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467 盡頭

夜晚勁風,海浪洶涌。p翻滾的海水中,巨大的戰艦如履平地,炮塔內的炮手一次又一次準準的命中了目標。p而在連續不斷的炮擊中,目標小島已經完全的失去了蹤影。
  巴里瞇著眼看著被炮火覆蓋的小島,絲毫沒有下達停火的命令。
  他在等待著。
  要知道,自始至終,他都沒有將這座小島放在眼中。
  斯穆特!
  只有這個唯一還存留世間的圣騎士才是他要消滅的目標。
  吼!!!
  令人身體一顫的吼聲,突然從小島上傳來。
  蠻橫的氣息橫掃過整座小島,向著海面而來。
  操作著炮塔的士兵紛紛呆滯在原地,莫名的恐慌感,讓他們不知所措,如果不是訓練有素的話,恐怕這個時候早就驚慌亂竄了。
  但站在原地,已經是他們的極限了,想要再做什么,卻是完全的不可能了。
  更加不要說操作炮塔了。
  炮火聲停歇了。
  濃煙、火焰也為之一靜。
  從喧囂到寧靜,世間就猶如凝固了一般。
  但巴里卻是笑了起來。
  “終于忍不住了嗎?”
  將軍一揮手。
  準備多時的煉金戰士從甲板下乘坐著電梯升了上來。
  每一個都是健壯有力、神情冷漠,他們配備著最先進的武器,如同一根根標槍站立在巴里的身后。
  但最引人注意的還是由這些煉金戰士抬出,放在了甲板上的三個箱子。
  箱子,兩小一大。
  小的有汽車大小。
  大的那個則宛如一座房屋。
  “去吧!”
  “這里是你們重見天日的第一戰——也將是你們成名的一戰!”
  “‘圣堂’的覆滅就是你們最好的功勛!”
  巴里高聲的話語中,一個個煉金戰士大踏步向前,沒有乘坐快艇等任何搭載工具,就這樣的跳入了海中。
  在絡繹不絕的跳水聲中,巴里的目光再次看向了小島。
  “斯穆特來吧,這一戰你不是期待已久了嗎?”
  “你不是嫉妒‘地上之神’消滅了東海岸神秘側入侵的功績嗎?”
  “現在我給你搭好了舞臺,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啊!”
  巴里站在三個箱子中,越說越是高興。
  最后,一陣怎么也壓抑不住的得意笑聲出現在了甲板上。
  巴里自然有著得意的理由。
  因為,斯穆特就如同他預料的那樣,擋在了煉金戰士的必經之路上。
  只是,此刻的斯穆特粗狂的面容上卻浮現著不解。
  相較于巴里,斯穆特能夠清晰的把握到那股一閃即逝的蠻橫氣息中深深隱藏著的硫磺之味,而且,他對這股氣息非常的熟悉。
  2567!
  妮凱蕾的助手。
  不過,按照他的安排,2567最多只能夠逃出那里。
  想要爆發出這樣的氣息……
  “在滿是‘圣堂之力’的危險中突破了嗎?”
  “不錯!”
  “妮凱蕾又一次向我證明了她的眼光還是那么的犀利!”
  “不過,只有這樣才有趣!”
  “一群煉金戰士和一個惡魔后裔,再加上一個圣堂大執事……勉強能夠成為我的對手了!”
  斯穆特自語著,雙眼中白色的光芒不停的閃爍。
  ……
  秦然完全不知道外界發生了什么。
  他只知道自己是秦然。
  而不是惡魔。
  眼前的惡魔化,只是【融合之心】的一部分能力。
  并不是他本身如此。
  猶如是念咒一般,秦然不住的提醒著自己。
  但大腦的清晰,卻根本無法驅逐眼前的幻象。
  如同是身臨其境一般。
  他化身為了那個惡魔。
  感受著那個惡魔的喜怒哀樂。
  體會著那個惡魔的戰斗技巧。
  一年。
  兩年。
  三年。
  ……
  時間無比轉瞬即逝,卻又無比漫長。
  漫長到秦然自言自語的提醒都即將遺忘了。
  無數次的生死戰斗。
  讓他習慣了眼前的身軀。
  讓他熟知了眼前身軀的戰斗技巧。
  而且,他的人生也仿佛只剩下了戰斗!
  不停的戰斗!
  戰斗就是生命的意義!
