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480 冰雪前行

看著面帶微笑的秦然,史奇一愣,然后就默然不語。
  兩人之間的默契,足以讓史奇相信秦然這么做必然是有著相當的理由。
  而尼西爾不一樣。
  這位圣堂執事皺著眉,以狐疑的目光打量著秦然。
  “你想要干什么?”
  尼西爾問道。
  “當然是贊成你的提議!”
  “我也認為史奇應該擁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秦然微笑不減的說道。
  尼西爾的眉頭皺的越發的緊了。
  因為,秦然現在的態度和之前表現出的態度是截然相反的。
  難道秦然沒有看清楚其中的用意?
  這樣的想法剛一出現,就被尼西爾拋開了。
  即使秦然沒有看出來,但秦然也一定聽到了之前史奇的話語。
  有著這樣的前提下……
  猛地,尼西爾想到了一個可能。
  “難道你真的認為被一些人當做是修斯圣騎士的轉生,就可以真正的進入到圣堂的高層嗎?”
  圣堂執事喝問著。
  神情中滿是戒備。
  看著戒備的尼西爾,秦然的嘴角不由再次上翹。
  “不然呢?”
  秦然開玩笑似的反問著。
  “我告訴你,這是不可能的!”
  “圣堂的決策層,不會被你所愚弄!”
  尼西爾大聲說道。
  對于圣堂,尼西爾是有著相當感情的。
  不然也不會加入其中,且成為了一名執事。
  因此,焦急下他完全沒有看出秦然神情中的揶揄、戲謔。
  相反,他以自己的行為表明了反對。
  尼西爾上前兩步,站到了秦然的面前,雙眼一眨不眨的盯著秦然,已經蒼老的臉上帶著往日所沒有的凝重。
  “我一定不會讓你得逞的!”
  尼西爾擲地有聲的說道。
  “那你為什么還要來拉攏史奇?”
  秦然反問道。
  “因為、因為……”
  尼西爾氣勢一滯,他張了張嘴,想要解釋,但卻發現根本沒有任何理由能夠解釋的了。
  畢竟,在做出拉攏史奇,并且以史奇為‘橋梁’,緩和與秦然關系的決議中,他也是贊成的。
  只是,他沒有想到秦然會以此為契機想要進入圣堂高層。
  可、可是……
  他現在卻無力阻止這一切。
  因為,他完全可以預料到,秦然以修斯轉生的身份回歸圣堂的話,會有多少人歡呼雀躍。
  擁有一個圣騎士的圣堂和擁有兩個圣騎士的圣堂,將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尤其是在眼前的危機下。
  足足四五秒鐘。
  尼西爾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然后,他頹然的坐到了火塘旁邊,嘆了口氣,臉上的神情說不出的沒落。
  秦然饒有興致的看著對方的表情。
  史奇同樣如此。
  在秦然發出反問的時候,史奇就知道秦然絕對不會進入圣堂的高層,只是他很好奇秦然為什么要答應他去學習圣堂的秘術。
  發生了什么嗎?
  史奇以眼神詢問著秦然。
  “我認為你需要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秦然很認真的說道。
  史奇的工作決定了史奇必然會經常的親身涉險,在大部分的時候,槍械和一些神秘側手段足夠了。
  但現在可不同。
  【觸發特殊事件:全面開戰!】
  【根據玩家上次特殊事件影響力,自動被劃分為額外陣營!】
  【西海岸政.府與圣堂的戰斗,并沒有完結,一次突襲之后,將會是全面的戰爭,被卷入其中的你,因為之前的行為,遭到了西海岸政.府的敵視與圣堂的善意,在之后的戰爭中,你對雙方的影響,將會最為你最終的評價!】
  (標準:影響包括但不限于破壞,影響越大就會獲得越高的評價!)
  ……
  在秦然聽到史奇與尼西爾的對話后,這樣的提示就出現了。
  在驚訝于西海岸政.府的底蘊時,秦然很自然的開始調整著自己的計劃。
  其中,最為重要的就是身邊的人。
  秦然可不希望自己的行為給身邊的人帶去麻煩。
  而在身邊的人中,最弱小的就是史奇。
  秦然完全可以想象,僅僅依靠史奇現在所掌握的手段,一旦被西海岸政.府盯上的話,那真的是粉身碎骨。
  尤其是對方的身份,實在是太好讓西海岸政.府下手了。
  哪怕他方寸步不離的跟在對方的身邊,只需要一些光面堂皇的命令,就足以讓他連帶著史奇一起跌落到致命的陷阱。
  史奇的性格,秦然可是了解的。
  所以,秦然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恰好的,圣堂在這個時候遞來了‘橄欖枝’,秦然自然不會放棄。
  讓史奇留在圣堂島上學習秘術,獲得自保之力的同時,他去解決這次【特殊事件:全面開戰】,在秦然看來就是兩全其美的事情。
  只是,一些事情并不能夠這樣直接說。
  看著史奇詫異的目光,秦然說出了早就準備好的話語。
  “你是特別行動組的組長,你接觸的都是一些普通人無法接觸到的人、事物在這樣的前提下,有著一個變強的機會放在你的面前,你有什么理由不答應呢?”
  “不要忘記,行動組里可不單單是你的一個人,你會有著搭檔、下屬,你需要為他們考慮!”
  對于史奇,秦然知道該怎么勸說。
  “可是,你……”
  效果是很明顯的,史奇的臉上出現了意動的模樣,但卻有些猶豫。
  “你是在擔心我會因為你被圣堂利用嗎?”
  “放心吧!”
  “你所擔心的事情,永遠不會發生只要我……”
  秦然特意的一頓,隱去了后邊的話語,而目光則看向了反應過來的尼西爾,他一字一句的說道:“畢竟,我們不是敵人!”
  “您說對嗎,尼西爾執事?”
  威脅!
  尼西爾聽出了秦然話語中的深意。
  不是敵人,所以不會發生擔心的事情。
  如果是敵人呢?
  那自然是,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尼西爾臉上浮現了苦笑。
  但圣堂執事的回答卻絕對不慢。
  “是的。”
  圣堂執事這樣的回答道。
  聽到尼西爾的回答,秦然的目光再次看向了史奇,我們的警長又猶豫了一兩秒鐘后,最終點了點頭。
  “我會馬上安排!”
  說著尼西爾就向外走去。
  那種仿佛是坐過山車一般的心情,令尼西爾實在是一刻都不想要待下去了。
  雖然按照正常人的年紀,他已經是一位老人,但按照神秘側的算法,他還很年輕,只是壯年而已。
  他可不想要英年早逝!
  而且,為了以后的安全,尼西爾決定盡量和秦然少接觸。
  之前秦然話語中的威脅,實在是讓尼西爾心驚肉跳。
  他知道秦然是說得出,做得到的。
  因此,尼西爾腳步飛快。
  甚至,在心底已經開始給自己物色‘接班人’,代替自己和秦然接觸。
  但圣堂執事的腳步再快,也快不過秦然的話語聲。
  “等等!”
  秦然出聲道。
  “您還有什么吩咐?”
  圣堂執事苦著臉,轉過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