明極了!”
  貢蘭森又一次的笑了起來,并且,連連拍打著自己的膝蓋,顯得無比高興。
  “我認為這樣的嘲笑,會有損您騎士的身份!”
  秦然提醒著對方。
  “前提是這個身份還被人們認可!”
  “我現在就是圣保羅學校的守夜人!”
  貢蘭森絲毫沒有收斂笑容的意思,他反而笑的更大聲了。
  這讓秦然徹底的明白了對方是什么樣惡劣的性格。
  絲毫不介意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
  秦然發誓,當初讓對方成為守護騎士的人,眼睛一定是瞎的。
  “我認為我們應該將話題,拉回到原本的行動上!”
  秦然提醒著對方。
  對方似乎還有著一絲操守,在面對正事上,并沒有含糊,收斂了笑容,正色的說道:“繼續!”
  “我原本的打算是引蛇出洞!”
  秦然繼續的說道。
  “可現在你的計劃被打亂了,很難實施了啊!”
  貢蘭森一皺眉。
  “不!恰恰相反!”
  “我的計劃變得更加容易成功了!”
  “因為,他們也會看到今天的報紙!”
  秦然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