  直到那抹白色又一次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這一次,他身體本能的、毫不猶豫的抓住了那抹白色。
  疼痛。
  不知許久未曾感受的痛覺出現在了秦然的腦海中。
  他低下頭看著手中染血的圓形鉆石,猛地一怔。
  他遺忘的記憶如同是潮水噴涌而出。
  “我、我……”
  呢喃的自語聲又一次的響起了。
  巨大的惡魔身軀呆滯原地。
  鋒銳的爪子,徑直的揮爪,插入到了巖漿的胸膛內,自己撕裂了自己的身軀,然后,人類形態的秦然從中跌落。
  周圍的幻象開始破滅。
  當他再次回過神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半靠著躺在那條通道內。
  史奇就蹲在他的面前,正無比擔心的看著他。
  “怎么樣?”
  史奇問著。
  “……”
  秦然才一張嘴,就發現自己根本無法說話。
  不僅如此,他還感覺嗓子內似乎有著一枚燒紅了的碳,卡在了那里,讓他感到灼熱、疼痛。
  下意識的,秦然就抬起手,準備用手指寫給史奇看。
  而直到了這個時候,他才發現,他的手中捏著一枚早已經失去了光澤的圓形鉆石,上面還滿是血跡。
  【名稱:圣堂之星(損壞)】
  【類型:寶石】
  【品質:稀有】
  【屬性:儲藏著上一代圣騎士之一的生命力量!】
  【是否可帶出該副本:是】
  【備注:損壞的它毫無價值】
  ……
  秦然一皺眉,目光看向了從剛才起就接連不斷響起的系統提示。
  【異物刺激,融合之心平衡被打破】
  【欲.望之獸吞噬異物,融合之心觸發不完整進化】
  【體質、精神判定中……】
  【判定通過,不完整進化開始……】
  【惡魔血脈暴走!】
  【不完整進化被打斷!】
  【選擇不完整特殊進化……】
  【體質、精神重新判定……】
  【體質、精神判定未通過,檢查融合之心,不完整特殊進化發生變異,開始額外特殊進化……】
  【反噬出現!】
  【反噬出現!】
  【反噬出現!】
  【血肉傀儡轉變開始……】
  【異物能量出現,血肉傀儡轉變停止!】
  【額外特殊進化再次開始……】
  【判定通過!】
  【額外特殊進化完成!】
  【融合之心晉升!】
  ……
  【名稱:融合之心2】
  【類型:臟器】
  【品質:史詩之上】
  【屬性:1,變身惡魔2;2,召喚欲.望之獸2;3,圣者之刺】
  【特效:1,烈焰硫磺2;2,邪眼2;3,邪異之體2;4,原罪之觸】
  【需求:體質a,精神ss】
  【備注:這是一顆由人類心臟、惡魔領主心臟和欲.望之獸核心融合而成的心臟,它的強大毋庸置疑,但它的反噬也毋庸置疑,即使它有著一位圣騎士的生命之力做為調合,但做為擁有者的你依舊需要強大的身軀和更加強大的意志!它會隨著你的戰斗而變強,如果你無法與之一起變強,你將徹底的變成一具血肉傀儡!】
  ……
  【變身惡魔2:你的心臟讓你擁有了這一能力,開啟技能時,你將變身為惡魔,持續時間2分鐘,1次日】
  【召喚欲.望之獸2:你的心臟讓你擁有了這一能力,開啟技能時,你將召喚一只**之獸,持續時間2分鐘,1次日】
  【圣者之刺:在沒有選擇變身惡魔2和召喚欲.望之獸2的前提下,遇到正能量時,你能夠減免25%的傷害,當所承受的傷害(不論是否是正能量)達到一般、較強、強大級別時;你可以分別選擇開啟一道等級不同的‘荊棘靈光’,反彈你受到的5%、10%、25%傷害,并分別受到一次輕度、中等、重度傷勢的治療;當你選擇變身惡魔2和召喚欲.望之獸2時,圣者之刺的效果暫時消失】
  ……
  【烈焰硫磺2:惡魔的血脈,火焰如影隨形;在使用以火焰為基礎的法術時,火焰威力額外+1,并附帶硫磺詭毒,所需施法咒語、手勢、材料減少60%,即使施法失敗,也僅遭受四分之一施法反噬】
  【邪眼2:欲.望之念,根深蒂固;召喚一只由**之念所化的邪眼(副眼級別)為你戰斗,持續時間3分鐘,2次日】
  【邪異之體2:惡魔與欲.念,混沌與罪孽,卻暗含一縷光明;你獲得額外250點生命值、體力值,并獲得高級堅韌皮膚(吸收較強及以下級別攻擊所造成的200點傷害)、中級惡魔皮膚(吸收較強及以下級別攻擊所造成的200點傷害,面對烈焰、爆炸等有著額外防護);在面對由正能量組成的攻擊時,將會承受125%的傷害,當有特別針對物(包括但不限于收祝福物品,圣物等)將會受到一定額外傷害】
  【原罪之觸:欲.望的原罪,流淌在你的血液中,消耗100點生命值,你將獲得‘色.欲’‘貪婪’‘暴食’‘懶惰’‘憤怒’‘妒忌’之一的幫助,消耗200點生命值,你將獲得‘傲慢’的幫助(邪異本體擁有著你的外貌,但能力各不相同),邪異本體存在1分鐘,如果需要額外時間,將再次消耗生命值。】
  (標注:當對手陷入混亂、恐懼,或者擁有極度欲.望、執念時,將會被邪異本體吞噬!)
