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囚籠》 最新章節: 第五章有病(11-12)      第四章暗流涌動(11-12)      第三章第三個(11-12)     

惡魔囚籠425 花樣

秦然在營地一角,又一次見到了伊蘇古城的‘守護者’。p康蒂依舊背著那一人高,一米寬,兩個拳頭厚,一看就知道極為沉重的箱子,略顯硬朗的面容卻是一片呆板。
  然后,沒有等秦然看口,康蒂就語氣急躁的說道:“夜種與異種已經結盟了,我們剩余的人已經無法保持中立——雖然我努力了,但結果卻是……無用!”
  語氣急躁,內容讓人驚訝。
  不僅訴述了危機,還解釋了‘爽約’的原因。
  更重要的是,所說的應該都是事實。
  只需要派人查探,就能夠一清二楚。
  甚至,秦然有把握,只要他派出幾個人去查探,就能夠發現諸如集結的‘追兵’之類的事情。
  很顯然,斯芬特、利恩的失蹤,他們一行的離開,已經被異種統領莫索克發現了,對方迅速的做出了應對。
  所以,康蒂才會出現在這里。
  并且帶著合情合理的理由。
  只是……
  這樣呆板的面容說出這樣的話,讓人感到無比別扭。
  任何看到的人都會疑惑。
  但看著康蒂的秦然,卻是在心底升起了一陣明悟:康蒂并不甘愿做傀儡。
  “所以,這是在提醒我嗎?”
  “而且,以這樣的方法提醒……”
  “身上必然帶有了能夠傳送聲音的道具,甚至是能夠傳送某個角度畫面的道具!”
  隨著對眼前副本世界的了解,秦然從不懷疑夜種或者異種有著這樣的道具。
  畢竟,兩者是來自一千五百年前那個統一了世界的王朝。
  誰也不知道兩者究竟得到了什么樣的‘饋贈’。
  不過,秦然卻知道該如何的配合。
  “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快!”
  “感謝你的通知,康蒂女士——我會派人前去查探,之后我們在詳細的交談!”
  秦然皺眉,故作嘆息。
  “好的!”
  康蒂點了點頭,臉上的呆板徹底的消失,恢復了秦然記憶中的模樣,然后,轉身向著篝火走去。
  看著康蒂的背影,秦然一抬手,佩比就跑了過來。
  “大人!”
  被支配的保鏢躬身行禮。
  “帶幾個人原路返回看看,遇到情況馬上通知我!”
  秦然說道。
  “是的,大人!”
  佩比再一次一躬身,就轉身就向著幾個相熟的保鏢跑去。
  兩分鐘后,馬蹄聲響起。
  臨時營地的人,對于這樣突如其來的馬蹄聲都是驚訝的。
  不過,剛剛幾乎所有人都看到秦然和佩比在一起低聲交談著什么時,之后就是佩比的離去。
  這樣的舉動,讓所有人都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發生了。
  不安的氣氛,出現在營地中。
  即使赫伯特出現,出言安慰了大家,這一現象也只是略微的緩解。
  “必須要加快速度了,眼前的局勢對我們很不利!”
  “夜種和異種的反應速度超出了我們的預計,不能夠再拖下去可!”
  走到秦然身旁的老學者,學著秦然的模樣,徑直的席地而坐,然后,特意壓低了聲音說道。
  “嗯,明白了!”
  秦然點了點頭,眼角的余光卻是看向了康蒂。
  雙方距離足有十米。
  他不知道康蒂身上的道具是否能夠接收到這里的聲音。
  但就算接收不到又算得了什么呢?
  一切都在計劃中。
  一個小時后,佩比回來了。
  同行的幾個保鏢一臉的驚慌。
  看到這一幕的人,心底全都咯噔一下。
  “在我們身后三十公里的地方,有一隊全副武裝的五百人隊伍正在追來!”
  佩比如實的說著自己看到的。
  嘶!
