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451 終結之島

驚訝、愕然,從尼西爾的臉上浮現。p他看向秦然的目光中,有著遠比神情更多的詫異,剛剛才在心底下定了結論,就這樣的被推翻。p對于尼西爾來說,可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
  只是他并不能夠再考慮更多了。
  一股遠比脖子上的劍鋒更加冰冷、鋒銳的殺意刺入到了他的心底。
  尼西爾知道,眼前的秦然不是在開玩笑。
  如果他不說的話,秦然真的敢下殺手。
  當他看到秦然平淡毫無情緒的雙眼后,心底猛地浮現出了這樣的念頭。
  “史奇在大廳和其它參加試煉的人在一起,還有……”
  “恭喜你,過關了!”
  尼西爾深吸了口氣說道。
  然后,尼西爾指了指就在面前的劍尖,緩緩的說道:“我認為我們有著其它、更合適的交流方法!”
  “是嗎?”
  “但我認為我們的交流方式就應該這樣的直接——現在,讓靠近這里的那些家伙乖乖的回去,不然我不保證我做出什么事情來!”
  “還有,立刻帶我去見史奇!”
  秦然冷笑的掃視了一眼看似空擋的小木屋,完全依靠殺戮而積攢出的殺氣,好似旋風一般,帶著呼嘯聲充斥在屋中。
  呼!
  屋中的篝火焰苗,一下子就矮了一截。
  一股令人靈魂顫栗的寒冷,開始漫延了,令剛剛靠近這里的人們駐足不前,他們猶如被冰凍了似的。
  但更多的卻是目帶驚恐。
  仿佛看到了什么最可怕的妖魔。
  尼西爾感受著這些沒有經歷過真正戰斗的助手、學徒狀態,無奈的嘆息了一聲差距后,不由開口說道:“2567,我說了你已經過關了!你沒有必要……”
  “我說了,立刻帶我去見史奇!”
  秦然手腕略微向前,【狂妄之語】的劍尖就死死的釘在了尼西爾的脖頸上,絲絲紅色沿著劍尖而下。
  劍鋒上妖異的光芒開始閃爍。
  強硬的好似石頭的態度,讓尼西爾的話語完全的說不下去了。
  尼西爾看著如此手持巨劍、神情平靜的秦然,在這一瞬間,尼西爾仿佛看到了另外一個人的人影。
  所以,尼西爾最終什么都沒有再說。
  因為,尼西爾清楚,現在說什么,都是沒有用的。
  只有帶著秦然見到史奇才行。
  “該說不愧是妮凱蕾的助手嗎?”
  “一模一樣的臭脾氣!”
  心底帶著一聲說不清楚是什么滋味的嘆息聲,尼西爾抬手按了一下水晶球。
  咔!
  一聲機簧轉動的響聲中,木屋中一側的床開始下降,一個階梯出現在了那里。
  “跟我來!”
  尼西爾說了一聲,就大踏步的走了過去。
  秦然一步不落的跟了上去。
  自始至終,【狂妄之語】都架在對方的肩膀上,劍鋒時刻貼著尼西爾的脖頸。
  一副劍拔弩張的模樣。
  對方是這次試煉的考官之一。
  秦然自然是知道。
  但就因為知道,秦然才會選擇這樣做。
  他需要讓圣堂對他有所顧忌,而不是對他肆無忌憚!
  這一次是以史奇做為了‘試煉的素材’。
  下一次呢?
  哪怕秦然猜測到了圣堂的用意——在任務與朋友之間的選擇,并且以此做為基礎開始延伸到生命、戰友、同伴之類的高度。
  每一項都可以說是生命中的美好。
  每一項都能夠被稱之為人們的向往。
  但這并不代表,秦然愿意任由對方將這種美好、向往建立在他的痛苦抉擇上。
  即使他承認這樣的美好、向往也是一樣。
  事實上,如果不是猜到了眼前試煉的情況,秦然再見到尼西爾的時候就不會是威脅了,而是直接下殺手了。
  毫不猶豫的那種。
  因此,尼西爾感受到殺意可不是什么故弄玄虛,而是真實的。
  而且……
  到了現在,這樣的殺意都沒有消失。
  被【狂妄之語】架在脖子上的尼西爾是感受的最清楚的。
  “不僅有著妮凱蕾的臭脾氣,而且做事的態度還直接向著蒂奇靠近嗎?”