  ……
  “額外特殊進化?”
  “還有圣者之刺?”
  看著出現的提示,秦然下意識的看向了手中的【圣堂之星】。
  想著之前莫名的經歷,秦然一陣后怕。
  雖然不知道究竟為什么會因為【圣堂之星】完成所謂的額外特殊進化,但如果真的被轉化成了血肉傀儡,那他可是真的生不如死了。
  想到這,秦然深吸了口氣,抬頭看向了史奇。
  “謝、謝謝!”
  他強忍著疼痛,硬生生的想著史奇表示著自己的謝意。
  是史奇弄到這枚【圣堂之星】的,這一點毋庸置疑。
  那么,救命之恩的道謝就是必須的了。
  “我們之間還需要說這些嗎?”
  “不過,這東西真奇怪,我之前匕首撬、手槍近距離射擊、甚至是手雷爆炸都沒有拿下來,但氣憤的給了它一拳后,它卻直接掉了下來!”
  史奇不在意的一擺手。
  秦然敏銳看到了史奇手掌上那一片血肉模糊的地方。
  很顯然,史奇嘴中輕描淡寫的一拳,絕對不是那么輕松。
  “你現在怎么樣?”
  “剛剛你的樣子很嚇人,全身都被暗紅色的氣流包裹著,我根本連靠近都無法靠近,但是這枚寶石卻是直接飛向了你!”
  史奇注意到了秦然的眼神,馬上轉移著話題。
  “直接飛向了我?”
  秦然一愣。
  盡管知道額外特殊進化會有著他所不知道的內情,但是這種主動……
  秦然低下頭,又一次的看向了手中的【圣堂之星】。
  他知道其中應該還有著一絲隱秘。
  不過,眼前的地方可不是什么好思考的地方。
  暫時壓下了心中所想。
  秦然向著史奇示意。
  兩人迅速的向著出口跑去。
  還沒有靠近,爆炸聲、硝煙味就借著夜晚的海風從出口傳入到了秦然、史奇的鼻尖。
  而當兩人來到出口的平臺上時,史奇就直接倒吸了口涼氣。
  這座平臺位于小島僅有的一處山峰的半山腰上。
  站在這里,能夠輕而易舉的看到海面上的一切。
  十艘巨大的戰艦。
  百門鐵炮的火光。
  在夜晚中實在是清晰可見。
  尤其是當炮彈砸在了小島上,隔著一層半透明的力場護盾爆炸時,更是將一切都印照著亮堂一片。
  “這!這!”
  史奇已經完全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而秦然的面色更是怪異起來。
  【觸發特殊事件!】
  【玩家自動被劃分為額外陣營!】
  【你將不屬于將軍、斯穆特陣營,你對將軍、斯穆特正營所造成的影響,將成為你的評價標準!】
  (標準:影響包括但不限于破壞,影響越大就會獲得越高的評價!)
  【是否進入額外陣營?】
  ……
  看著系統的提示,秦然深吸了口氣,毫不猶豫的做出了一個選擇。
  然后,對著史奇說道。
  “史奇,你先返回之前的房間等我!”
  “那你?”
  史奇先是一點頭,接著問道。
  “當然是大鬧一場……”
  “我可是忍了好久!”
  秦然緩緩的說道。
  之前因為種種的限制,秦然一直在忍耐著,但現在機會已經出現了,他怎么還能夠忍得住。
  秦然從不認為自己是心胸寬闊的人。
  所以,他雖然認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但他更加喜歡報仇的時候,從早到晚。
  假如隔夜了?
  那就得加利息。
  現在,就是要討利息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