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471 不敗之姿

烏云,遮蔽著大半的月亮。p當海上的水蒸氣不斷上升后,月光變得朦朧。p但這樣朦朧的月光照射在那烈焰的身姿上時,隨著火焰的升騰,夜空卻變得明亮、耀眼。
  甚至是奪目。
  仿佛是在夜晚升起了一輪小太陽。
  只是,海面戰艦上的士兵們注定無法欣賞這樣奇異的景象。
  蠻橫的的氣息中,帶著無盡的混亂。
  濃郁的硫磺氣味猶如火山噴發的前兆。
  顫栗。
  恐懼。
  意志不夠堅定的士兵,已經開始哆哆嗦嗦的胡言亂語。
  然后,就是狂亂的在甲板上逃竄。
  而其中意志最為堅定的人,在看到這道身影的時候也是身體僵直,腦海中只剩下一個疑問:圣堂為什么會有惡魔。
  圣堂為什么會有惡魔?
  巴里也在問著這樣的問題。
  相較于普通的士兵,巴里知道眼前惡魔的身份。
  2567。
  ‘地上之神’的助手。
  這一系列事件的誘因。
  但對方不應該被斯穆特囚禁嗎?
  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忽然,巴里覺得他的計劃在哪里出現了紕漏。
  任何完美的計劃都會因為意外而失敗。
  所以,任何一個明智的人,都會準備一個后備方案來應對意外的發生。
  巴里自然不會例外。
  甚至,這位將軍閣下準備了更多的后備方案。
  可這并不代表這位將軍閣下會欣賞眼前的一幕。
  巴里以陰冷的目光看著周圍不堪重用的士兵。
  哪怕這些士兵號稱精銳。
  但那只是對普通人來說,對于神秘側……
  眼前混亂不堪的一幕,讓巴里下意識的想到了被砸入石頭的雞窩。
  本就陰郁的心情,越發的惱怒了。
  “滾開!”
  巴里一腳踹到從他面前跑過的士兵,快速的向著那兩小一大箱子跑去。
  經過一系列復雜的程序后,其中的兩個較小的箱子打開了。
  兩頭怪模怪樣的生物走了出來。
  有著獅子的腦袋、身軀,背部卻長著羽翼,十分的有力,略微扇動,所帶起的勁風就讓奔跑的士兵摔倒在地,而四肢上卻覆蓋著蛇一般的鱗片,尤其是末端的爪子,更宛如是金屬打造。
  嘎吱、嘎吱。
  隨著這怪物的走動,不僅發出了刺耳的響聲,還在甲板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抓痕。
  一邊走,這兩個怪物一邊晃動著他們粗大好似魚尾的尾巴。
  在這尾巴的dǐng端,一顆人類的頭顱赫然在那。
  只是這顆人類的頭顱完全沒有了鼻子、嘴巴、耳朵等。
  僅有眼睛!
  從額頭到下巴,一共四對八只眼睛,不停的眨著,泛著一種青色的光芒。
  一股腐朽的味道隨著這怪物的走動,而在甲板上彌漫開來。
  跌倒在地的士兵們掙扎著,嘴里還在不停的發出慌亂的叫聲。
  可是這掙扎的身影,慌亂的叫聲卻恰恰吸引了兩個怪物。
  沒有任何的猶豫。
  帶著饑餓的吼聲,兩個怪物就撲向了這些士兵。
  一陣哀嚎與血肉的咀嚼后,披上了一層紅色液體、肉糜的兩個怪物心滿意足的走到了巴里身邊。
  “吃飽了嗎?”
  “吃飽了,就給我去活動活動!”
  巴里看也不看那些慘死的士兵,分別指著天空中的秦然,和海岸邊的斯穆特說道。
  對于這位將軍來說,這些廢物死再多,他都不會有任何的動容。
  如果用這些的廢物的命能夠換取斯穆特的生命,巴里不介意付出十倍、百倍的數量,而不是露出自己的底牌。
  畢竟,他的野心可不單單是圣堂。
  他有著更大的野心。
  而這樣的野心,則讓出動了兩張底牌的巴里是信心十足。
  “去死吧!斯穆特!”
  “去死吧!2567!”
  “一個兩個都是這樣煩人的家伙,就該去死無葬身之地!”
  這位將軍大聲的吼道。
  嗚!
  兩個怪物在巴里的吼聲中,同時仰天狂嘯,如同離弦之箭般沖向了各自的目標。
  ……
  遠處的海灘上斯穆特看到了沖向自己的怪物。
  不過,與沖來的怪物相比較,斯穆特更加注意的是秦然。
  斯穆特皺著眉,回憶著之前的一幕。
  “不對!”
  “剛剛不是在絕境中突破!”
  “是血脈進化!”
  想到了什么的斯穆特一直淡然的神情變得凝重起來。
  身為圣堂唯一僅存的圣騎士。
  有著完整傳承的斯穆特,可是非常明白,‘血脈進化’究竟代表了什么。
  血脈進化,僅存在于一些魔法種與人類后裔身上的特殊變化。
  是一種十分難得,乃至苛刻的特殊變化。
  據他所知的那些書籍記載上,一百個魔法種血裔中只有一個會觸發這樣的變化,而在能夠觸發變化的一百個血裔中,只有一個能夠成功。
  失敗的話,血裔賴以生存的血脈就會大受損失,實力自然跟著一落千丈。
  可一旦成功的話……
  血脈就會逆向增加。
  本來只是單薄的血脈會變得濃郁。
  濃郁的血脈會發生質變。
  甚至,完全達到血裔先祖的力量也不是沒有可能。
  在圣堂秘藏的書籍中,就有著這樣一列記載。
  毫無疑問的,那位完全達到先祖血脈的血裔成為了那個時代的最強者。
  橫壓一世,莫敢不從。
  據記載那位是精靈血脈。
  還算是愛好和平。
  假設是惡魔血脈的話……
  斯穆特瞇起了雙眼,看向了半空中的烈焰身影。
  他可以肯定,秦然有著相當濃郁的惡魔血脈,不然也不會對‘圣堂之力’這樣的敏感。
  而現在秦然又完成了一次血脈進化。
  其血脈濃郁程度足以讓人膽戰心驚了。
  一個擁有惡魔血脈的人類。
  和一個完成了血脈晶化的惡魔血裔。
  哪怕兩者是同一個人。
  也絕對不能夠以相同的態度對待。
  “妮凱蕾……”
  “哼!”
  “滾開!”
  斯穆特低聲念叨著,他想到了一些回憶。
  然后,一股腐臭的氣息撲面而來。
  被打斷回憶的圣騎士冷哼一聲,看著飛到了面前的怪物就是一拳
  這一拳與之前的一拳不同。
  不再是沒有威勢、氣息。
  一道撕裂夜空的光柱沖天而起。
  完全由‘圣堂之力’組成的熾白色光芒如同一件盔甲披在了斯穆特的身上,包裹著他的全身。
  包括手掌和頭顱。
  而這樣的拳頭,下一刻砸在了那怪物的頭顱上。
  砰!
  ……
  而在遠處天空上。
  惡魔化的秦然,抬起巖漿手掌,一把抓住了怪物的獅嘴。
  接著,雙方幾乎是同時發力。
  圣堂之力下,怪物消融、氣化。
  與之前的戰艦沒有什么兩樣。
  巖漿、巨力之下,怪物徒勞的被扭斷了脖子、撕成了兩半。
  雙方幾乎是同時完成。
  而在完成的瞬間,雙方不由自主的相互看去。
  下一刻——
  兩道目光交錯一起。
  火星四射。
  莫名壓抑的氣息,彌漫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