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456 變化

秦然的‘囂張霸道’,試煉者們不喜歡。p怪物的吞食人類,更是讓試煉者們恨之入骨。p而現在,兩個令他們都感到無比討厭的家伙要遇到了一起,實在是一件讓人無比開心的事情。
  哪怕其中的做法,有些違背他們的觀念。
  “去看看?”
  看到被幾個落后的試煉者,引開的怪物,奧格登停下了腳步,他的目光打量著同樣停下來的菲茨。
  后者沒有回答,卻是直接向著怪物離開的方向而去。
  奧格登笑著跟了上去。
  事實上,絕大部分的試煉者都做出了同樣的選擇。
  只不過和怪物的距離上,有遠有近而已。
  但有一點是相同的——
  他們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秦然出丑了。
  秦然是強大的。
  這一點他們承認。
  僅僅依靠著氣息就讓他們不敢妄動,怎么會不強大。
  但眼前的怪物卻是更強!
  不說那令人驚詫的雪浪,單單是食物鏈高端的氣息,就足以讓這些驚魂未定的試煉者們做出一個大致的判斷:秦然沒有怪物強。
  所以,秦然一定會狼狽不堪。
  同樣狼狽不堪的試煉者們,很希望看到這一幕。
  因為,只有這樣,他們剛剛被擊潰的自尊才會好受一點。
  甚至,他們惡意的猜測,這會不會是圣堂的考官,特意的報復著秦然。
  卑劣的思想,讓他們的觀念都開始變得扭曲了。
  不過,他們之中誰都沒有發現。
  可這樣的一幕卻全都被尼西爾看到了眼中。
  “我就知道會是這樣!”
  “該死!該死!”
  “混蛋斯穆特,你又搞砸了一切!”
  尼西爾看著水晶球內顯現出的景象,整個人不顧風度的破口大罵,然后,他馬上以擔憂的目光看向了秦然那里。
  并且,大腦飛速的轉動起來。
  他不希望秦然出事。
  這是一個不容置疑的事實。
  很簡單,如果秦然出了事的話,他以后就沒有臉面對妮凱蕾了。
  所以,他必須要保證秦然的安全。
  但‘雪獸’又怎么會是好對付的?
  “管不了了!”
  尼西爾一咬牙,就準備動用自己的底牌了,可接下來水晶球內出現的一幕,卻讓他瞪大了雙眼。
  “怎么可能?”
  尼西爾驚呼著。
  不單單是尼西爾這樣。
  所有看到眼前一幕的試煉者,都發出了這樣的驚呼。
  因為……
  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
  嘎吱!嘎吱!
  也許是因為囫圇吞下了不少試煉者后,怪物的肚子并不是那樣的饑餓了,它開始細嚼慢咽了。
  可這讓被追逐的試煉者們越發的恐懼了。
  肌肉、骨頭被嚼爛的響聲,好似摧魂的魔音一般侵入到了他們的耳朵中。
  鮮血、碎肉從那怪物的嘴中濺出,將白色的長毛染紅,碎肉掛在胸脯上,讓看到的試煉者肝膽俱裂。
  一個接著一個。
  當最后一個試煉者被嚼碎了后,怪物來到了秦然的木屋前。
  它敏銳的嗅覺告訴它,這里有著食物。
  野獸面對食物會是什么態度?
  自然是沖上去撕咬、吞噬。
  眼前的怪物就是這樣。
  之前被吞掉的試煉者足以說明這一點了。
  現在也不例外!
  吼!
  裂開了滿是鋒銳尖牙的嘴,怪物準備繼續它的獵食之旅了,可就在它準備撲出去的一瞬間。
  天地變色!
  白色的冰天雪地被黑暗所覆蓋。
  黑色如墨。
  深邃如獄。
  一股遠比怪物更加暴虐的氣息,在黑暗中沖天而起。
  怪物悚然一驚。
  追逐而來的試煉者更是嚇得臉色蒼白,后退不止。
  他們感受到了危險。
  而怪物?
  野獸的本能,讓它遠遠比試煉者們感知到的多。
  怪物下意識的停下了撲擊,以獸瞳查看著周圍的黑暗,可這種遠超自然的黑暗,卻根本不是肉眼可以看破的。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一股危險感從怪物的心底浮現。
  這讓眼前的怪物煩躁、不安。
  它連連嘶吼,想要恐嚇自己的敵人。
  可完全的沒有用處。
  天地間的黑色,無聲無息的翻滾著,一片死靜。
  不僅顏色消失了,只剩下黑暗。
  就連聲音也沒有了。
  靜!
  靜到讓人發慌。
  怪物繼續的嘶吼著,它需要這樣做來給自己以勇氣。
  然后,它只能看到黑暗的獸瞳中,看到了紫色。
  一抹紫色的閃電。
  天雷崩現,直直劈下。
  轟隆!
  雷電的速度有多快?
  怪物完全的沒有任何躲閃之力,就被擊中了。
  它沒有立刻斃命,似乎毫發無損。
  這讓野獸的怒吼越發的高亢、嘹亮了。
  但下一刻……
  它足以抵擋普通刀劍的白色長毛開始變得黯淡無光。
  它能夠輕易撕裂冰天雪地中巖石的爪子開始脫落。
  而它能夠奔跑三天三夜都不會有任何異樣的身體,開始覺得疲憊。
  疲憊到它恨不得它馬上就睡去。
  不過,野獸的本能告知著它不能夠這樣睡去。
  因為,一旦睡去就是死亡!
  怪物抗爭著。
  但這樣的抗爭實在是無力。
  當‘懶惰’打著哈欠出現在怪物的身旁時,本就搖搖欲墜的怪物,沒有任何停歇的就陷入到了睡眠中。
  而就在怪物進入睡眠的剎那,它的身軀開始腐朽。
  似乎經歷了千萬年的時光的洗禮。
  生命的氣息遠離它而去。
  只剩下一具隨風而化的尸體。
  呼!
  黑色翻滾,既好似霧氣、又好似光芒。
  以比出現時更快的速度消散了。
  當風吹過時,最后一丁點黑暗消失了。
  連帶著怪物一起。
  沒有了黑暗的阻擋,試煉者們看清楚了。
  可除去地面殘余的痕跡外,試煉者們什么也沒有看到。
  如果不是有人死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甚至以為這是一場幻境。
  但地上的透明箱子,箱子內的兩支卷軸卻告知著他們這一切都是真的。
  吱呀!
  遠處那個看起來最多只能夠算是平整的木屋門打開了,門前的積雪絲毫不能夠阻止房門的開啟。
  白色被木門堆積著,向著一旁而去,被夯實在側。
  然后,秦然緩步的走了出來。
  頓時,所有試煉者的呼吸都為之一滯。
  接著,他們隨著秦然的走進而后退。
  一步。
  兩步。
  三步。
  ……
  當秦然越來越靠近那透明箱子時,試煉者們就越猶豫,
  而當秦然真正意義上的站到那個透明箱子邊上時,一些試煉者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