  所有人都倒吸了口涼氣。
  他們所有人加起來也不過三十多人,現在身后卻突然出現了五百人的追兵,十幾倍的數量,讓所有人都覺得絕望。
  “也許不是為了追我們而來呢?”
  有人故作輕松的說道。
  可是卻沒有一人附和。
  這讓氣氛更加沉重起來,一副哀愁彌漫、絕望叢生的情形。
  秦然掃視了一圈后,心中計算時機差不多了,立刻站了起來,走到了篝火邊。
  頓時,這樣的舉動,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馬上行動起來,扔下所有礙事的東西,大家輕裝上路!”
  “我會為你們爭取足夠多的時間!”
  秦然看著眾人,朗聲說道。
  “沒錯,我和2567會為你們爭取足夠的時間,你們馬上行動!”
  赫伯特點了點頭,排眾而出,走到了秦然身旁。
  “老師!”
  “赫伯特閣下!”
  ……
  哈羅德、科芬、瓊娜,還有他們的父母都是不知所措的看著眼前的老學者。
  “這些家伙是為了我而來!”
  “我的離開,足以讓你們安全……”
  “老師!”
  老學者的話語,再次被學生們打斷。
  只是,不等自己的學生說什么,老學者就擺了擺手,道:“不要做出這樣悲傷的表情,我不是去送死,有著2567在,即使面對千軍萬馬,我也會很安全的——也不要說出要和我同行的話語,2567很強大,但他也不能夠讓所有人都安然無恙。”
  “現在……趕緊離開吧!”
  說到最后,老學者神情嚴肅,話語更是不容置疑。
  眾人猶豫了一下,立刻就行動起來。
  只是,他們看著站在篝火旁的兩人卻是神情復雜。
  那是夾雜著松了口氣,卻又良心不安的心思。
  哪怕明知道災禍由赫伯特引來,現在由赫伯特去解決,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如果沒有秦然出現的話!
  這樣的提議雖然沒有人會說,但卻會讓絕大部分人心中默認。
  但隨著秦然的出現,卻不一樣了。
  按照雙方的關系,他們理應和赫伯特更親近一些,此刻更親近的人逃命了,卻有一個僅算是熟悉的人站在了‘必死之人’的身旁。
  這讓他們的臉頰火辣辣的。
  哈羅德、科芬呼吸急促,兩個年輕人對視了一眼,顯然在打著什么注意。
  不過,拉特這位父親,卻更了解自己的兒子。
  手一揮數個保鏢就出現在哈羅德的周圍,連帶著科芬也押上了馬車。
  瓊娜也面對著同樣的情況。
  “父親、母親,我不會沖動的,但我想和老師、2567說一些話——我保證!”
  少女以平和的口吻向著自己的父母說道。
  可熟知少女脾氣的人都知道,越是這樣的平和就越代表著倔強。
  “你保證?”
  少女的父親強調著。
  “有這些保鏢在,我的保證重要嗎?”
  少女指著擋在她面前的兩個保鏢反問道。
  本就冷淡的家庭關系,隨著這聲反問,變得越發的冷了。
  少女的父親皺著眉頭揮了揮手。
  保鏢讓開了道路,少女走向了秦然。
  腳步緩慢,面帶凝思。
  十幾米的道路,走了足足七八秒鐘。
  當少女終于來到秦然、赫伯特面前時,目光中卻只剩下了秦然,原本的一些說辭也直接的被扔開。
  她語氣干脆的說道:“千萬不要死了!”
  說完,少女頭也不回的返回到了已經再次開拔的車隊。
  秦然、赫伯特目送著車隊的離去。
  然后,秦然放下了身后的背包,細細的整理起裝備。
  演戲就要演全套。
  既然說了要為眾人爭取時間,不阻擊一下身后的追兵,豈不是太假?
  P第一更~
  頹廢的生物鐘又亂了……
  T.T