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454 第二場

一間剛剛用大云杉木蓋起的木屋中心的位置,火塘在足夠的柴火下,熊熊燃燒著,時不時的發出噼啪的脆響。p兩個打開蓋的罐頭,就這樣的放在火塘上加熱著。
  不一會兒,隨著熱氣漫延而出的香氣,就讓史奇忍不住的咽起了口水。
  不過,我們的警長可是知道,這個時候最應該做的是什么。
  兩根比之棍子還要結實的長面包,以匕首穿好后,被他放在了火中加熱著。
  “2567,沒想到你竟然會蓋房子!”
  史奇一邊轉動著面包,一邊看向了秦然。
  直到現在,他都記得秦然是怎么樣用那把嚇人的巨劍將周圍一小片大云杉木砍倒,然后,削去了多余的枝干,建造了眼前避風、取暖的木屋。
  最讓史奇記憶猶新的是,自始至終秦然都沒有使用除去&無&錯&小說{www.booksrc.net}那把巨劍之外更多的工具。
  但眼前的木屋卻是出乎預料的牢固。
  聽聽外面咆哮的寒風吧。
  任何不夠牢固、結實的東西,只有被摧毀的下場。
  “我不會蓋房子,但我會搭積木——不需要美觀等元素的話,僅僅是這種暫時蝸居的木屋,大部分人都能夠做到。”
  秦然這樣的回答著。
  “大部分人?”
  “大部分人可不能夠像你一樣,揮舞起【狂妄之語】!”
  史奇一挑眉毛。
  他可是感受過【狂妄之語】的重量,他兩只手憋足了勁,都沒有讓這把雙手巨劍有著分毫的移動。
  而秦然呢?
  一只手就如臂使指般的揮灑。
  這讓史奇對自己和秦然的差距更是有了一個直觀的認知。
  無疑,這讓自認為是男子漢的史奇感到了沮喪。
  不過,更讓史奇感到灰心喪氣的是,擁有著這樣武力的秦然,并不是一個莽夫,而是會用腦子。
  一些他注意不到的事情。
  秦然卻是早有預料。
  “原本我是打算來幫忙的,現在我卻完全成了拖后腿的了!”
  史奇苦笑著搖了搖頭。
  “只是看待事物的角度不同,你還是習慣從普通人、試煉者的角度出發來看待眼前的一切,而當你站到圣堂的角度時,你就會發現這些東西了——就好似眼前的試煉,圣堂在讓我們經歷了一定程度上勇敢、正義、智慧、憐憫的考驗后,馬上就拋出了任務與友情的抉擇,那么緊跟著的試煉又怎么會是簡單的找東西呢?”
  “眼前名為‘終結’的島不大,但卻也不小,僅靠一兩人的力量,三天之內根本不可能找遍全島,更加不用說是在這么惡劣的天氣下了。所以,只可能是合作,讓大部分的試煉者合作,才能夠度過眼前的難關!”
  “可是按照尼西爾所說,只有三個人能夠通過眼前而的試煉——一大群人找到了東西,卻只有三個人能夠過關,想想可能會出現的畫面,我就總覺得圣堂的考官都是不懷好意的。”
  “他們總是讓試煉者進行一次次‘良知’和‘利益’的抉擇,卻不真正意義上說明究竟是‘良知’重要,還是‘利益’重要,只讓試煉者們自己去判斷,如果在最后一個環節出現什么大逆轉,我真是一點都不奇怪。”
  看著苦笑的史奇,秦然一拍對方肩膀以示安慰后,就不理會火焰的灼燒,將兩個加熱到滾燙的罐頭拿了出來。
  自己一份,史奇一份。
  “是啊!”
  “更加可惡的是,他們在之前的試煉中,已經透露出一丁點更加看重‘良知’的意思,這必然會影響到試煉者的選擇。”
  “我現在就不知道該怎么做才是對的了!”
  史奇將手中的長面包遞給秦然一份后,自己就不顧燙嘴,狠狠的咬了一口,一邊嚼著面包,一邊語帶不滿的說道。
  “放心吧,不止你一個人不知道,剛剛的試煉者中,我有把握大部分的人在此刻都頭疼著!”
  “而且,如果我是圣堂的人,我會做得更絕一點,讓這些試煉者不得不合作,然后,再逼著他們來一場決斗!”
  說完,秦然拿著長面包,蘸滿了罐頭內的牛肉汁后,一口吞下。
  頓時,牛肉油脂厚重感就從秦然的舌尖上綻放了出來,而夾雜著濃郁肉香的湯汁隨著秦然的咀嚼而從牙齒下迸發出來的口感,更是令秦然又多咬了一口,這一次沒有蘸肉湯,但烤糊的小麥的滋味,卻是讓秦然瞇起了雙眼。
  接著,一片熟透、發燙的牛肉被秦然放入了嘴中。
  在這個北風呼嘯、滴水成冰的寒冷氣候下,即使是罐頭牛肉,也讓秦然滿意的發出了輕哼聲。
  史奇看著秦然享受的樣子。
  他不由低下頭看了看手中的面包和牛肉罐頭,學著秦然的模樣嘗試著,但口味卻遠不如他想象中的美味。
  “明明這兩樣東西都是來自我的背包,也是我加熱的啊?”
  史奇疑惑不解的想著。
  他十分想要和秦然互換一下食物,看看是否中間出現了什么意外,才讓秦然手中的食物看起來如此的美味。
  不過,應有的教養,令史奇克制了這股強烈的愿望。
  為了轉移注意力,史奇忍不住的問道。
  “2567,你之前說讓這些試煉者不得不合作是?”
  “很簡單,在藏卷軸的周圍安排一些只有試煉者合作才能夠打敗的生物就行了——以圣堂的勢力,想要做到這一點,簡直不要太簡單!”
  “而這也是我們的機會!”
  秦然一仰脖子將罐頭內的牛肉全部的倒入嘴中后,這才緩緩的說道。
  “機會?”
  史奇不明白了。
  同樣不明白的還有尼西爾。
  做為這次試煉的考官,尼西爾看著斯穆特突然加進來的一些安排,不由倒吸了口涼氣。
  尼西爾沒有猶豫的開始聯系斯穆特。
  當水晶球上出現了斯穆特的虛影時,尼西爾幾乎是氣急敗壞的吼了起來。
  “斯穆特你瘋了?!”
  “你這個混蛋,知不知道因為你的突然安排,會讓這些試煉者中有多少人喪命?”
  “你這個謀殺犯,我要向三大執事檢.舉你!”
  尼西爾的吼聲在木屋中回蕩著。
  可斯穆特卻完全不在乎的回了一句。
  “隨便!”
  接著,斯穆特的身影就消失了。
  氣憤的尼西爾下意識的拿起了水晶球就要向地上砸去。
  只是在脫手的一刻,尼西爾又緊緊的將水晶球抱了回來,一臉的舍不得。
  “不能因為那個混蛋,砸我的東西,太虧了!”
  “要砸也得砸他的!”
  “不過,那家伙平時雖然桀驁不馴,但也不應該做出這么瘋狂的事情才對……”
  “難道?”
  猛地,尼西爾想到了秦然。
  這位圣堂執事的臉立刻一變。
  “那混蛋家伙不會是想要公報私仇吧?”
  “他和妮凱蕾的事情,都是過去式了。”
  “應該不可能吧?”
  “嗯,應該不可能!”
  尼西爾在木屋中抱著水晶球來回的踱著步子,帶著滿滿的不是很自信的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