  尼西爾這個時候有點后悔了。
  原本只是一次正常的試煉測試,他為什么在聽到了妮凱蕾的助手要來后,就非要跑來湊熱鬧呢?
  此刻的他不應該是在自己的房間內為這批有可能出現圣騎士的試煉者們,制定嶄新的修煉計劃嗎?
  不應該這樣的啊!
  苦惱的尼西爾越走越快。
  他巴不得快點甩脫身后的秦然。
  而在某個碩大的房間內,看著眼前一幕的幾個人中的一個,卻是哈哈哈大笑。
  那笑聲是無比暢快的。
  僅僅聽聲音就知道。
  而且,聽那久久不曾停息的意思,就能夠知道其中暢快的程度。
  “老師。”
  站在一側的博伊爾,看著房間中其余幾人越來越難看的臉色,不得不出聲提醒著自己的老師。
  “博伊爾,做的不錯!”
  “你終于找到了一個適合的人來參加試煉了——實在是太精彩了,你看到尼西爾的表情了嗎?”
  “實在是太精彩了!”
  身材壯實,在這冰冷的環境中,也赤膊著上身,露出一身傷疤的老者大聲喊道。
  而且,老者是真的很高興,看看那被拍的砰砰作響、石屑亂飛的石桌。
  但在房間中,看到這一幕的其他幾人的臉色卻更難看了。
  “斯穆特!”
  “這里是圣堂決議廳,現在有人藐視圣堂的威嚴,我提議廢除他的資格!”
  一位頭發早已掉光,雪白的胡子留到了.胸.前的老者低喝道。
  “你說什么?大點聲!”
  “我聽不到你在說什么啊,廢物西蒙!”
  赤膊上身的斯穆特抬起右手伸出小指,扣了扣耳朵后,才斜著眼看向了眼前出聲的老者。
  “你!”
  帶著羞辱的稱號,讓名為西蒙的老者猛地站了起來,向著斯穆特怒視著。
  “我以為你會直接向我出手的!”
  “真是廢物!”
  斯穆特向著西蒙的方向一彈小指,一顆顯而易見的耳屎就飛到了西蒙的臉上。
  轟!
  如同是上百公斤炸藥的爆炸聲中,被耳屎砸中的西蒙整個人好似是被重型卡車撞到了!
  不僅直接飛起,而且還嵌入到了一旁堅硬的墻壁內。
  “斯穆特!”
  房間內剩余兩人開口了。
  一個身材矮小,形如諸如,以至于胡子拖地的中年人。
  另一個則是面目秀麗,看不出多大歲數的女子。
  隨著話語聲,兩人一左一右的擋在了斯穆特的身前。
  “邁耶、奧哈拉?”
  “你們也和廢物西蒙站到了一起?”
  斯穆特一挑眉頭。
  “不是,我們只是……”
  “我不管你們是為了什么,我只說一句——這次圣堂的試煉是由我負責的,他們是否有資格也是我說了算!”
  “任何人!任何人!敢指手畫腳,敢隨意妄動這些試煉者,我就拔了他的皮,拆了他的骨!”
  斯穆特直接打斷了邁耶的話語,擲地有聲的說道。
  而在說話時,斯穆特的目光更是看著一個方向:被打得嵌入墻壁的西蒙所在。
  說完,斯穆特轉身就走。
  根本不給任何人解釋的機會。
  博伊爾苦笑的看著老師的背影,再一次的向著邁耶、奧哈拉兩位圣堂大執事道歉后,才快步的追了上去。
  至于西蒙?
  博伊爾根本連看都沒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